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东北部社会经济状况及发展趋势——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社会文化调查

印度东北部社会经济状况及发展趋势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社会文化调查

任 佳 蒋昂妤

摘要: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倡议中提出的一条连接中国与南亚东南亚的陆上“丝绸之路”,与历史上的南方丝绸之路是同一个走向。这条走廊从中国云南出境,经过缅甸与印度东北部和孟加拉国东部相连。因而,印度东北部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必经之地和重要的沿线地区。印度东北部与中国、缅甸、孟加拉国、不丹等多国接壤,集边疆、民族、贫困于一体,社会结构复杂,经济发展滞后,与印度本土其他地区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基于印度东北部调研和基本社会经济指标,分析该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特点和状况、发展滞后的问题与原因、发展的前景,可填补印度东北部地区基础研究的空白。

关键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印度东北部;“一带一路”;社会经济

印度东北部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必经之地,北部与中国西藏自治区毗邻,东部、东南部与缅甸接壤,南部与孟加拉国接壤,是印度的陆地边疆地区,因长期封闭落后,至今仍属于印度发展最落后的地区。自1999年中国云南和印度智库发起孟中印缅地区经济合作倡议以来,以阿萨姆邦、梅加拉亚邦、曼尼普尔邦为代表的印度东北部通过参与孟中印缅地区合作论坛、昆明-加尔各答汽车集结赛,举办“孟中印缅次区域合作与周边地区发展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BCIM: Sub-Regional Coopera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eripheral Areas)”、开展问卷调查等形式积极推动中央政府和印度东北部参与孟中印缅地区合作;印度东北部阿萨姆等邦在对外开放方面逐步走出去、请进来,其与中国云南省等西南省区有了交往,举办的商品展也邀请云南省商会企业等参展。在莫迪新政府上台后实施的“东向行动”政策背景下,印度东北部迎来了较大的发展机遇。鉴于这一地区历史上就是南方丝绸之路的走廊,又是“一带一路”陆路连接印度、孟加拉国、缅甸等南亚东南亚国家的重要推进地区,对印度东北部地区的研究有着重要现实意义。

一、印度东北部社会经济状况及其特点

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曼尼普尔邦、梅加拉亚邦、特里普拉邦、米佐拉姆邦、那加兰邦、阿鲁纳恰尔邦*,面积26万平方公里。这个地区自然资源丰富,是印度森林密度和降雨量最大的地区;大小河流众多,也是动植物的宝库;以文化、习俗、传统和语言的多样性为标志,是印度多样化社会、民族和语言的代表地之一。

该地区150年前处于印度发展的前列,丰富的自然资源支持了重大经济活动。其地理区位靠近大屿山港口,通过公路和铁路进行的内陆水路和陆路运输网络为货物和人员的流转提供了支撑网络。迪布鲁格尔和吉大港之间的铁路网络是19世纪后期殖民统治者最早实施的项目之一,其通过东孟加拉地区的自然交通路线缩短了物理距离,同时增进了各邦情感。1835年在阿萨姆地区建立第一个茶园后,茶园得到迅速扩张,1838年第一批茶叶出口到伦敦。1890年,在马库姆(Makum)发现石油并在迪格博依(Digboi)建立炼油厂为阿萨姆邦的统一奠定了基础。之后殖民统治者发现了开发自然资源的巨大潜力并对该地区的基础设施进行投资。1947年的印巴分治改变了该地区的经济格局,印度东北部几乎与国内的其他地区脱钩,剩下的唯一连接是狭窄的西里古里(Siliguri)走廊,该走廊长为27公里。印巴分治断绝了进入吉大港的通道,使印度东北部成为陆地封闭地区,也切断了连接市场的自然交通线(Prof.Joshua Thomas,2015)。*

