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奇案故事,一碗水饺引发的纠纷

煮枣和漆园原是中原东边的两个小县,面积不大人口也不是很多。煮枣与漆园为邻,这漆园县境内有一个叫大屯的村子,却是煮枣县的一块飞地。所谓飞地,就是这块地虽然归煮枣县管辖,却完全包围在漆园县境内。

话说大屯村的周某,有一个女儿生的是亭亭玉立,被其父视为掌上明珠。去年三月周某的女儿与人定下了婚约,眼看着大婚日期将近,于是周某便带上银子去煮枣县城为女儿置办一些像样的嫁妆。路过一家小饭馆时,周某闻到了饺子的香味,正好也到了饭点,于是就在那家馆子吃了一碗水饺。

饺子的味道还不错,一碗水饺七文铜钱也不贵。怎知周某吃完饭付钱时,却发现口袋里都是银子没有铜钱,而店老板又找不开零钱。于是周某就跟店老板商量说,他是进城给女儿买嫁妆的,兜里没有带铜钱,能不能买完嫁妆回来时再付。怎知店老板却说,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最后没办法,周某便将一块银币先压在了饭馆,想着进城办完事再拿铜钱来赎。怎知周某买完了嫁妆,回来赎自己的银币时,店老板却不认账了。店老板说:哥们儿,我一碗水饺才七文铜钱,用得着银子吗?你休要讹我!周某有理说不清,气得脸通红,后来就去找一位姓赵的讼师帮忙。

赵讼师虽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但他出的计谋却很管用。他跟周某说,案发地归煮枣县管辖,理应找煮枣县令伸冤。可是煮枣县令向来昏聩,找他申冤八成没戏。但是听人说,漆园县的刘县令一向秉公执法,所以赵讼师就建议周某找刘县令申冤。

可是案发地不在刘县令的管辖范围内,恐怕刘县令不会管,于是赵讼师就给周某出了个主意。后来周某在赵讼师的指点下,便去了漆园县衙门外,专门等着刘县令的车驾出来。一见刘县令车驾出来,周某便立马扑上前去拦在车驾前。刘县令被拦,自然心情不悦,于是就斥责周某。周某却说,他是煮枣县人,应该交给煮枣县令处理。

但刘县令却说:天下的官员能管天下的百姓,你犯在我手上就得听我处理。于是周某甘愿领罚,不过领罚只是抛砖引玉。于是领完罚周某拿出状纸,请刘县令为他主持公道。刘县令一看,这是煮枣县的事,应该找煮枣县令。周某这时就把刘县令刚才说的话搬出来了,大人您刚才不是说,天下的官能管天下的百姓嘛。

刘县令听了哈哈大笑,于是就对周某说:好吧,这事儿我就替你办了。于是刘县令就派人将饭馆老板传到衙门,怎知审问再三,店老板就是抵死不承认。于是刘县令就暗中派人去了饭馆老板家,找到他的妻子欺骗她说:你丈夫已经全都交待了,现在你把脏银交出来,说不定还能处罚的轻一点。

店老板的妻子就是个妇道人家,听了差役的话,哭丧着脸说:我当初劝他不要昧良心,他偏是不听,这下好了。埋怨着,店老板就把银子找出来交给了差役。差役赶回去,店老板还是咬牙不承认。于是刘县令就跟周某说:既然店老板不承认,你又损失了银子,我看这银子我赔给你好了。可是周某却不干,非要让店老板归还。

刘县令斥责了周某一顿,然后拿出了差役带回的脏银。周某一看惊讶地说道:这不就是我那块银子嘛,我的银子有记号,因为是给女儿买嫁妆用的,故而用朱砂写了个红双喜字样。县令后来一看,果不其然。后来店老板不得不低头认罪,受了些轻罚。就这样,这起水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轻松告破。

在那个科技手段低下的年代,这种纠纷还真不好决断,怎知碰上了机智的县令,也是周某的命好。若是刘县令不管,非要让煮枣县令处理,最后肯定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打三十大板了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是天下为政者都能如刘县令这么爽快,世间百姓何愁不安居乐业?

商人逐利本无可厚非,毕竟经商的初衷就是为了挣钱。然而买卖应讲究公平,不能所有的钱都挣。无论大商人还是小商人,最贵重的品质就是诚信。商无诚信不兴,人无诚信不立。然而放眼天下古今,饭馆老板这样的人却并不少见。

为了眼前小利,耽误的往往是更长的利益。幸好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若不然饭馆老板以后的生意肯定受影响,甚至有倒闭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