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这个土匪钻进贺兰山成立“黑虎军”,声称三年内夺回西北五省

1950年10月6日拂晓,解放军宁夏剿匪部队将贺兰山大喜峰沟附近的一土匪老窝包围,而此时盘踞此处的土匪们正在山洞里睡大觉。随着首长一声令下,我六零炮和轻重机枪齐发,隆隆的炮声瞬间惊醒了土匪们,他们一个个慌里慌张地冲出山洞各自保命,四处逃窜,被我守在外围的解放军战士一一抓获。

此次剿匪,解放军是冲匪首郭栓子而来的,已在贺兰山与土匪周旋了好几个月。参加过此次行动的政工干部刘长治后来在回忆录《追缴匪首郭栓子》中说,“贺兰山一带地形复杂,高山嶙峋,人烟稀少,交通不便,致使多次剿匪扑空。有一次,我带领一个连在韭菜池进剿三个多小时,一个土匪也没抓到,过后才知道,那天郭栓子就在此地山洞里,真是闯进了老虎窝,还不知道老虎在哪里。”

“活捉郭栓子……缴枪不杀!”解放军战士们的呼喊声在山谷中回荡,郭栓子看到大势已去,混入土匪之中想要溜走,但他们很快被迎面而来的解放军战士拦截了下来:“举起手来!郭栓子藏在哪里!”郭栓子随口便说:“枪声一响,姓郭的就朝那面跑了,你们快去追呀!”

解放军战士冷冷一笑:“你不会就是郭栓子吧?”

郭栓子赶忙辩解:“兄弟,本人不姓郭,姓郭的真朝那面跑了,你们快去追呀!”

正巧,另外几名解放军战士押着几名土匪经过,就让他们指认面前的这人是不是郭栓子:“老实讲,此人是谁?”其中一个土匪望了还想蒙混过关的郭栓子一眼,犹豫了一下,便低头不语了。

匪首郭栓子就这样被指认了出来,他瘫倒在地,被几名一拥而上的解放军战士捆了个严严实实。而在两个多月前,他还张狂地说对自己手下的土匪们说:“兄弟们,今天咱们钻山沟,就是为了明日进大城市!”他要带领他们吃肉喝酒,杀出个“郭家王朝”来。至此,以郭栓子为首的土匪被全部歼灭。而在几天前,解放军从一抓获的土匪口中得知,郭栓子已经接到“上峰”命令,将大权交与自己的“副司令”张绪绪,他本人准备率领600余名土匪潜入青海,在那里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并扬言:“二三年内占领西安,再夺回西北五省。”

郭栓子,本名郭永胜,字虎臣(虎成),今惠农区燕子墩乡米家沙窝村人(1941年惠农县成立前属平罗县),汉族,家有兄弟9人,排行老大。14岁时,郭栓子随父郭荣贵举家搬至阿左旗呼鲁斯太一煤矿。郭荣贵下井背煤,郭栓子受雇给蒙古牧主放骆驼。很快,郭栓子从蒙古人那里学会了骑马摔跤,还学会了蒙语,结交了一帮蒙古族朋友。后来,郭有了一些积蓄,用从煤矿挣到的钱从当地买了一些羊只,返回平罗老家。

郭荣贵在贺兰山东麓的王全沟、简泉一带修筑羊圈,郭栓子从此成了一个牧羊人。而这也为他日后成为土匪创造了条件。当时,贺兰有多股土匪盘踞。郭栓子很快便与其中一股土匪混熟,并从土匪那里学会了使枪射击。1928年,郭栓子被征去当兵,一年多后逃回。

1930年,黄渠桥捐税所到郭家征缴“羊捐”,郭荣贵拒交,征税人员将其带走。听到消息后,郭栓子带了几个兄弟,不但将郭荣贵从捐税所抢了回来,还将几名税差打伤。自感罪责难逃,郭栓子随后上山当了土匪,因为当过兵、会打枪,很快便混成了土匪中的一个小头目。