(一) 印度东北部人口主要集中于阿萨姆邦,大部分邦人口稀疏,少数民族部落人口居多,表列种姓人口集中在少数邦

印度东北部约有4548.2万人口*,占全国人口总数的3.75%,与云南省人口相当,其中68.6%的人口居住在阿萨姆邦。除了特里普拉邦外,东北部各邦的人口增长都以快于整个国家的平均增长速度增长。在2011年,阿萨姆邦人口数为3120.5万,曼尼普尔邦人口数为257万,梅加拉亚邦人口数为296.6万,米佐拉姆邦人口数为109.7万,那加兰邦人口数为197.8万,锡金人口数为61万,特里普拉邦人口数为367.3万,阿鲁纳恰尔邦人口数为138.3万(见表1)。除了阿萨姆邦和特里普拉邦外,大部分邦人口稀疏,阿鲁纳恰尔邦人口密度仅为每平方公里13人。其中,移民是各邦人口增长的重要因素。

表1 印度东北部地区人口分布表 单位:千人

来源:2011年人口普查。注释:*表示1961年第一次人口普查。@表示 1981年阿萨姆邦无法进行人口普查,故1981年阿萨姆邦的人口指数通过插值计算。**表示1991年查谟和克什米尔无法进行人口普查,故查谟和克什米尔的人口指数通过插值计算。#表示印度和曼尼普尔的指数包括三个细分的预估数据,即曼尼普尔的毛马莱姆(Maram)以及森纳帕缇(Senapati)区,由于技术和行政原因,2001年人口普查在这三个区取消的结果。

从种姓等级看,表列种姓人口*主要集中在阿萨姆邦和特里普拉邦,且以农村居多。就表列种姓人口数而言,阿萨姆邦有223.13万,其中农村有182.58万,城镇有40.56万;曼尼普尔邦有9.7万,其中农村4.75万,城镇4.95万;梅加拉亚邦1.74万,其中农村1.16万,城镇0.58万;米佐拉姆邦0.13万,其中农村298人,城镇920人;锡金2.83万,其中农村2.03万,城镇0.79万;特里普拉邦65.49万,其中农村43.80万,城镇21.70万(见表2)。

阿萨姆邦有表列部落人口*388.4万,占该邦人口总数12.4%,其中农村366.5万,城镇21.9万。曼尼普尔邦表列部落人口90.27万,占该邦人口总数35.1%,其中农村79.11万,城镇11.16万。梅加拉亚邦表列部落人口255.6万,占该邦人口总数86.1%,其中农村213.7万,城镇41.9万。米佐拉姆邦表列部落人口103.61万,占该邦人口总数94.4%,其中农村50.75万,城镇52.86万。那加兰邦表列部落人口171.10万,占该邦人口总数86.5%,其中农村130.68万,城镇40.41万。锡金表列部落人口20.64万,占该邦人口总数33.8%,其中农村16.71万,城镇3.92万。特里普拉邦表列部落人口116.68万,占该邦人口总数31.8%,其中农村111.76万,城镇4.92万。阿鲁纳恰尔邦表列部落人口95.18万,占该邦人口总数68.8%,其中农村78.98万,城镇16.20万。从表列部落人口分布可看出,印度东北部是少数民族人口聚集地,表列部落人口总数为1241.48万,占总人口的比例为27.2%。比例最高的邦依次是米佐拉姆邦、那加兰邦、梅加拉亚邦、阿鲁纳恰尔邦、曼尼普尔邦、锡金、特里普拉邦、阿萨姆邦(见表2)

表2 表列种姓、表列部落、性别比及其占印度东北部地区总人口的比例 单位:人、%

续表

来源: 根据Basic Statics of North Eastern Region 2015,p5 table 1-10,Government of India,North Eastern Council Secretariat.汇总得出。

(二)印度东北部地区各邦城市地区识字率均高于农村地区,男性识字率均高于女性,人口数量较多地区文盲人数也相对较多

1971-2011年是该地区识字率显著提升的阶段。按照2011年人口统计数据看,8个邦中,除了阿鲁纳恰尔邦和阿萨姆邦以外,有6个邦的人口识字率高于国家平均水平。识字率最高地区是米佐拉姆邦(91.3%),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84.1%和97.6%;其后为特里普拉邦,该邦人口识字率为87.2%,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84.9%和93.5%;锡金人口识字率为81.4%,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78.9%和88.7%;曼尼普尔邦的人口识字率为79.21%,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76.2%和85.4%;那加兰邦的人口识字率为79.6%,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75.3%和89.6%;梅加拉亚邦的人口识字率为74.4%,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69.6%和 90.8%;阿萨姆邦的人口识字率为72.2%,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69.3%和88.5%;阿鲁纳恰尔邦的人口识字率为65.4%,其中农村和城市的识字率分别为59.9%和82.9%。阿鲁纳恰尔邦农村地区的识字率性别差值*最大(15.4),梅加拉亚邦农村地区的识字率性别差值最小(3.1)。这说明,在推动扫盲过程中,或在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前者受教育的性别歧视较大,后者则性别差距不大。

