打逆风仗,扔掉坦克就跑?战斗意志不行,啥武器都是白搭

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伊拉克军队上千辆坦克在美军的立体打击下损伤惨重,尤其使得一度被赋予盛名的T72声名狼藉,并直接影响到了随后俄系坦克的出口。

长期以来人们谈论伊军坦克被一边倒刷战绩时,多是从技术装备的角度去谈的。其实包括技术因素、空袭因素、战场单项透明等因素都是伊军兵败如山倒的重要原因。但实际上从人的角度来说,当时伊军的战斗意志也很成问题,即便给伊军换上M1A1坦克,其实对最后的结局也影响不大。

2014年,极端武装的800名先锋向伊军重兵驻守的摩苏尔发动攻击,伊军当时装备有为数不少的M1A1坦克,但这些坦克大都没有经过战斗就被遗弃。网上不少M1A1坦克的残骸其实并非是在直接战斗中被击毁,而是被缴获后毁坏掉的。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2015年之后的也门战场上,当时沙特组织联军对胡塞武装发动了大规模攻击。按照沙特战前的设想,胡塞武装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大军压境之下,必然会一败涂地。

然而沙特军队没有想到的是胡塞武装的组织能力与战斗力却远超自己想象,除了被胡塞武装使用弹道导弹袭扰打击外,沙特联军的地面作战分队也屡屡遇袭。

沙特军队的地面突击队装备有M1A2坦克和多类步战车,而胡塞武装手中虽然有一些反坦克武器,但尚不足以对M1A2坦克造成致命威胁。

可是在作战中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当两军发生交火后,胡塞武装逐步抵近攻击,而沙特军队的坦克手们往往在坦克还具备战斗力和行驶能力的时候就弃车逃窜了。

所以胡塞武装缴获的常常是相当完好的M1A2坦克,由于不太好操作此类武器,故而缴获的坦克往往在摆拍之后,也被毁坏掉了。

有些朋友可能觉得很奇怪,既然坦克没有被击毁,而且对方也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不要说使用坦克反击了,至少开着坦克跑掉也是可以做到的吧?为什么偏偏要弃坦克而逃呢?

其实这种现象就充分反映了相关部队训练较差,尤其战斗意志非常薄弱的问题。

战斗意志较差的部队打顺风仗可以,在火力对轰的阶段也能勉强打几炮,但是一旦对方的军队接近,战斗进入到近战阶段时,这样的部队往往就要心理崩溃了。

既然是崩溃,开着坦克、汽车走自然要比双腿更快些。但这只是对一般水准军队的要求,一些意志力较差的军队其实往往训练水平也不怎么样。相对于操作并不精熟的坦克来说,他们出于人的本能,更相信自己的两条腿。

因此往往便是看到情况不对,立即跳车逃窜,能跑多远算多远——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其实也跑不掉,跑得再快还能快过子弹?

类似情况在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时,印军装甲部队与我军交手时也普遍发生过。

在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期间,我军一共缴获了印军9辆坦克,其中2辆被摧毁,其余7辆基本完好。

印军装甲部队是其陆军中的精华,虽然当时的坦克并不太适合在复杂山地地带使用,但印军装甲部队在与巴基斯坦的作战中有出色表现,故而与解放军交手时,印军也投入了装甲部队。

解放军的坦克虽然没有参战,但轻步兵们对于印军坦克可不怵,而且我军步兵近战打坦克是有传统的,印军哪见过这种阵势。

1962年11月20日,解放军11师33团2营长途夜袭印军的查库据点,此处便有2辆印军坦克。

结果其中一辆坦克被解放军近战摧毁后,另一辆坦克上的坦克手竟然直接弃车,向森林中跑去,我军就此缴获了一辆完好的坦克。而在东线战场上缴获的其他完好坦克,大抵也都是这种情况。

在西线战场上原本更不合适使用坦克,但印军为了强化军心,同时也想震慑一下解放军,因此专门出动运输机将第20枪骑兵团的2个坦克连空运到了拉达克高原,其中B连的6辆AMX13坦克被部署到了古荣山地区协助刚吃了败仗的114旅加强防守。

印军退役准将萨博拉曼尼亚在战后所著的文章中提到了这场战斗:

战斗中,一些中国军人从斯潘古尔峡谷沿着通往古荣山的谷地前进,途中遭遇了第20枪骑兵联队B连的多辆AMX13坦克。面对潮水般的中国军队,印军坦克却卡了壳,一些坦克的装弹系统被冻僵,坦克兵不得不手动装填,在一通漫无目标地盲目射击后,打光了弹药的印军坦克一哄而散。

在我军战史中并未提及与印军装甲部队的交手,鬼知道印军这些坦克的弹药打到哪里去了。这些装甲兵极有可能并未与解放军打了照面,就自己逃命去了,要是我军跨过战线的话,那么这批坦克也会成为战利品。

