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鬼子怎么看八路军“地道战”

地道战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在华北平原上抗日军民利用地道打击日本侵略者的作战方式。

1939年初,日军侵占了冀中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后,经常包围村镇,制造了一次又一次血案。惨痛的教训,逼得蠡县的抗日军民不得不想个好办法,以躲避敌人的突然袭击。

受野外挖洞藏身的启发,当时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的县委书记王夫指示,选基础好的村,在偏僻院落挖多条秘密地道,且院院相通、家家相连、敌人来时便于躲避。后来,经过县委决策,在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的各抗日村镇发展起了网络地道,即各家相通、各街相通、各洞相通、各村相通。有的村还发明了连环洞,即洞下有洞、洞中有洞、有真洞、有假洞,令人眼花缭乱。在战斗中,这种被改进的地道很快发挥了它的威力。

1941年春天,蠡县辛桥据点有30多名日伪军出动"五一大扫荡"。已经挖好地道的游击队员个个摩拳擦掌地等着敌人来较量一番。当敌人来到时,埋伏在村口的游击队一阵排子枪和手榴弹打倒了七八个,敌人措手不及,待拉开架势要进攻时,游击队员已经钻入地道无影无踪。当敌人撤退时,游击队员又从野外的地道钻出,在背后又是一阵猛打,包括一名日军小队长在内的这股敌人几乎全部被歼灭。这一仗打得神出鬼没,一时间,当地抗日军民士气大振,昔日大摇大摆地出来扫荡的日伪军的气焰也不再嚣张了。

不久,冀中根据地领导黄敬、吕正操把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地道战这个新生事物向刘少奇同志作了汇报。少奇同志对地道战很感兴趣,指示他们要从当地的实际出发,把地道战的战术发扬光大。于是,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和政委程子华决定将这一经验向整个根据地推广。

1942年"五一大扫荡"后,冀中根据地的抗战形势空前严峻,地道战便在各个抗日村镇广泛展开,清苑县冉庄村的地道战就是在这次扫荡中打出了名的。

从保定清苑的冉庄开始经过不断的发展,地道的分布范围大概是北起北京南郊,西到河北省保定中部偏南,东到沧州以西廊坊偏南,南至石家庄北部及衡水中北部地区。面积大概是以保定中东部为中心方圆直径为130公里。

地道战从单一的躲藏成为了能打能躲、防水防火防毒的地下工事,并逐渐形成了房连房、形成了内外联防,互相配合,打击敌人, 使无坚可守的冀中平原成为阻击日本侵略军的重要地段,也成为日本鬼子的噩梦。

斋藤邦雄是原日军第63师团机枪射手。从1941年起,他曾在华北与以八路军为主的中国抗日力量作战多年,战争结束时被苏军缴械。战后回到日本的斋藤写下多部著作,描述在军队所经历的种种情形。斋藤的描述,从敌方的立场让我们看到了地道战真实的一幕。

在保定东面的白洋淀,斋藤邦雄第一次经历八路军的地道战。当时,日军正在对附近的一个村庄发动攻击。日军在这里发现了大约一个小队的八路军,八路军立刻从村中撤出,跑到了村边的一座庙里。日军随即将这座庙包围,向庙里的八路军发起了猛攻。

最初,八路軍从庙中不断还击,但渐渐地,还击的火力开始减弱。20分钟以后,连零星还击都没了,完全停了下来。但日军并没有发起冲锋,认为这是诱使他们发动攻击的圈套。

于是,日本兵将计就计,向庙里发射了烟雾弹,然后发出“哇哇”的呐喊声,却并不真冲。这样做,是为了让八路军以为他们开始冲锋了,这样三两次下来,日军就要发动真的冲锋了。

但是,这一次,庙里什么反应都没有。于是日军决定强攻:在机枪的射击掩护下正面攻击,同时两个分队上了刺刀,从左右包抄过去,看八路军如何应付。结果,等冲进去后,日军却发现庙里一个人都没有。