(三)印度东北部地区各邦的城市就业率均低于农村就业率,城市就业人口也低于农村就业人口

印度东北部除了阿鲁纳恰尔邦和锡金以外,其他各邦的就业人数均多于未就业人数。就农村与城市就业情况来看,农村就业率最高的地区是那加兰邦(54%),最低的是阿萨姆邦(38.7%);城市就业率最高的是锡金(41.9%),最低的是梅加拉亚邦(35.6%)。从男女就业比例而言,锡金农村地区的男性就业率最高(61%),而那加兰邦的女性农村就业率最高(52.3%)。城市女性就业率最高的是曼尼普尔邦(33.2%),阿萨姆邦城市地区女性就业率最低(14.9%)。城市男性就业率最高的是特里普拉邦(57%),那加兰邦的城市地区男性就业率最低(47.9%)。

表3 印度东北部地区就业人数、未就业人数及就业率 单位:人、%

续表

来源:数据根据Basic Statics of North Eastern Region 2015,p8 table 1-12,Government of India,North Eastern Council Secretariat.汇总得出。

就经济活动及就业情况看,印度东北部地区劳动种类主要有:耕种者、农业劳动者、家庭手工业者以及其他劳动者。由于阿萨姆邦劳动者人口数量最多,该地耕种者、农业劳动者、家庭手工业者以及其他劳动者分别为406万、184.5万、49.1万、557.1万;锡金的上述各种类劳动者数量分别为11.7万、2.6万、0.5万和16万。阿萨姆邦、梅加拉亚邦、阿鲁纳恰尔邦、米佐拉姆邦和那加兰邦的耕种者人数分别达到了为406万、49.5万、30.3万、23万和53.8万;其他劳动者人数最多的地区在阿萨姆邦、特里普拉邦、曼尼普尔邦以及锡金,分别达到了557万、77.8万、50万、16万,说明在上述各邦,非农劳动者占较大比重。

各类经济活动中男女人数均不同。在印度东北部地区,除了那加兰邦的农村和城市地区,男性耕种者人数均多于女性;就农业劳动者而言,除了曼尼普尔的城市地区、锡金的农村地区,其他地区的男性人数均多于女性;家庭手工业劳动者除了在阿萨姆邦的城市地区、锡金的城市和农村地区以外,男性劳动者数量均多于女性;其他职业的劳动者,所有地区的男性劳动者数量均多于女性。

表4 印度东北部地区经济活动就业类别及性别分布 单位:人

续表

来源:Basic Statics of North Eastern Region 2015,p10 table 1-14,Government of India,North Eastern Council Secretariat.

(四)印度东北部生计及经济状况与国家平均水平存在较大差距

印度东北部经济总体呈现下述状况:第一,该地区的人均收入水平明显低于该国的平均水平。 第二,多年来该地区人均收入与国家平均水平的差距拉大。第三,不同各邦之间、城乡居民之间以及该地区平原和山区人口之间的生活水平存在显著差异。第四,该地区生产总值的增长总体慢于该国平均增速。

1.生计状况。20世纪五六十年代也高于该国的平均水平,但是在80年代出现逆转趋势,其后的差异也继续扩大。人均收入大体上代表了人民的整体生活水平,整个东北部地区1993 - 1994年度的人均收入(6,890卢比)为全国平均水平的70%(9,804卢比)。2004-2005年,随着全国人均收入增加到14,031卢比,该地区的收入只增加到8,869卢比,占全国平均水平的62%左右。换句话说,虽然全国的人均收入实际上以年均3.89%的速度增长,但该地区的人均收入仅增长了3%。事实上,像阿鲁纳恰尔邦、阿萨姆邦、米佐拉姆邦和那加兰邦这样的地区在1995 - 2000年期间的人均收入有所下降。

