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拉雄:华州机子山

华州机子山

机子山(鸡子山)为华州黄鹿峪西山梁,在群峰环绕中、耸立独秀,林密土厚。

宝华山(机子山) 自华县志

北有盘山路,东拐西弯(号称十八盘),通向顶端。周围山坡长满白皮松,根根干直顶翠,如银针扎地,棵棵枝青叶碧,像绿伞遮天。这块林地是秦岭北麓保护完整的国有林场,又是秦岭东部唯一的白皮松观光生长点,松林间缀以金银花、灯笼花、刺梅花。阳光普照下,嫩绿枝条,翡翠点金,异彩纷呈。林场内有一棵鹤立鸡群的杉树,高8米,胸径0.3米,树冠6平方米。这棵杉树是1973年从湖南引进,在纯自然环境中,于秦岭北麓存活半个世纪。

机子山极顶中央地势平坦,二三亩荒草林莽间散留着破砖残瓦。远望机子山,与周围青崖裸露的山峰迥然不同,绿森森,圆敦敦,形势威严,像一庞大墓冢,是传说中的尧帝陵,人称玉华山。还有人说它是女娲神的补天台,总之是有王气、有灵气、有仙气。一位高塘地区的台胞曾记述:“风坡寺,在机子山顶,任何大风,吹到风坡寺,便止息了;另传:寺内有风神镇守,专收山下原野吹来之风。每年八月,必有一次大风,来自渭水平原,沿涧峪河,向南狂奔,树木枝折,叶落无数,到风坡寺即止,被风信娘娘收入风袋中”。还有人将寺院叫宝华寺,山顶上二亩地大小的平台,长满荒草,其间的残砖断瓦就是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毁坏寺庙的见证。西南1里的泉沟清泉细流,专供饮用,有山、有水、有寺庙,当年香火旺盛,僧人云集,百姓朝拜,充满了热闹气氛。

2008年8月22日《渭南日报》黄河周末副刊曾有《华县也有尧帝陵?》一文,对机子山是否为尧帝陵墓也表现了极大兴趣。机子山东面的核桃园发现战国古墓群,盗墓者在机子山附近曾挖出有西周皇室陪葬品,

宝华宫尧帝殿 宋占文供

安尧村村名是否有“安葬尧帝”之意……,使人们对机子山作出了种种猜测和遐想。当地老年人还说,尧帝曾带湘夫人由荆楚到三秦,当时机子山周围一片水乡泽国。尧帝组织民众排水造田,在高塘塬建造都城。一日,尧帝纵马南山,神鞭将一峰劈成两尖,成了龙耳山。催马西行,马足踩踏,一土山下沉,明显比周围诸峰降低了许多,遂形成了机子山。这些都是民间口传,史书并无记载,亦不必考证。原华县人民政府县长徐梦春曾写诗赞曰:

神奇秦东宝华山,华夏大地一谜团。

秀峰座地六百亩,海拔高度九八三(米)。

南连秦岭通云海,北望渭河大平原。

苍松翠柏四季青,两侧小河水潺潺。

天造银瀑飘玉带,地设明湖照九天。

高塘塬景美如画,铁龙行空最壮观。

秦岭群山是石山,唯独此座是土山。

一奇水土不流失,土峰更比石峰尖。

二奇松柏有灵性,劫难过后再重生。

三奇此地不杀生,鸟兽到此得安宁。

四奇生物多样性,生态平衡有真经。

传说女娲补天台,又为远古尧帝陵。

华夏民族祥瑞地,盛世文明九洲同。

千古之谜任猜想,天造地设万代功。

机子山西连箭峪,这里也是一片红色热土,1928年渭华起义时,机子山曾是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活动的重要据点。6月19日,国民党以三师之众镇压起义,在战斗失利的情况下,中共华县县委书记王沛南在机子山下的箭峪寺主持召开党团联席会议。6月20日,工农革命军与敌浴血奋战从箭峪撤退后,机子山成了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的暂时栖身之所。

机子山 自网络

一天,共青团华县县委书记王云正在机子山寺庙西厢房擦枪,敌人突然搜查到机子山,将王云和中共黄鹿口支部委员宋宗微逮捕,五花大绑,拉到高塘街游示众,准备第二天“钉活门神”,二人当晚有幸逃出虎口。

1933年夏,刘志丹、王世泰率红二十六军从陕北照金出发,南下关中,冲破敌人围追堵截,于6月29日到达机子山下的村庄,受到当地群众热烈欢迎。次日红军进入箭峪,因敌强我弱,部队被打散,在秦岭山区活动,最后刘志丹等红二十六军骨干隐蔽在箭峪密岔沟南窨子。敌人封锁搜山,张贴告示,扬言“活捉刘志丹,赏洋两千大洋”。居住在机子山下的地方党组织得知这一情况,个个心急如焚,千方百计营救红二十六军骨干。中共渭华县委宣传部部长宋宗微,箭峪口支部书记宋佐鹏与党员陈居功、陈居义研究决定,派共产党员宋金昌以柴为名,背着干粮多次进山打听红军下落,均无果而归。8月中旬,中共陕西省委派黄子文化装来到机子山下,找到宋宗微等同志,要求尽快营救刘志丹出山。8月29日,刘志丹派魏武化装出山联络,第二天找到宋宗微等,说明刘志丹等同志在箭峪内忍饥挨饿、遭受暴雨雷电袭击的艰难处境,请火速设法解危。大家商量后,决定由熟悉牛峪道路的贫苦农民安彦娃带路,进牛峪,绕道翻岭到箭峪,当晚赶到密岔沟南窨子,将刘志丹、王世泰等8名红二十六军骨干连夜接出山,还背了27个枪栓和几支手枪。为保证刘志丹等同志绝对安全,将8人暂藏于黄鹿口宋宗微岳父张兴仁家的楼上,张家单庄独院,便于保密。9月2日晚,又将8人分别隐蔽在黄鹿峪外,机子山下3个村庄5户可靠同志家中,刘志丹留住宋佐鹏家,王世泰、魏武住陈居义家后窑内,高锦纯、李杰夫住郭福生家,曹士荣、杨文谋住李树坤家,黄子文住郭天德家。机子山下的革命群众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冒着杀头危险,为部队同志治病、送饭和传递情报,不露一点风声。红二十六军骨干在地方党组织和革命群众掩护下,开展了积极的隐蔽斗争。他们向群众宣传革命思想,描绘革命愿景,鼓励大家齐心协力和地主恶霸斗争,迎接革命胜利。机子山下的宋家嘴、郭家庄、宋家斜3个村的贫苦农民,五年前曾历经渭华起义烽火,如今又遇红军指路,备受鼓舞,更加热爱红军指战员,刘志丹感慨题诗,以示留念:

群峰环绕机子山,渭华起义老地盘。

英雄创业历辛苦,锦绣江山一日还。

机子山像一把红色的火炬,在白色恐怖中,把渭华故土照亮。

原文来源:《毓秀华州》

原文作者:主编 胡 江 武斌 主笔 邵拉雄

整理编辑:华州文史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