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电影大事件,以及离开我们的电影人

导语:《寄生虫》、戛纳电影节、贾樟柯……2020年不断出现的tag成为一个个“符号”,被刻在电影语境里。2020年,一些电影人在现实世界中被划去,他们的名字却永远留在影史中。

那些爆炸式的、中止的或是被按下暂停键的事件悄无声息地在影迷中抢夺话语权。本文将通过两个模块盘点2020那些值得一说的电影故事。

- 2020电影大事件 -

- 2020离开我们的电影人 -

文:丁叔

转载编辑:抛开书本编辑部

《杀死伊芙》

现在对我来说:电影是一种“可以或缺 ”的“必要之物 ”。就像人体里最没存在感的器官阑尾,相对其他器官,大家都知道它是可有可无的,阑尾有免疫作用,但它没有不可替代性。

《呆头鹅》

阑尾之于人体,就好比电影艺术之于生活,举个例子就可以看到我们是那么轻易地可以离开电影,因为疫情,2020年电影院关闭了178天,全球票房缩水超过2000亿,直接倒退回40年前。

我们可以没有电影院,但是诸如发电厂、水利站、交通系统、医院、政府职能部门哪怕停摆1天,都是不可能的。

《心动的感觉》

电影已经是最大众的艺术门类了,但任何一门艺术只要你懂它,就会看到它与大众格格不入的隔离感,你试着让周围的人去念念《去年在马里昂巴德》、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丹尼尔·戴-刘易斯,准会被当做神经病。

更重要的是,你知道了这些,你以为自己懂了,但是它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切实的提升,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孰高孰低,就是形而上和形而下的问题了。

《致命女人》

你看到了一个绝妙的镜头调度,一帧与剧情人物非常熨帖的空镜头,你感慨好美,就像一个吃播博主,做出味觉很享受的表情,但其他人完全体会不到。这种隔离感来自不可分享性。

你内心深处最喜欢的电影,只会是那些在慵懒下午、阒寂午夜,关上房门,夏日西瓜、冬日暖空调伴随着你一个人的时刻。

《你的鸟儿会唱歌》

因为疏离感得以制造一个独有的语境,在影迷的语境里就完全不必解释那些拗口的电影名和比爪哇岛还遥远国度的电影人;因为不可被分享,电影也成了一次次传播后的独享,每种独享在输出不尽相同的观感;因为“可以或缺”,电影点缀、填补了无聊的瞬间。

《北村方向》

洪尚秀在《北村方向》里说“就是那些没有理由的事聚到一起构成了人生,我们只是故意挑几个连在一起,给它添上理由罢了”,这么一想电影也是这样,是生活拼图里不起眼的一块,其他事物被赋予的意义也不外乎如此。

2020 电影大事件

寄!生!虫!

2月10日,《寄生虫》爆冷拿下9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这是第一部称霸奥斯卡的亚洲电影。奉俊昊是继李安之后第二个亚裔电影人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殊荣。

再加上“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原创剧本”和之前的戛纳金棕榈,奉俊昊加冕王中之王,韩国人当夜无眠,顺便也成了闪耀世界的亚洲之光。

最佳电影由简·方达颁奖,两届影后斯人已老,依然矍铄,气度优雅非凡。奉俊昊领奖时说上学时有一句话他铭记在心——“最私人的内容最有创意”,就是马丁·斯科塞斯说的,全场起立为老马鼓掌。

这次东亚面孔集体登台站在世界之巅,虽不及欧美明星们的光鲜亮丽,但像是一个坚实不摧的团体,彰显族种力量,《寄生虫》中的respect大哥笑靥如花,合不拢嘴。

能拍出《寄生虫》是奉俊昊的胜利,能拿奥斯卡,是韩国电影工业的胜利,这种亚洲式的崛起不免有点民族主义的自豪味道,幕后推手CJ集团总裁李美敬就是一个有着爱国情怀的财阀,秉承了祖上三星集团“事业报国”的理念。

这种民族主义并没有固步自封,李美敬的商业触手遍及欧美,国也爱了,国际也摆得平,最后让韩国电影站着把名誉赚了。中国还没这能力,也不太容易具备。

中国电影不太容易崛起的症结——“技术原因”

风口浪尖的波兰斯基

2月28日,波兰斯基凭借《我控诉》获法国电影“凯撒奖·最佳导演奖”。《燃烧女子的肖像》的女演员阿黛拉·哈内尔和导演相继退场以示抗议。

《我控诉》

中国舆论圈在Me Too话题上向来是紧跟国际潮流的,《我控诉》在豆瓣电影上立刻遭到大量一星差评,评分从8.5极速下降到6.2分(目前数据整肃后为7.4分),自媒体世界也掀起了一番讨伐。

出席Deauville电影节的波兰斯基,得知自己凭借新作《我控诉》获得威尼斯评委会大奖时,不能到场领奖的他一个人坐在楼梯上发短信

抵制波兰斯基的女演员阿黛拉说“如果把奖颁给了罗曼,就意味着告诉所有人性侵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波兰斯基

戛纳电影节取消评奖

6月,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宣布不设金棕榈奖,不分主竞赛单元,第73届戛纳电影节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空缺戛纳。

赵婷&金狮奖

9月,华人导演赵婷凭《无依之地》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赵婷成为第六位获得该奖的华人导演,这荣誉也基本和中国没什么关系。

流泪的贾樟柯

10月,贾樟柯在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宣布退出。

贾樟柯在离开他一手创建的电影节时激动落泪,平遥县委宣传部的回应是“他自以为是,和谁都没有沟通”。电影是艺术家们的?还是政府的?我想打出一个大大的尴尬微笑emoji表情。

吊诡的票房

《八佰》以31亿票房获得全球票房冠军、中国全年总票房也成为全球第一、《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票房超越《千与千寻》成为日本影史票房总冠军。

在非凡的2020年里,这一个个本不可能发生的票房“奇迹”反而让我们看到了电影存在的脆弱感。

2020离开我们的电影人

柯克·道格拉斯(2.5)103岁

“好莱坞黄金时代最后的传奇”,被美国电影学会评为“百年来最伟大的男演员”第17名。代表作《光荣之路》、《梵高传》,迈克尔·道格拉斯之父。

莫里康内(7.6)91岁

电影配乐大师,配乐代表作《海上钢琴师》、《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洛丽塔》、《美国往事》。

三浦春马(7.18)30岁

因为《恋空》被大众熟知,7月被发现在家中去世。

艾伦·帕克(7.31)76岁

以《迷墙》闻名于世,另有代表作《大卫戈尔的一生》、《鸟人》。

谢园(8.1)61岁

著名喜剧演员,与葛优、梁天并称“喜剧三剑客”,《我爱我家》里的宝财哥,代表作《孩子王》、《棋王》、《大喘气》。

查德维克·博斯曼(8.28)43岁

黑豹。罹患结肠癌去世。

竹内结子(9.27)40岁

肖恩·康纳利(10.31)90岁

最成功的007,主演过六次詹姆斯·邦德,晚年还主演过《勇闯夺命岛》、《偷天陷阱》,10月在睡梦中离世。

金基德(12.11)60岁

代表作《撒玛利亚女孩》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熊奖、《空房间》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导演银狮奖、《阿里郎》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圣殇》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今年你最喜欢的电影有哪些?

评论区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