2.经济增长状况。各邦生产总值(GSDP Gross State Domestic Product)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2004-2013年数据显示,该地区的生产总值呈现增长趋势。但是,其增长仍然低于国家平均水平。自 2004 年5月至 2011 年,印度东北部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为 7.80%,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为 10.73%*。印度东北部地区的经济总量占印度全国经济总量的比重呈下降趋势。2006-2007年到预计的2019-2020年,印度东北部地区各邦生产总值增长低于政府要求的生产总值增长率(12.95%)。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实际增长率只有5.34%,两者差距为7.61%。其中阿鲁纳恰尔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11.18%,实际增长率为7.27%,相差3.91%;阿萨姆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14.75%,实际增长率为8.84%,两者相差5.91%;曼尼普尔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13.08%,实际增长率为7.58%,相差5.5%;梅加拉亚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10.96%,实际增长率为9.34%,相差1.62%;米佐拉姆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9.5%,实际增长率为5.77%;那加兰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8.5%,实际增长率为9.35%,该邦是印度东北部地区唯一一个实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到预期要求的地区;锡金所要求的增长率为8.9%,实际增长率为4.12%,相差4.78%;特里普拉邦所要求的增长率为9.02%,实际增长率为4.05%,相差4.97%*。印度东北部的主要产业有:林业和采伐业、矿业和采石业、建筑业、竹藤产业、渔业、酒店和餐饮业。

3.印度政府对印度东北部的财政支持及其收支情况。印度东北部地区计划类拨款占全印拨款比例很低*。2013-2014年东北部地区占全印度计划类拨款的4.95%,2012-2013年占全印度的5.6%。印度东北部在国税收入中占比很少,2013-2014的比例仅为3.87%(阿萨姆邦除外)。东北部地区的自收自支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开发性支出比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非开发性总支出比例均高于全国水平。在社会板块的支出中,东北部地区所占全国支出的总值也非常低,只占到20%,2012-2013年,印度在社会板块的支出为65,229亿卢比,东北部地区的支出总额为3,221亿卢比*。

(五)教育机构数量较少,男性入学率高于女性

1.印度东北部的教育机构从小学到高级中学阶段学校数量呈减少趋势。印度学校分为学前学校、小学、小学高年级、初中、高级中学。东北部地区上述教育机构总数为80,720所,占全国的比重为5.78%。小学机构数占全国的比重为6.51%,初中占全国的比重为6.71%,高中占全国的比重为2.80%。各邦政府学校数量多于私立学校。就入学率而言,东北部地区的入学率随着学生年龄的增加而减少,普遍男生入学率高于女生。

2.印度东北部地区缺乏职业教育,高等院校缺少实用专业。几乎所有东北部各邦在中等职业教育方面都很差,东北部地区的职业教育录取率占全印度总录取率的1.19%,其中女性录取率只占全印度总录取率的1.07%,梅加拉亚邦和那加兰邦的职业教育录取率均为零。在职业培训方面,东北部地区只有31个科技专科学校,只占全印度的0.82%,远远落后于该国的其他地区。东北部地区没有一所大学有科学、语言、农村发展、渔业以及体育教育专业*,这些专业对于当地发展十分重要。虽然现在在东北部地区有9个工程专业,13个农学专业以及12个医疗学院,但商科、管理、技术、新闻等专业十分不足。此外,尽管能够授予学位的学校在过去20年增长迅速,但是依旧低于国家的增长速度*,东北部地区获得学位的比例是1∶100000*。教育机构分布学校密度最高的地区在曼尼普尔邦,每10万人有26所,高于全印度的平均值25所,东北部的其余邦均低于全印度平均值。

