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你看清世界的思维法则

想要看清世界,明辨是非,理性决策,你需要兼顾“虫与鸟”的双重视角。

在公共卫生领域,有两个历史悠久的热议话题。

第一,接种疫苗与自闭症病发有关联吗?

为什么有相当比例的西方人认为接种了 MMR 疫苗(预防麻疹、流行性腮腺炎、风疹的疫苗)会增加孩子得自闭症的风险,并因此抵制疫苗?

这是因为对于自闭症,父母很难接受一个“原因尚不明确”的结论。而诊断自闭症有两个关键期:孩子 15 个月大的时候及上学前。而MMR 疫苗刚好也是在这两个时间点完成接种;这就导致很多家长将接种疫苗和自闭症确诊建立了这种基于个人视角的因果关联。

再加上还有一篇炮制的虚假论文为这件事雪上加霜——1998年,英国医生韦克菲尔德在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论文,宣称MMR疫苗和自闭症之间存在关联。但10年后,人们发现该结论的取得是通过数据造假实现,韦克菲尔德因此被定性为学术欺诈被终止行医。然而,关于接种MMR疫苗会导致自闭症的谣言却依然在民间流传。

■疫苗接种和自闭症病发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 Altogether Autism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结构性巧合:一项涉及65万名丹麦儿童的调查数据表明,打和没打MMR疫苗的儿童,得自闭症的比率都接近1%,无法建立接种疫苗与自闭症之间的关联性。

最近30年世界各地自闭症孩子“看上去”增多的原因,是因为人们对此疾病的意识提高了并有了更好的诊断方法,与疫苗无关。

得出上述科学结论,不受任何个人情绪或经历的阻碍,靠的是大规模的统计数据。

第二,吸烟会导致肺癌吗?

你可能认识某个不吸烟却得了肺癌的病人,也可能认识很多重度吸烟却没得肺癌的人。但我们并不能依据个人的经验来准确回答这个问题。

这道题的答案只能靠科学的统计验证,大规模统计的结果来回答:重度吸烟者得肺癌的可能性,比不吸烟的人高10多倍,一半以上的肺癌患者都有抽烟史。

■重度吸烟者得肺癌的可能性比不吸烟的人高 / Nature

虽然我们本能地都喜欢听故事,看新闻,不喜欢“无趣”的数据,并根据目力所及的经验获得对世界的认知。但如果想了解全貌,看清真相,我们必须依靠数据统计。

但如何能够走出个人视角,从大数据中读懂世界?蒂姆·哈福德的“虫子视角”和“鸟儿视角”或许能帮助到你。

让世界说得通的

数字思维法则

2020年,英国经济学家、《金融时报》高级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出了一本书《How to make the world add up, Ten rules about thinking differently with numbers》。在书中,蒂姆没有列任何具体的数学公式,只是精心总结了十条帮助人们看待数据,看清世界的“数字思维法则”。

而在疫情期间,哈福德也与BBC合作,利用他书中所提到的思维法则,分析疫情期间的各种新闻乃至谣言。

以最近跟新冠疫苗相关的一条热点新闻为例。新闻标题是:约240名以色列人在接种辉瑞疫苗后感染。很多媒体、自媒体都在渲染这条新闻,鼓吹辉瑞疫苗失效甚至造成感染。

但事实的全貌是怎样的呢?据《以色列时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日报道:2020年12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有约240名以色列人在接种辉瑞疫苗几天后确诊新冠肺炎。

但更全面的信息是:截止12月30日,以色列已接种新冠疫苗近80万剂,(每天接种10多万,截止1月6日彭博社的最新数据,以色列已接种149万剂,接种量仅次于美国和中国)。根据辉瑞疫苗此前公布过疫苗的保护率:在完成2针接种的情况下,保护率约为95%来计算,也就是说,即便这80万剂疫苗由40万人每人接种2剂疫苗,完成规定的接种程序后,仍可能出现有5%,也就是2万人无法形成免疫保护的情况。但实际上这80万剂疫苗仅有很少一部分完成了两剂次的接种,大多数人还只接受了1次注射,并无法完全形成有效保护。因此,在全民感染率高达5%的以色列,接种疫苗后有240人感染,无法成为媒体证明辉瑞疫苗失效甚至有毒的证据。

■2021年1月10日以色列总统(右)和卫生部长(左)出席疫苗抵达仪式 / THE TIMES OF ISRAEL

可见,即使有了真实的数据,先入为主的偏见依然会影响我们解读世界——因为抱持着“接种犹豫”和“新冠疫苗可能不够安全”的心理,人们会下意识的将数据以偏概全,并根据自己的预设来解读新闻。

因此,克服偏见和主观情绪,是蒂姆·哈福德在书中列出的首条法则。我们应该学会停下来,审视一下我们对这个结论的情绪,不要因为我们的感受就决定接受或否定它。

此外,蒂姆在此书中提出的最有趣的一个核心“法则”是:每个人的个体经历都是“虫子视角”:住在洞里,只能看见一个“小世界”;而统计数据相当于“鸟儿视角”:鸟在天上飞,可以鸟瞰很大的一片天地。想看清世界,理性行为和决策,“虫子视角” 和“鸟儿视角”二者都需要。

只关注个人经验会让人以偏概全,因为这就是简单的科学规则:我们无法从个案中获得普遍的规律和结论;只关注统计数字,也无法直接用来指导个体的选择:现实是在每个人的每次选择和行为中造就而来的。

但是,因为我们本能地会先陷入“虫子视角”,厌倦“鸟儿视角”,所以,培养和寻求“鸟儿视角”需要有意识的刻意训练和“数字思维法则”的辅助。

蒂姆在书中讨论的其他法则,主要就是为训练“鸟儿视角”给出的建议。比如,在上述的新冠疫苗新闻中,马上能用到的几条法则是:

从数据统计中得出任何结论之前,必须将它们放在上下文和相关的背景当中分析;

也必须学会提出质疑,探求答案:这些数据中是否缺失或遗漏了什么样的关键信息?

缺失的这些数据是人为故意的选择吗?如果纳入统计,会改变故事的性质和结论吗?

还有最重要的,你得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个统计数据特别招你喜欢或讨厌?你会不会因为这个情绪的影响误解或误用它?

在全球健康领域,尤其是面对传染病这样影响巨大的问题,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看问题的多重视角,对每个个体都非常重要。

我们都在期待成功的新冠疫苗和更好的全球合作来终结疫情,与此同时,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 前提是,我们足够理性,也拥有纠偏的勇气、能力和视角 —— “虫子视角”和“鸟儿视角”,都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