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香江盛于巴黎,相识十日定终身,百亿美金华裔女富豪传奇一生

最近,狼人邓文迪转战直播,她自称永远不能落后要尝试一切新生事物。

而直播内容呢,是邓文迪的育儿经。

邓文迪在2020开启了直播首秀

这虽然不如“邓文迪撩男宝典”吸引人,也算是有根据啦,毕竟她的大女儿格蕾丝今年刚刚入学名校耶鲁。

虽然格蕾丝长相平平,但拥有老爸默多克作为家族背景,又有邓文迪这样会搞事的老妈,她这辈子也很难不好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邓文迪厉害归厉害,她离婚也没能分到一半财产,两个女儿的股份也没有举手表决权,只能依靠家族信托基金。

邓文迪与女儿

信托嘛,小编写豪门写久了也算是半个懂行的人,就是旱涝保收,相当于豪门低保,饿死是不会了,发财也难。

相比起来,另一位华裔女富豪日子就舒坦多了,她名模出生,嫁给石油大亨,婚后定居法国巴黎,三个孩子整整齐齐毕业于牛津,不幸的是她先生因为热爱极限运动英年早逝,留下了巨额遗产和整个企业给她。

她的名字叫做黄嘉儿,2015年,她以百亿美金身家登上美版福布斯。

有没有闻到一点点传奇的味道…

Let's go,看戏啦。

不知不觉,这已经是纳塔莉在这个酒庄度过的第十四个年头。

在以雄壮有力,磅礴大气为傲的波尔多左岸,玛歌产区一向显得有些另类。这里出产的酒更为高贵优雅,纳塔莉接手后碧嘉侯爵酒庄的出品更加稳定,也相对女性化,馥郁的酒香像一记化骨绵掌,温柔的直击你内心深处。

纳塔莉常常坐在自家酒庄后的山丘上往低看,一望无际的一行一行翠绿色葡萄园,工人正在做收成工作。

另一边的厂房里全用不锈钢蒸漏机器,工作人员穿白袍戴手套来回巡视已经足以。

现代化葡萄酒厂房

葡萄是种很奇怪的植物,天气越坏,土壤越贫瘠,它越长得芬芳。

曾经有记者问纳塔莉:“毕业于牛津大学金融系,却屈居在这山谷里,不见天日,相比您两位搏杀商场的哥哥,你可有觉得不值?”

纳塔莉看她一眼:“我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各人感受不同,需求不同,喜好不同。”

是的,父亲留下的佩罗多石油集团现在由她的哥哥掌舵,属于她的是这个广袤的葡萄园和侯爵酒庄。

波尔多葡萄酒产区燃起“灯海”为葡萄保暖

纳塔莉始终记得26岁惨痛的那天,从阿尔卑斯山脚下传来父亲休伯特.佩罗多意外去世的噩耗,那是他63岁生日前一个月,出身法国海军的他如此健康又充满活力,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世事无常还是另有隐情?

那是纳塔莉印象中永远温和乐观的妈妈黄嘉儿最为失态的一次。

黄嘉儿的丈夫

纳塔莉随意地翻看着手机,其中一条报道进入她的视线“法国石油大亨俄罗斯意外坠机遇难”,她急匆匆点进去看。

又一个石油大亨发生意外,马哲睿,也是法国人,也是63岁,只是时间相隔了七年,而马哲睿任职道达尔石油集团首席执行长,也是七年。

一丝不寻常的感觉涌上心头,可她又抓不住它。

法国石油大亨马哲睿死于空难

妈妈黄嘉儿对当年一切总是守口如瓶,她不提,别人也不问,黄嘉儿贵为法国华裔女首富,在互联网上永远只留下基本信息,整个家族也从不接受访问。

父亲和母亲,到底发生过什么?

黄嘉儿是香港人。

她眉眼细长,身材高挑,四肢纤细。

17岁那年黄嘉儿在街上偶然看到一家百货公司招聘模特走秀,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跑去报名,结果还真选上了。

由此入行,她开始了模特生涯。

彼时流行夏梦这样的美人,黄嘉儿的样貌并不抢手

彼时香港最红的女明星是并称“长城三公主”的陈思思,夏梦和石慧。她们都是浓颜系的美人,长睫高鼻,樱唇大眼。

黄嘉儿发现她这种长相的模特并不抢手,厂商喜欢欧式风格,一个前辈姐姐提点她:“嘉儿,你这个长相反而洋人喜欢,你不如去新加坡试试,那里西人多。”

黄嘉儿动心了。

1972年,她南下新加坡。

黄嘉儿有备而来,即时在彼邦大放异彩,短短三五载已做到新加坡TOP名模。

年逾七旬的黄嘉儿

意大利的品牌也巴巴地找上来请她签约。

最风光的时候,各大品牌到新加坡作秀开场都是黄嘉儿。

她是扎扎实实的红过,可其中艰辛只有黄嘉儿清楚。

鞋里被放钉子是小菜一碟,临场被通知换人也是家常便饭,各种不合理的拍摄要求她早已见怪不怪,为了红,一切都能忍。

但是眼看巅峰也不过如此,黄嘉儿心生去意。

命运的安排密不透风,在这个Timing,她遇到一个人。

那天黄嘉儿很晚才结束工作,很累,心头倦意挥之不去。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家,鬼使神差,去了一家舞厅。

舞池里灯光昏暗,各色男女酒后贪欢,风光旖旎。黄嘉儿没有犹豫,直接加入其中放肆舞动。

一个健壮的男人贴了过来,荷尔蒙爆发在空气中。

黄嘉儿在舞厅邂逅一生爱侣

是一见钟情吧!