(六) 印度东北部地区卫生和健康服务机构分布不均

医疗机构的次中心、初级卫生保健中心、社区健康中心等分布不均*。虽然连锁医院的私有卫生机构在过去几十年得到了大范围的扩张,但是由于其费用较为昂贵且难以到达偏远地区,因此未得到普遍使用。来自印度东北部边境地区的病人有的需要到高哈蒂、加尔各答或者德里等三级医院接受治疗。由于欠缺医疗设备,加之传染病负担较重,大多数人只能采取传统的医疗手段。东北部地区的公共健康指数及健康基础设施均落后于本国的其他地区。阿萨姆邦的产妇死亡率每10万人中就有390人,高于全国每10万中212人的平均值。印度东北部其他地区都在该平均值徘徊。阿萨姆邦和梅加拉亚邦的新生婴儿死亡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东北部地区的阿鲁纳恰尔、阿萨姆邦、梅加拉亚邦、那加兰邦的儿童免疫力依然较低*。

(七)印度东北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数量和比例均高于城市地区,贫困人口数量有所减少,但大部分依然处于贫困线下

总体上看,印度东北部地区将近2/3的劳动力都参与到了只能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农业生产中去,许多农村劳动力是自主创业或从事非正式雇佣工作。尽管东北部地区也在当地引入了许多扶贫项目,但从许多研究和数据中可以看出该地区的贫困原因是多方面且程度不均匀的。2000年9月由联合国大会提出的一系列八个相关的千年发展计划,该计划目标的第一个任务便是减少收入/消费低于每天1美元的人口数量到原来的一半。据相关数据显示,2004-2005年至2011-2012年间印度东北部地区的贫困人口数量明显减少,有大概3230.3万人超过了贫困线。尽管如此,印度东北部地区处于贫困线以下人口的占比(29.98%)仍高于全印度贫困线以下人口的占比(21.92%)。全印度农村贫困人口比例为25.7%,城市贫困人口占比为13.7%;印度东北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比例为31.28%,城市贫困人口占比为18.4%。根据贫困线以下的人口调查数据,阿鲁纳恰尔邦(藏南)的农村地区是贫困人口占比最高的地区,达到了38.93%;曼尼普尔邦的城市是贫困人口最高的地区,为32.59%。

表5 2011-2012年印度东北部地区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数量及所占当地人口比重 单位:%、 十万人

来源:Computed from Table 2,Press Note on Poverty Estimates,2011-12,at http://planningcommission.nic.in/news/pre_pov2307.pdf.注:西孟加拉邦位于印度恒河平原东部,西与尼泊尔相连,东部毗邻阿萨姆邦和孟加拉国,北部邻锡金邦和不丹,南部濒孟加拉湾。一般划在印度东部地区,有时也列在东北部统计表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许多地方特别是与孟加拉国和缅甸边境接壤的“边境节点”,成为印度与其他跨国连接项目发展以及印度东北部地区减少贫困的主要阻碍。东北部地区的交通设施(道路密度和质量)、能源基础设施(村庄电气化)、水供应设施(水龙头)、教育设施(小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健康设施、通讯设施(邮政、电报局、电话局)以及银行设施等方面,仅在各邦政府所在地相对较好,但在边境地区发展尤为滞后。

二、印度东北部社会经济发展的问题及原因(一)长期的孤立和封闭导致落后

由于1947年的印巴分治和1965年的印巴战争严重地影响了印度东北部地区的交通网络,使得该地区在地理上和经济上孤立于所谓的“大陆”。由此带来的历史和地缘政治的影响,不仅使得这个地区至少落后印度发展25年,而且对未来经济社会的进步也影响深远。如前所述,东北部地区通往印度其他地区被一条仅宽27公里的西里古里走廊所限,使其成为“偏远之地”,货物和人员的流动也受限。东北部96%的边界为国际边界,由于印度与大多数邻国的关系不稳定,这也成为该地区发展的不利因素,私人投资也因此避开这个地区。尽管该地区有较好的自然资源禀赋,中央政府也致力于促进东北部地区的发展,但由于上述原因,东北部地区的欠发展程度仍在不断增加。

(二) 政府投入不足和治理的薄弱导致社会不稳定

这一地区对中央政府资源严重依赖,落后的基础设施和环境治理,较低的生产率和较高的市场准入,使得该区域的公共投资生产率不佳,无法控制的洪水灾害及河岸侵蚀,导致该地区每年有数百万人的生命财产蒙受严重损失。该地区本就存在民族和文化认同的问题,人们对于隔离、落后、边缘化以及治理问题的失望、不满,给武装叛乱的滋生提供了肥沃土壤。