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印军坦克没有吓到解放军,我军的“坦克”却把印军吓得不轻。

这个“坦克”为什么加个引号呢?因为我军其实根本就没有坦克参战,印军将我军在汽车上搭载的76毫米加农炮给看成坦克了,说是惊弓之鸟也丝毫不为过。

真正强悍的军队,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抛弃坦克的,反倒会想尽办法将装备的最大效能发挥出来,而不是将装备扔了,自己一跑了之。

我们同样讲几个坦克兵的战例,看看一些强军的表现是怎样的。

1948年淮海战役时,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坦克大队参战,其中2辆坦克执行火力侦察任务时,因夜暗及敌我两军阵地犬牙交错的因素,开到了蒋军64军的阵地上。

要是像前面的那几支军队,基本就没有回旋余地了。不过战士们很冷静,他们发现蒋军并没有开火的意思,反倒将他们当成了援军给坦克围了起来,鼓起掌来。

64军是广东部队,而华东坦克大队的不少战士是从东江纵队来的,也是广东人。当时带队的副队长叶培根曾是东江纵队的连长,他通知其他战士不要做声,自己用粤语跟蒋军攀谈可起来,还套到了不少情报,之后从容开走。

不过淮海战役是非常激烈的,坦克大队并不能什么时候都能如此“幸运”。

在围攻前平庄阵地时,蒋军的反坦克炮火很猛,参加战斗的4辆坦克全部受创。其中最先被击中的是201号坦克,随后被击中的是202号坦克,蒋军的反坦克炮从坦克侧面打来,坦克被击穿,随后又有一炮炮弹命中了坦克。

在202号坦克上指挥的副队长叶培根赶忙到另一辆坦克上指挥,其余的驾驶员黄明坤右腿负伤,机枪手朱庆明也负伤了,但仍操作机枪对蒋军射击,另一名坦克手凌国鹏腿被打断,随后壮烈牺牲。

101号坦克履带被炸断,但火炮和机枪尚能使用,也坚持射击;而102号坦克为掩护其他坦克,中弹达13发,两条履带都被打坏。在战斗中,坦克手沈许连续打出了30多发炮弹,坦克炮故障后沈许又用机枪向蒋军射击。

直到后续步兵跟了上来,并控制战场后,在被打坏的坦克上坚持战斗的坦克手才撤了回来。战斗结束后,修理大队在5天时间内又修好了3辆坦克,后方又补充了新缴获的坦克,坦克大队的战斗力立即恢复,并继续参加淮海战役后续阶段的作战。

如果要是沙特军队、伊拉克军队或是印度军队遭遇这种情况,坦克手早就撒腿走人了,还哪有坦克被击伤,留在原地坚持战斗的精神?

我军装甲兵在解放战争中诞生并逐步壮大,勇敢无畏,敢于与敌斗智斗勇的精神从最开始就注入到了部队的灵魂中。

在随后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我装甲部队在换装完毕后也入朝参战,其中最为典型的战例是215号坦克打出来的。

这辆坦克在敌前1000余米时陷入弹坑,但坦克手们以夜色为掩护,将坦克进行了伪装,使得天亮后美军竟没有发现在其眼皮下有一辆志愿军的坦克。黄昏时分,美军3辆坦克出现在高地上,215号坦克突然开火,将这3辆坦克全部毁伤。

“一挑三”得手后,坦克依然未能开出陷坑,战士们又想出一条妙计来:突然发动坦克,随后慢慢调小油门,以伪造坦克撤出的假象。美军冲着坦克可能撤走的路线狂轰滥炸一番,其实对215号坦克却没有造成丝毫伤害。

到白天后,美军依然未能发现仍停留在原地的215号坦克,而到晚上在志愿军工兵的支援下,215号坦克终于能够可以自由机动了。随后215号坦克又参加了对美军高地的进攻,击毁美军坦克2辆、地堡12个、机枪巢3个、小口径炮3门。

而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215号坦克共击毁击伤美军坦克6辆,摧毁地堡26个、击毁敌迫击炮9门、坑道和指挥所各1个、汽车1辆,出色地完成了配合步兵的作战任务。

其实在朝鲜战场上的美军装甲兵也不孬,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与美军坦克交手都是志愿军的步兵,而步兵打坦克,经常对准的就是坦克的履带。

而美军坦克的履带被打坏后,也不是说就弃车逃窜了,而是在其他坦克的掩护下进行战场抢修。在抗美援朝运动战时期,无论是固守还是突围,美军坦克也给我们造成了很大麻烦。

所以志愿军面对的是强敌,而强与强的交手中才能看出谁更强。实践证明,无论是志愿军的步兵还是坦克兵,在与强敌交手时,都表现出了极其顽强的斗志和高超的智慧,这些精神财富值得永远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