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冒险采取行动,反而迷惑了美军,取得彪炳战史的大胜

1950年11月27日,德川战役刚结束,志愿军第三十八军一一三师正在打扫战场、转运伤员,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求一一三师立刻从出发,向平壤北面大同江沿的三所里前进,切断正在球场、价川、军隅里、安州地区的美第八集团军的退路。

从德川到三所里总行程140华里,命令规定部队在次日早八时必须赶到。

从当晚四点到第二天早八点,总共只有16个小时。

按时间计算,除去沿途遇敌作战耽误不算外,部队开进每小时不得少于10华里,这是夜间行军小跑才能达到的速度。

何况部队在德川战斗已经打了近两昼夜没有休息,有的连队因夜间涉水作战,战士的棉衣已冻成了冰筒子,来不及烘烤,也没有吃饭。部队确实困倦,需要几小时休息。

但是,师指挥所接连来电话,命令三三八团四点钟务必由德川出发,途中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准停留,耽误开进时间。

鉴于时间紧急,三三八团团长朱月华、政委邢泽商量,通知二营立刻上路。

连队已下锅做好来不及吃的饭菜,可分给战士们在路上边走边吃。一些战士用油布、毛巾、茶缸、棉帽子等用具,兜着正散发热气的高粱米饭,边走边抓着往嘴里塞,样子真有些“狼狈”。

而队伍前边还不时传来“跟上,快跟上”的口令,这使那些手里捧着热饭、饥不可耐的战士们,没有分秒停歇吃饭的时间。不少战士嘴里吞着饭,脚下一溜小跑紧跟队伍。

部队经一夜急行军,拂晓到达大同江边的沙屯镇,这里距三所里还有几十里路程。

为了做好抢占三所里的战斗准备,调整部署,应付敌后作战遇到的意外情况,团党委常委在路边临时开了个会。

这时天已渐明,部队行军隐蔽防空受到很大限制,按照朝鲜作战“夜行晓宿”的习惯,部队必须休息隐蔽。

但是鉴于作战任务艰巨,朱月华、邢泽研究后一致认为:不论遭受多大空袭伤亡,部队仍按原定计划加速向三所里前进,抢占三所里,切断敌人的退路是关系战役全局胜败的大事,本团的伤亡损失则是局部小事,一切行动都要服从三所里断敌退路这个总任务!

不久,师长江潮、政委于敬山、副师长刘海清策马赶到了三三八团,并听取了朱月华和邢泽的汇报。

师首长完全同意三三八团的决心和计划,并命令三三八团指战员干脆卸去身上的防空伪装物,以假乱真,拉开架势,加速向三所里方向开进。

除去伪装冒着被敌机轰炸的危险行军,本来是志愿军将士为赶时间被迫采取的行动,没想到

这一着真把敌人给迷惑住了,他们误以为这是增援的韩军,敌机一批批从头顶飞过,部队行动未受丝毫影响。

三三八团利用这一有利时机,迅猛开进,按彭总规定的时间,该团前卫营提前15分钟赶到了三所里,并迅速抢占了公路两侧的有利地形。

几分钟以后,美军一部乘坐十几台汽车由北向南开来,遭三三八团二营迎头痛击,一举击溃。

至此,三三八团已控制三所里附近的几个制高点,切断了聚集在军隅里、价川方向美第八集团军几个师的后路。

三三八团在一天之内,接连打退美军十几次疯狂突围,牢牢扼制住三所里要冲,为正面部队大量歼敌创造了条件。

企图突围南逃的敌人,始终未能打通三所里通往平壤的出路,恐慌万状。

敌军突围南逃的企图引起志愿军各级指挥员的警觉。

当天傍晚,江潮、于敬山通过侦察发现,在三所里西边几公里的龙源里还有一条通往平壤的公路、铁路,如果此地不派部队坚守,势必给美军机械化部队突围留下空隙。

因此,江潮、于敬山决心不顾兵力单薄,部队伤亡大,当即命令三三七团连夜占领龙源里附近有利地形,加紧构筑防御工事,做好迎击敌人大规模突围的准备工作。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拂晓,急于南逃的美军潮水般地向龙源里涌来。

由于三三七团事先预有防守准备,苦战一天,粉碎了敌人机械化部队数十次凶猛反扑。

至此,美第八集团军主力从三所里、龙源里突围南逃的企图,已被志愿军彻底挫败。

从北面突围的敌人与来自平壤北援、接应突围的美军,尽管相距只有十几公里,但是敌人隔村相望,坦克、大炮、飞机轮番轰击两个昼夜,公路两侧横尸遍野,却始终打不开三所里这道置敌人于死地的闸门。

三十八军一一三师西线迂回穿插作战,本来是一次极具冒险性的行动,反而迷惑了美军,却取得了彪炳战史的大胜。彭德怀司令员亲自签发嘉奖令,高度赞扬了三十八军指战员机智顽强的战斗作风,欢呼“三十八军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