从那天起黄嘉儿寝食难安,她前所未有地盼望工作快点结束他在那里,又害怕工作太早结束他还没来。

十天后,黄嘉儿决定跟他走。

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叫休伯特.佩罗多,来自法国,职业不详,背景不详,但是黄嘉儿认准了他。

她不顾母亲要她去英国念书继续发展的规划,也不顾身上的合约,她要走,逃离现有的一切。

右一为黄嘉儿

他们去了巴黎,与其说是佩罗多征服了黄嘉儿,不如说是法国征服了黄嘉儿。她爱巴黎的一切,爱巴黎女人有皱纹的脸蛋,不过度美白的牙齿,爱她们自由舒展的调调,爱他们的我行我素。

黄嘉儿想,就是这样了。

半年后,黄嘉儿和佩罗多结婚。

婚后,两人开始考虑未来的生活。佩罗多曾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踏上过海湾石油公司大股东杰克·沃尔顿的游艇。随后几年,他先后供职于石油钻探公司Forex和海洋技术公司Comex,并先后被派往伊拉克、加蓬、印尼和新加坡等地。

一个有技术一个有名气。

黄嘉儿与拍档合影

1975年,黄嘉儿和佩罗多双双回到新加坡开始创业。黄嘉儿开办了carried modelling模特公司,佩罗多则他买下几艘船,创建了他的第一家公司Cosnav。

多年后,黄嘉儿说:“我当年相当受欢迎,这或多或少与我友善的个性讨人喜欢有关系。在这个行业,更重要的是关系,当你身边的摄影师和客户都成为朋友,并大力支持,事业自然而然比较顺利。”

她的模特公司业绩傲人,黄嘉儿婚后就开始怀孕生子,尽管如此,工作从不耽误。可是佩罗多的发展势头更迅猛。

黄嘉儿长子弗兰索瓦

1981年,在他们的第二个宝宝纳塔莉出生后,她们决定将黄嘉儿的模特公司卖掉,黄嘉儿专注于陪伴孩子们,佩罗多可以更放心的拼搏。

黄嘉儿的carried model卖出了好价钱,这家公司至今依旧充满活力。

黄嘉儿创办的carried model至今依旧充满活力

然后,她们举家迁往法国曾经占领过的绿金之国,资源宝库非洲加蓬,那时他们最大的孩子五岁,最小的一岁。

加蓬虽然位于非洲,但外来人比较多,跟你说阿拉伯语的可能是乍得人或者马里人,一口巴黎口音的很有可能是黎巴嫩人。

牛津大学的佩罗多大楼以黄嘉儿丈夫佩罗多的名字命名

黄嘉儿在这里如鱼得水。

上天给了加蓬一笔巨大的财富,这笔财富也即将为佩罗多家族所用。加蓬独立后,在沿海地区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资源,光是勘探部分浅海地区就发现4亿吨之多。

因为是浅海地区,开采成本非常低,佩罗多瞄准了这块黄金迅速积累财富。

他到达加蓬之后凭借直爽和幽默及强大的专业背景,很快同当地人搞好了关系。

佩罗多的石油冒险取得空前成功

不久就从阿莫科公司手中收购了一个海上老油田。此后,他完善了收购大型石油公司老油田的模式,不断扩大公司规模,财富几何级飙升。

黄嘉儿也从一个T台名模转型为全职太太,除了陪佩罗多出席正式场合,其他时候她都在家料理家务照顾孩子。

黄嘉儿被西方媒体称为“最富有的寡妇”

因为父母是东西方结合的婚姻,纳塔莉和哥哥们从小就学中文和英语两门语言,去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风景,但从不缺课。妈妈对学业看得很重。

黄嘉儿说:“儿子大概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念的是物理和数学,都是工程师,现在正好接手我们的石油生意。而我们在法国也有几个酒庄,这部分的生意现在则由念金融的女儿负责。”

如果佩罗多没有意外去世,这个家族将会是最符合普世价值观的幸福家庭。

可惜没有如果。

纳塔莉在电脑上疯狂地搜索“马哲睿 意外”,不断地有标题跳出“马哲睿去世,是阴谋还是意外?”

马哲睿的死因是飞机起飞时撞上机场除雪车,机上人员全部遇难。除雪车司机醉酒驾驶但没有受伤。

黄嘉儿的丈夫佩罗多是杰出企业家也是冒险家

除雪车司机真的是醉酒驾驶吗?为何时间发生的那么巧合?爸爸佩罗多呢?他的去世更是全无细节,只有冷冰冰的两个字——意外。

纳塔莉不放过任何一个报道,在神秘的东方,有一家号称“第四桶油”的企业在父亲去世同一年突然崛起,它的掌门人从不露面,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

马思睿与佩罗多的命运真相也许只有上帝知道

而2020年,这个企业宣告破产。留下了一个近千亿的大窟窿后,它的掌门人也消失了…

纳塔莉理不清其中头绪,“该回去了…”纳塔莉转头看,是母亲黄嘉儿。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新的财报出来了,公司现在每天可以收入245万美元,香港人有句老话我今天教你,食得盐鱼抵得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