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宇的去留,选票能决定吗?

国民党主席江启臣、秘书长李乾龙13日一早到桃园大溪谒陵,也到国民党桃园市党部了解罢免民进党籍桃园市议员王浩宇的进展情况。据了解,“罢王”成功需要8.2万票,大约是王浩宇以1.7万票当选桃园市议员时的5倍,难度不小。

王浩宇罢免案将于1月16日举行。投票进入最后一周,国民党依“罢韩案”经验估票,发现“罢王”能否成功,目前呈五五开,决定最后将进行简讯等方式催票。

另外,15日的“罢王”之夜,国民党中央除了配合“罢王”总部苦行绕桃园市区催票,国民党革实院长罗智强的“反莱猪纵骑(骑行队)”也将停驻中坜助讲。

台选务部门主管李进勇12日也到桃园市视察选务,选务部门随后发布新闻稿表示,经县市政府开立“自主健康管理通知书”者,接获通知检验结果前不得投票。

依据台湾现行防疫政策,要获得县市政府开立“自主健康管理通知书”,除非自费采检,否则原则上行政单位不会强制对全体无症状的居家检疫、居家隔离者采检,更不要说感染风险更低的自主健康管理者。因此按常理推断,除非是“罢王”意志极其坚定的人,才会自费数千元新台币去做检测。否则,就不得去投票。

但去年6月6日,举行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投票时,台选务机关可未有此提醒,甚至倾向于有疑似症状未确诊者也可参加投票,特别是“罢韩”前,台湾“敦睦舰队”还爆发了群聚感染事件。

当时,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说,发烧者在适当防护下可出门投票,但居家检疫、居家隔离人士,碍于防疫指引仍无法出门行使权利,但他坦言,“我内心倾向可以”。

不仅如此,台选务部门主管李进勇还不顾各方反对,强力帮忙找投票点场所;为策动年轻人返乡投票,台湾高铁公司也推出大学生优惠票价方案,而时间恰恰与“罢韩”投票撞期。

台选务部门的“提醒”,被蓝营讥为明晃晃的“双标”,也让蓝营人士担心,会影响“罢王”投票者的意愿。当初“罢韩”,民进党各种暗箱操作,毫不掩饰地展开对韩国瑜的清算行动;如今“罢王”,民进党又露出狰狞面目。

台媒对比台选务机构前后不一的做法,质疑此番提醒是否有超乎防疫之外的考虑。

果真如此的话,台选务机构与当初自诩“东厂”,帮民进党打击“在野党”选情的台“促转会副主委”张天钦,又有多大区别呢?选务机关是负责办理选举和罢免的机关,民进党口口声声捍卫民主自由,但如果民进党“执政”下,选务机关都不能“独立行政”,只为“执政党”护航,那民进党口口声声追求的“自由民主”,到底是什么呢?

有舆论观点认为,如果因为台选务机关的双标言行,让台湾选民无法用选票决定王浩宇的去留,那么,选票或许在2022和2024,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