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父亲抛弃智残母亲遭埋怨 1年后意外离世 爷爷哭诉:我们错怪了他!

小园(化名),今年12岁,家住山东德州。他的母亲孙长燕患轻微智力障碍,于12月初不慎走失。今天已是小园与爷爷寻找母亲的第15天,周边大大小小的村庄都已被祖孙二人找遍,却一直没有打听到母亲消息,“已经过去15天了,我们还没有找到妈妈,妈妈不会出事了吧。”小园哭着问爷爷。

爷爷孙桂峰摸了摸小园的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此时爷爷接到一陌生电话,对方告知他,他们在村口见到一女子,像极了寻人启事上孙长燕的照片,通知他们赶紧过来确认身份。祖孙二人一刻不敢耽误,很快来到对方所说的碰面地点,相隔很远小园便已认出坐在地上发愣的女子便是自己的母亲,他哭着对母亲说:”妈妈,我终于找到您了,以后您别再乱跑了,我自小没有爸爸不能再失去您,我一定会比爸爸更爱您。”如果您想帮助小园一家顺利渡过难关,请点击【残疾男孩与重病母亲】。

小园的父亲乔长顺是黑龙江人,14年前背井离乡来到山东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孙长燕招为上门女婿,不久便有了可爱的小园,小园爷爷说:“孩子爸爸家境不好,同意做上门女婿主要是觉得这边生活比老家好一点。”

小园两岁大时,爷爷无意间发现他双腿无法像同龄孩子一样站立、行走,一家人赶忙将其送医治疗,经检查发现是轻微脑瘫,一家人不愿接受这个事实,先后又带着小园去到多个城市复诊,但无奈得到的都是同样的结果。爷爷告诉我们:“所幸孩子的病只影响双腿走路,并不影响智力,可通过手术解决走路的问题。”

首轮手术预计花费12万左右,后续医生将根据小园恢复情况,安排进行二轮手术。12万元对于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而言,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为给小园治病,一家人省吃俭用,此时父亲乔长顺却选择离家出走。小园爷爷说:“当时怎么拦都拦不住,孩子爸爸毅然决然的走了,孩子爸爸走后我们的日子更加难过,我和孩子奶奶一直很埋怨他。”

看着小园一日日长大,手术却一拖再拖,老两口心急如焚。就在这时乔长顺的工友找到小园爷爷,将5万元积蓄交给他。工友告诉小园爷爷,乔长顺已于半个月前患胰腺癌去世,这是他在外打工赚来的所有积蓄,全部留给小园手术。小园爷爷说:“孩子爸爸离开时已被查出胰腺癌,他自知时日无多,便外出打工为小园筹钱治疗,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们错怪了他,我们打心底觉得对不住他。”

据工友回忆,乔长顺是工地上干活最积极的人,一个月仅休息一天,一日三餐几乎全是馒头咸菜,1米78 的个头体重仅有125斤。乔长顺每月的工资仅有4000元,他将绝大多数钱存了起来,仅留一小部分钱作为自己平日所需。

在一家人的努力下,小园终于在4岁时手术。手术那天老两口在病房走廊哭了好久,爷爷说:“若不是为了孩子手术,孩子爸爸也不会放弃自身治疗,如今也算完成了孩子爸爸的遗愿。”如果您想帮助小园一家顺利渡过难关,请点击【残疾男孩与重病母亲】。

手术后小园虽如愿站了起来,但走路方面却仍很吃力,稍不留神便会摔倒。上学期间小园受欺负,同学们会给他起各种各样的绰号,跟在他的身后学他走路,爷爷说:“孩子怕我们担心,经常躲在房间偷偷哭,每次看到孩子这样,心里别提多难受了。”老两口一直计划着,待小园13岁时进行下一轮手术,让小园拥有与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但事情远比想象中艰难,随着年龄的增长,孙少梅的病情愈发严重,走丢的次数不断增多, 老两口为了找人走街串巷。爷爷告诉我们:“近来这次走丢是时间最久的一次,我和孙子几乎找遍了周边所有的村子,到此贴寻人启事,眼看下雪天就要来临,孩子心里比谁都着急。”

老两口年岁已大,只能通过做环卫工补贴家用,每月收入仅有260元,尚不足一家四口伙食费。爷爷告诉我们:“我们做梦都想再给孩子做手术进行根治,我们不想孩子一辈子遭人白眼,但我们老了,真的无能为力。”

尽管身体有诸多不便,小园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级前五名。小园说:“我知道爷爷奶奶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但10多万手术费对他们而言太难了,我都想好了,即使我的腿一直没治好,我也会好好读书,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一个有用的人,好好照顾妈妈,孝顺爷爷奶奶。” 如果您想帮助小园一家顺利渡过难关,请点击【残疾男孩与重病母亲】,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残疾男孩与重病母亲”完成捐赠,感谢您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