1931年,土匪头子下山嫖宿,被巡访的马鸿逵部抓获枪毙。郭栓子趁势而上,当上了这股土匪的老大,外号“郭阎王”。后来,郭栓子先后火并了盘踞在附近的两股土匪,猖獗一时,抢掠奸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据《惠农县志》、《石嘴山市志》、《宁夏军事志》等籍记载,其最大时,追随匪徒达3000之众,号称“贺兰王”。

有意思的是,号称“宁夏王”的马鸿逵曾多次派兵进军贺兰山剿灭“贺兰王”郭栓子及其匪徒,但他们反而愈聚愈大,甚至利用熟悉山形地势的优势与马鸿逵部周旋,让马鸿逵部一次次无功而返。二“王”相遇,马鸿逵看硬攻不行,便实行软拉,一方面委托宁夏商人出资出钱,修建三座豪华宅院供郭栓子享受,同时给其十顷良田以备其子孙享用;另一方面又加封其为“贺兰山警备司令”。又怕其再反,便结为儿女亲家,郭栓子这才安下心来,为马鸿逵家族出力卖命。

1934年秋,心怀各异的马鸿逵和郭栓子达成协议,郭栓子率部100余人接受“改编”,郭部被编为平罗保安队,郭被任命为队长,驻扎银北,职责是维持地方治安,剿匪、缉私等。这也是马鸿逵招安郭栓子,以匪治匪的目的所在。

1938年,马鸿逵将郭栓子匪部改编为独立营,任郭栓子为营长,调银川横城驻防。1939年银北土匪又复聚为患,马鸿逵在银北地区成立惠农、黄渠桥、石嘴山保安司令部,任命郭栓子为保安司令,有官兵百余人,直到1949年。

1950年3月5日,郭栓子悄悄带了60多名网罗的土匪,2挺机枪,68支长短枪,以生产为名,钻进了贺兰山中,树起了“贺兰军”的大旗,决心和解放军“较量”一番。并于当年5至8月间,先后3次对我进行伏击,其后在得意忘形中成立了“贺兰山黑虎军”,自封为司令,下设4个队。声称:“只要一心跟着郭司令.杀杀杀、抢抢抢、烧烧烧,就不愁没酒喝、没肉吃。”不久,又勾结他伙匪徒四处网罗敌伪逃兵,勾结地痞流氓,到外杀烧抢劫。

9月中旬,我剿匪部队浩浩荡荡开进贺兰山中,在松山围击郭栓子匪部,歼灭其大部。郭栓子为了逃脱我军的围剿,便带领部分残匪向深山老林中窜去。刘长治在回忆录《追缴匪首郭栓子》写道:“大清剿中,部队时而进山,时而穿沙窝,进行长途奔袭,体力消耗很大。战士们说,在林海剿匪,如大海捞针。部队进驻山区,无房居住,无村庄宿营,又无帐篷,长期露宿在山崖边或树枝下,经常遇到冰雹袭击,有时风雨交加,无处藏身……”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日,刘长治在带领部队在密林中连续追击28个小时后,和股匪遭遇。经过一场激战后,活捉了一名土匪。从这名土匪口中获知,有一名叫“李六麻子” 的土匪下山来为山中土匪弄粮。

据李六麻子交待,当时,贺兰山里气候寒冷,土匪们无衣缺食,只能靠打山羊度日,生活十分难熬。“郭栓子只是带着几个亲信东跑西窜,说是要其他兄弟在喜峰山皇城(一所庙宇)附近的山沟里等候,最近要在那里开会……”这就有了我们在这段文字开始时写到的一幕。

1950年11月9日,郭栓子在银川被公判,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据参加过审讯的一位老同志回忆,当时,狂妄不可一世的郭栓子不但老老实实交待了自己一生的罪行,而且痛哭流涕,悔罪求生。(文/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