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代号是密使1号,赴台卧底前说:为人民做的事太少,后来呢?

他身为国民党中将、国防部参谋次长,却是我方在国民党军中卧底,代号是“密使1号”。在赴台前,与之接头的我方情报人员对他说,如果没有把握,你可以不去台湾,可他坚定地说,我为人民做的事情太少,现在既然还有机会,个人有点风险算不了什么……那么,后来呢?

这个代号为“密使1号”的人就是吴石。

吴石是福州市仓山区螺洲乡人,1894年生,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赴日留学,就读日本炮兵学校、日本陆军大学。在留学期间,他被称为“十二能人”:能文、能武、能诗、能词、能书、能画、能英语、能日语、能骑、能射、能驾、能泳。他在日本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国后,在国民党陆军大学任教官多年。他钻研军事和兵学,撰写了一批军事著作。国民党军队的许多高级将领都是他的门生。1936年,吴石被授予陆军少将。

在吴石的前半辈子人生中,他是国民党的忠实信徒,曾坚定地站在国民党一边,为他心中的党国对付我党出谋划策,然而是什么事情让他的立场转变,成为党在国民党高层内部的高级卧底呢?

这要从1940年后说起,那时怀有满腔抗日热情的吴石渴望自己的才华能在抗日战争中扎扎实实地做一些事情,但得不到重视;同时他在官场上看到的国民党内部的腐败,官场的勾心斗角,意识到自己无论怎样努力都是无法改变这个局面,所以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效忠的国党,也经常流露出一些愤懑、失望的情绪。

就在这一年,吴石重逢了福州同乡、保定军校同学吴仲禧。吴仲禧时任第四战区长官部军务处处长和韶关警备司令,1937年时就成为了我党秘密党员,潜伏在国民党军队高层。吴石被同学白崇禧推荐后也出任了第四战区的中将参谋长。两位老友一起共事后,常常推心置腹。

吴仲禧从中了解到了吴石对老蒋独裁政权的不满以及对延安进步思想的好感,在吴仲禧的引导下,吴石的立场有了完全的改变并加入了我地下党。解放战争中,他秘密地与华东局取得了联系,并为我方提供了许多极为重要的军事情报,为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的大获全胜立下汗马功劳。

1949年8月,吴石结束了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职务,赴台转任的国防部次长前,与单线联系的中共华东局领导人吴仲禧见了最后一面,吴仲禧告诉他,你如果没有把握可以不去台湾,转道到解放区去。但吴石坚定地说,我自己觉悟太晚,为人民做事太少,趁着未暴露去台湾,多为人民做点工作,个人风险算不得什么。

那么,后来呢?

吴石到台湾后就任国防部参谋次长,授中将军衔。去台后的军事情报传递尽管比较困难,但他还是还我方送来了《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最新编绘的舟山群岛,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台湾海峡、台湾海区的海流资料;台湾岛各个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分析;海军基地舰队部署、分布情况;空军机场并机群种类、飞机架数还有《关于大陆失陷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等极密军事情报。

可是到了1950年初,在蒋经国的精心策划下,国民党特务对我台湾地下党组织进行了疯狂的破坏,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蔡孝乾逮捕并叛变。吴石的身份也被暴露,1950年3月1日,台湾当局下令以“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将其逮捕。

1950年6月10日,吴石将军以“从事间谍罪”被执行死刑。这就是震惊天下的“密使1号”大案,又称吴石案。

吴石将军牺牲后的1973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后来他和夫人王碧奎的遗骸也奉回大陆,安葬在北京郊外的福田公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