庙中,弹痕如同蜂窝一般,正中间供着一尊油彩斑驳的神像,但幽暗的庙堂里,能看到的只有这些。

“奇怪,八路军跑到哪儿去了?”看到没有其他的出口,日本兵们犯起了嘀咕。这个庙,肯定有通到外面的秘密通道。

这时,有个日本兵说:“这个神像有点儿可疑。”几个满肚子狐疑的日本兵上前把神像挪开,结果,下面出现一个大洞!日本兵小心翼翼地用手电照亮里面,里面空空如也。

原来,八路军撤到这个庙里后,开始时做出还击抵抗的样子,就是为顺利脱身争取时间。八路军这一手,完全把还在认认真真组织进攻作战的日本鬼子当成了傻瓜来耍。

有个日本兵提议找柴禾把庙烧了。受到提醒的其他士兵开始寻找枯草的时候,日军队长跑进来,命令大家立即离开这里。在他们刚刚离开这座庙不到三分钟,八路军的炮弹就在庙门前炸开了。

原来,这是已经离开的八路军看到日军钻进庙去,于是反过来攻击日军了。如果这队鬼子走晚一些,他们就会把命丢在这里。

在日本记者赤谷的描述中,八路军把地道挖到了日军司令部下面。这说明,在当时中国军民的手中,地道战这种独特的作战方法不仅可以用于防御,也可以在进攻中发挥重大作用。

当时,赤谷作为每日新闻社联系部的工作人员,随同日军参加了对刘伯承部游击部队的第五次扫荡作战。在战斗中,赤谷与宣传中队一起进入被日军攻占的黎城县。在这里,日军与八路军连续拉锯作战,此城已经五次易手。

就在刚刚进城的时候,八路军就给日军来了个下马威。在赤谷前面的一名日军士兵踢开一个被封闭的居民房门时,门突然炸开了。原来,八路军在撤退时,预先在门锁上用手榴弹布下了饵雷。这只是一个开始。

或许是觉得县城里太不安全,日军师团长把指挥部和附属机构暂时放在了城外一个有3000人的镇子里。赤谷在行军中与宣传中队在一起,也和他们一起住宿在镇子里的娘娘庙旁。三天后,夜间正在酣眠的赤谷忽然被惊醒,周围都是“敌袭、敌袭”的喊声。

赤谷在书中写道:“就在这天夜里,师团指挥部所在地关帝庙旁边的野战医院内院,遭到了手榴弹的攻击。这真是十分奇怪的事情,敌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于是,第二天日军开始了严密的搜查。由于此前多次这样做而没有成效,士兵们都认为这是没有意义的。

没想到这次发生了奇迹,真的发现问题了。在镇子里靠近外面田野的地方,有一间关闭的酒店,悬挂着“天津酒馆”,有“高粱酒,老酒,百药之长”等等描金的广告。

有一个叫大村的少尉或许因为好酒,明明觉得这里面没什么可搜查的,还是专门进去检查了一番。

满院都是空的酒樽,空的高粱酒酒瓶,那种醇香的酒味在酒铺里飘荡,吸引着大村在院子里徘徊。一不留神,大村脚下一软,忽然掉了下去。莫非是酒窖?大村忍着腰疼爬起来看,却觉得这个酒窖未免太幽深了,这才恍然:其中有问题。大村马上叫来部下,组成一支约十人的敢死队进入这个地下坑道探查。这一探查,才发现这条坑道居然通到了师团指挥部所在关帝庙里关羽像的脚下。而另外两个出口则一直通到县公署在镇子上的分署门口。从直洞下去,横向的地道一直通向山区。看到这样的工事,日军师团长长野大声感叹:“不好,危险,太危险!”

或许因为还没有找到最佳战机,八路军错失了一次攻击最有价值目标的机会。如果袭击的不是日军医院而是日军师团指挥部,战果将难以估量。

赤谷这样描述八路军的地道战:“这种地道的入口,可能布置在衣柜下方,猪圈里面,甚至枯井和厕所中,从一个村落连接另一个村落,绵延两三里。”

甚至,在日本出版的《一亿人的昭和史》中,在侵华战争的部分还专门刊登了十余种日军发现过的中国地道模式。这种日军对地道战的认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八路军的地道战给日军带来了怎样的压力和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