(三) 社会经济发展差距巨大

印度东北部地区在国内生产总值、人口素质、劳动生产率等各方面与全国相比差距巨大。由于印度早期固有的种姓制度使当地社会等级分层严重,加之不断的经济发展导致当地人均收入水平不平等以及东北部地区的内陆封锁,当地居民大多数只能依靠固有自然资源进行生产生活,因而与全国的差距拉大。就东北部地区而言,各邦的土地和自然资源的条件不同,即使在同地区内部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特别是在居住在山区和平原地区的居民之间,居住在城镇和乡村的居民之间也同样存在巨大差异。

(四) 国家支持政策与现实需要存在差距,边境地区困难重重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印度政府对东北部地区支持不足,七八十年代采取加大财政流入和私营部门投资等相应措施,但是由于东北部边境地区的地理较为封闭、基础设施建设缺乏、人口数量稀少等,使得其较难确保全面公共服务的有效性。同时,由于武装冲突、经济压力以及自然灾害迫使人们迁移到边境地区,使得他们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从而增加了政策与实施的难度。国家的计划和政策往往忽略了居住于印度边境地区民众的状况,如健康问题频繁发生于印度和邻国接壤的地区。另外,由于边境地区紧邻不同国家和地区,所处环境较为复杂,增加了传染疾病的风险。

(五) 地区边缘化以及行政管理多样性导致资源配置流动困难

印度东北部地区除了阿萨姆邦,其他许多邦的部落数量都超过了国家平均数。由于许多历史和政治原因,印度东北部地区的立法和行政结构都不同,一些地区由宪法第六章管辖,而大部分地区都是实行部落自主权。一些小型的部落群体由于处于边缘化地带,因此导致这些地区行政管理呈现多样性。这些地区地理(山丘、平原、河流盆地)的特殊性,使得土地制度极端复杂,私有和社区业主的财产转移在不同程度上都被禁止或被极度限制。

(六) 边境地区缺乏合作

印度东北部地区存在治安、叛乱、走私、非法移民,以及健康和教育等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问题。因此,一方面,印度政府引入了内部许可证制度(ILP),限制了外来人员/移民者进入阿鲁纳恰尔邦、那加兰邦、米佐拉姆等地区。另一方面,在当地市场设立边境节点/站(边民交易点),给边境居民提供必要的生活用品和服务,这也受到那些依赖于跨境生存供给的边境社区的欢迎,部分小镇距离陆地海关站/综合检查站更近。但由于缺乏与邻国的合作,生活在边境两岸的社区无法作为积极的参与者参与到跨境生产网络和价值链中,使得边境地区的发展和生活在边境地区的居民较难受益。

三、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发展前景

印度政府已经认识到,缓解该地区的贫困状况需要转变发展战略和模式,因此,提出了实现“以人为本的利用该地区自然资源的方案”。《东北部地区2020年愿景》报告认为,投资将创造机会,机会将衍生就业机会,就业将培育出一个和平的环境,并指出东北部地区是印度最后一个“待开发”的国内市场。联邦政府的“东北地区工业和投资促进政策”(NEIIPP)已将整个东北地区转变为经济特区。莫迪政府对东北部的发展较为重视,他就任总理后的一年内就到访东北部,他把东北部描绘为自然经济区,并宣布要使东北部成为一个教育中心,并改善区域内铁路、公路等交通的连通状况。

(一) 印度东北部地区已制定发展目标

根据印度东北部地区发展部出台的《东北部地区2020年愿景》,如果人均GDP以6.65%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人均GDP水平将达到87,459卢比,相当于人民币8979元。为了实现这一收入目标,“十二五计划”(2013-2017年)的增长率为12.35%,“十三五计划”的增长率为15.16%。在“十一五计划”中,该地区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为8.64%。印度政府的目标是加快制造业和非政府的相关服务行业的发展,吸纳农业劳动力,以缓解该地区对农业的依赖。*

