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在西蚩尤在东,为何却跑到河北涿鹿决战?中科院研究解开谜团

涿鹿之战是我国历史上记载的最早最详实的战争,交战双方分别是炎黄联军和蚩尤。此战过后,轩辕氏称天子,华夏文明进入了黄帝纪元,不同血缘部族之间开启了大规模的融合。

我们常说的黎民百姓,其中黎民指的就是蚩尤统率的九黎,而百姓最初则指的是炎黄联军中拥有姓氏的首领贵族。黎民百姓后来衍生为指代大众,也正是逐鹿之战所带来的深远影响。

黄帝和炎帝的部族均发祥于黄河中游的陕西,在长期的繁衍过程中形成了姬氏族和姜氏族两大血缘部族,其对应的考古学类型分别是龙山文化和仰韶文化。

炎帝部族在公元前

5000年左右迁徙至黄河中下游地区,创造了以红陶为典型特征的仰韶文化类型,并辐射河南、陕西、山西、河北、山东西北等地,成为天下共主,时间长达2000年。史载:“

神农氏七十世有天下

”。

然而,到了公元前3000年左右的末代炎帝在位时期,黄帝部族东进,在河南新郑建立有熊国。黄帝迁徙至黄河中下游,自然与世居此地的炎帝部落产生冲突,阪泉之战爆发。最终,末代炎帝战败,黄帝成为新的部落共主。

而考古发现也证实,在公元前

3000年左右的这一时间节点上,象征仰韶文化的红陶逐渐被龙山文化的灰陶所取代,并且二者不存在继承关系。换言之,当时的确发生了“改朝换代”事件。

不过,炎帝的臣服并不意味着黄帝统治的稳固。新的“炎帝”向黄帝重新发起了挑战,而这位新任炎帝就是上古时期赫赫有名的战神—蚩尤。

蚩尤部族最初发祥地在何处,目前未有定论。但据《逸周书》

昔天之初,命蚩尤宇于少昊

”可知,黄帝东进时,蚩尤的九黎部族当时正聚居在鲁冀豫三省交界的少昊之地,属东夷集团,其对应的考古文化类型是仰韶文化的后冈类型,与炎帝同源,而与黄帝不同。

所以,当炎帝向黄帝臣服时,“蚩尤作乱,不用帝命”,蚩尤自立为新的炎帝,同黄帝展开了帝位的争夺,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涿鹿之战。

涿鹿,即今河北西北的涿鹿县。考古发现也证实,在涿鹿所处的洋河、桑干河流域存在着后岗一期文化(蚩尤)、庙底沟文化(炎帝)以及龙山文化(黄帝)相互交替或相互交融的情况,并且中间很少出现直接承袭的文化关系,在其他地区极为罕见。

这表明,上古旷世大战的确是在冀西北一带展开的。

但问题来了,炎黄部落和蚩尤部落都居住在黄河中下游一带,并且一东一西,这两大部族爆发的战争,最合理的交战地点应该是在豫东鲁西,但为何却要跑到远离黄河的冀西北打这一仗呢?

中科院的一项研究为我们解开了谜团。

1972年,中科院院士竺可桢采用物候法绘制了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曲线,并得出结论:在近五千年中的最初二千年,即从仰韶文化到安阳殷墟,大部分时间高于现在2℃左右,即“仰韶温暖期”。

但在公元前

3000年前后,曾出现了短暂的气候失常,引发洪灾和旱灾。

事实上,后世关于涿鹿之战的记载中,也都有天灾的痕迹。

如《山海经》中

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

”、“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

应龙蓄水

”、“应龙处南极,杀蚩尤与夸父。不得复上,

故下数旱

,旱而为应龙之状,乃得大雨

”。《竹书纪年》“

一百年,地裂,帝陟

”(黄帝遭遇地震被迫迁徙)。

2020年5月,在郑州巩义市双槐树遗址(仰韶文化中晚期)发现了明显的地裂缝隙,印证了黄帝时期的确存在频繁的天灾。

由此可知,温暖期突然出现的气温异常突变,迫使生活在黄河中下游地区的氏族部落纷纷北上迁徙寻找新的生存地,涿鹿之战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爆发的。

炎黄和蚩尤的战争应该持续了很长时间,留下了

“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以致黄帝“遂不敌,乃仰天长叹”的传说。只可惜,在没有文字记载的远古时期,人们只能通过口口相传来记忆这次旷古之战,最终定鼎乾坤的涿鹿之战因影响巨大自然记忆深刻,成为了炎黄与蚩尤之战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