(二) 基础设施建设正在不断推进,政府将在印度东北部投资建设地区交通枢纽

印度政府已在实施交通基础设施工程。很多国际金融机构和捐助国正在提供必要的资金帮助改造现存公路,建设新公路以发展区域贸易和互联互通。印度工商联盟在《通向东盟的门户:印度东北部前沿”报告》*提出,在东北部区域不同地方建立10个边境城镇,发展繁荣国际贸易,并呼吁建设4000公里环线连接整个东北部各邦。

公路方面,第一阶段计划建设1800公里长的跨阿鲁纳恰尔邦的高速公路项目,它将是印度历史上最大的单一基础设施项目,预计费用超过4000亿卢比。在梅加拉亚邦和那加兰邦发展200亿卢比的公路工程。公路建设包括耗资125亿卢比的长达126公里的NH-39科希玛(Kohima)—英帕尔(Imphal)道路;耗资36.4亿卢比的长达63公里的佩伦(Peren)—迪马普尔(Dimapur)道路;以及耗资55亿卢比的长达61公里的科希玛(Kohima)—迪马普尔(Dimapur)绕城公路。第二阶段实施国家公路东西走廊计划,即从古吉拉特邦(Gujarat)的博尔本德尔(Porbandar)到东北部,全长678公里,四车道公路,连接锡尔恰尔(Silchar)到斯里拉姆普尔(Srirampur),这条路经过阿萨姆的卢姆丁格(Lumding)—达伯卡(Daboka)—那根(Nagaon)—高哈蒂(Guwahati)。 *

铁路方面,在梅加拉亚邦的阿兹拉(Azra)——布雷尼亥(Byrnihat)、杜多尼(Dudnoi)——梅亨迪帕德(Mehendipather)和布雷尼亥特(Byrnihat)——西隆(Shillong)的新铁路线正在建设中;连接百拉比(Bairabi),以米佐拉姆邦和阿萨姆邦边界以及赛朗格(sairang)[艾杂兹瓦尔(Aizawl)向西20公里的村庄]为终点的火车轨道正在建设中;连接锡金的兰根普(Rangpoo)以及西孟加拉邦西里古里(Siliguri)之间的铁路正在建立。还将建设连接阿加尔塔拉(Agartala)和孟加拉国阿卡华(Akhaura)的轨道。*

航空方面,印度正在锡金帕克永(pakyong)建立机场,直接与内陆邦连接推动旅游业发展。这也是印度五大最高的机场之一,花费30亿卢比,机场占地200英亩,高度为4700英尺。目前,距离锡金的最近的机场位于124公里之外西孟加拉邦的巴格多格拉(Bagdogra)。*

(三)印度政府正在有序推进农业计划,尤其是发展有机农业

印度政府确保公共投资于农业基础设施,提高农业生产力和非农副业就业的农村发展、发展农业加工业优势部门、引入优势部门参与规划、扩大地区内外的双向流动,以及人民参与式发展。印度政府已将香料产业从喀拉拉邦转移到东北部,同时宣布在有机农业领域设立六所农业学院。同时,东北各邦可以种植各种水果和蔬菜、块茎作物、木薯和香料。可以开发其他种植园和香料作物,如姜、姜黄、咖啡、腰果、大豆蔻、胡椒、菠萝蜜、柠檬草、香茅以及一系列非常有价值的草药和药用植物,以及兰花等一系列花卉。生产于印度的大豆蔻有80%是锡金出产的,其在中东享有高价值的出口市场。根据东北开发金融公司(NEDFI)编制的报告,农业加工部门确定的重点领域包括罐头或瓶装产品、包装产品、冷冻产品以及脱水产品。

(四)发展具有当地特色和潜力的旅游业

印度东北部具有潜力的旅游类型及路线有:以野生动植物为主的大自然旅游;集中在西南部的原生态旅游;以锡金为目的地的探险旅游、高尔夫旅游;以锡金、西孟加拉邦北部、阿萨姆为目的地的茶叶旅游;以曼尼普尔丰收庆典、那加兰邦犀鸟节为代表的文化旅游、战争遗产旅游;与孟加拉国、缅甸合作的跨境医疗旅游、农村旅游;冬季不影响农作物前提下的家庭旅游等。印度东北部游客到达数量不到印度总旅客到达数量的1%。因此印度东北部正在设计并落实特色旅游及旅游线路,包括发展锡金的探险游、那加兰邦发展生态旅游、梅加拉邦发展神圣丛林祭坛旅游等,以发挥全面旅游战略的核心竞争力,更好地连接孟中印缅次区域国家。

(五)发挥私营部门的主体作用,创造就业机会提高经济收入

印度东北部地区将通过重大的结构性改革,改变政府在经济活动中占主导地位的趋势,扩大市场和私营部门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发展制造业和服务业,扩大就业机会,吸收农业部门的剩余劳动力,从而带动社会就业、增加收入,促进经济发展。

(六)通过加强民主化管理、赋予人民政治权利,实行参与式治理来提升人民福祉

除了提高人均收入外,政府还提出赋予人民政治权利来保证人民的参与式治理,这也是确保社会参与式发展以及获得经济和社会权力的手段。政府目标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和平与和谐。印度东北部地区的许多内部矛盾都以和平安全的形式进行了和解,因此相互尊重是该地区和平与和谐的核心,而改善人民的生活条件,也是增强人民民主化权利的表现之一。

(七) 以人文交流带动与地区外和邻国的合作,通过合作实现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发展

印度东北部提出通过人文交流,促进边境地区的人文合作,其中包括鼓励交换教师和学生,促进跨境教育交流。积极发展包括技术和职业教育与培训在内的信息通讯技术保障学习项目,服务于偏远地区及贫困的社会团体。印度东北部地区的各邦以及西孟加拉邦都有着相对较好的英语语言教育,因此可以建立研究孟中印缅地区人文传统知识体系、语言、文化以及艺术的网络;建立关于传统手工织布机及手工艺品复兴及全球营销的经验分享网络,整合手工艺品聚集发展的地区经验,实施“一村一品”品牌模式,形成手工艺品集聚发展区。

(八)政府鼓励私人投资印度东北部地区开发资源,同时借助跨境合作的机遇参与到跨境生产中,从而为更多劳动力创造就业机会

印度东北地区被认为是未被开发的处女地,政府正采取措施为新投资和扩大现有投资提供激励,大部分措施可持续10年以上,包括免税,最多可达100%的免税、30%的资本补贴。实施促进出口资本货物计划,以及对服务部门、生物技术和发电的特殊激励措施等。在参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中,印度在其方案中还强调了培育跨境价值链,通过跨国边界地区的生产过程细分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这就意味着跨境生产节点需要合作发展,未来将广泛动员利益相关者——省邦和地方政府、私营部门,特别是商会以及各种社会组织投身到地方发展的活动中。在这个新的区域发展走廊构想中,边陲地区将在最初的交通走廊沿线参与到创造跨境生产网络的价值链当中*。

印度东北部是与印度其他地区相对分离的一个边远地区。由于与多国接壤,历史上曾经是民族迁徙的走廊,也是与周边邻国民间商贸、文化交流的走廊。因此,一方面其社会呈现出多样性、异质性和复杂性,另一方面东北部又与邻国有着相似的宗教信仰、文化习俗、生产生活方式。由于少数民族、跨境民族聚集,贫困人口众多,社会经济发展滞后,长期的落后导致分离主义滋生蔓延,产生了一些反政府武装和恐怖事件。东北部人民渴望发展,希望通过开放实现与邻国的合作和交流。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在东北部有较高的共识,在四国共商中就已针对印度提出很多好建议,主要是通过合作加强东北部的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包括医疗、教育、基础设施、边境经济合作、旅游文化交流合作、农业合作等;通过跨国边界地区的生产过程的分工合作,培育跨境价值链,实现区域经济一体化。要广泛动员利益相关者——省邦和地方政府、私营部门,特别是商会,以及各种社会组织投身到这一地区的发展中,使边境地区在交通走廊沿线参与到创造跨境生产网络的价值链当中。

中图分类号:B8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8691(2018)03—0015—11

基金项目: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社会文化调查研究”(项目号:15ZDA068)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任 佳,女,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主要从事南亚研究。蒋昂妤,女,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南亚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