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集宁战役:傅作义败张宗逊罗瑞卿,破解我军“围点打援”战术

解放战争时期,在各大战场上,我军多数时候都是将国民党军打得丢盔弃甲,叫苦不迭,然而也有例外。国民党军虽大多数将领都是昏庸无能,贪生怕死之徒,可也存在着少许能征善战,颇具谋略的名将,我军一些名将就曾在这些人的手中吃过一些不大不小的亏。

有这么一场战役,它是由我军一位大将、一位上将负责指挥的,最后因种种原因被国民党军的某位将领侥幸获胜。战后,我军指挥官也公开承认此次战役我军败了!

这场战役,就是“大同集宁战役”。

大同集宁战役—保卫集宁作战经过要图

此战,我军指挥官是罗瑞卿大将、张宗逊上将,而国民党军指挥官是傅作义将军。

罗瑞卿大将公开承认大同集宁战役是一场败仗,他说:

“大同战役,实际上是一次败仗,这是起了战略性的影响的。主要的还不是影响了张家口的过早失守,主要的是影响了晋察冀地区在大半年时间内,在对敌作战中都处于被动地位。这是一次战役方针不对,在执行战役时又无明确计划,以及轻敌不慎重初战,不集中兵力等完全违反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一相当典型的战例”。

当然,傅作义将军对于此战的胜利也有着较为清晰的认识,他说:“集宁会战,最后能得到胜利,我认为是一个侥幸”,深知此战能够战胜我军,不是因为实力,仅仅只是侥幸使然。战后,傅作义在总结此战时,就说如果当时在12日晚上,我军不是去全力攻击101师,而是去攻31师,他就必败无疑。

傅作义像

这场让我军元帅、大将承认的败战,让国民党将领认为是侥幸获胜的大同集宁战役,是一场怎样的战役呢?

时间来到1946年。这一年1月10日,经过艰难的谈判,我党同国民党正式签订停止国内冲突的协定。同日,国共双方下达停战令,两党正式停战。然而,国民党却并非是真心实意地想与我党停战,蒋介石只是想借这份协议拖延些许时间,为彻底消灭我党做准备。

6月,在美国的支持下,自以为做好与我党开战准备的蒋介石,无耻地撕毁与我党的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悍然对我党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26日,国民党军队22万人进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我党被迫还击。

全面内战爆发后,我党在全国各地的解放区都进入到了危急时刻。期间,国民党军依靠优势的兵力,及远比我党装备要先进的美械装备,对我党解放区是步步威逼。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内局势

此时,在华北地区,国民党军就对我党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形成东西夹击之势。

7月,为改变张家口两面受敌的不利局面,从而巩固解放区,经过许久的谋划,我党晋察冀军区与晋绥军区集结十多万的兵力向大同发起进攻,此次作战的总指挥是张宗逊,政委是罗瑞卿,都是我军赫赫有名的大将,可见我军对此战的重视。

为什么要先攻大同呢?

大同位于张家口以西,自古就是晋北战略要地。对于我军来说,拿下大同有两个好处:其一拿下大同,就能迅速瓦解国民党军对我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东西夹击之势。其二当时大同正好横阻在我党晋察冀解放区和晋绥解放区之间,因此只要拿下大同,我党晋察冀、晋绥两大根据地就可以连成一片,由此形势将越发有利于我军,从而影响整个华北战局。

故而,因大同对我党晋察冀解放区和晋绥解放区,乃至是整个华北的战局都是极具重要的战略要地,所以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首次联合作战,就将目光投向大同。

解放战争战略防御形势

当然,大同的重要性,不但我军明白,蒋介石和山西省政府主席阎锡山也都明白,为了牢牢控制住这个地方,国民党军在这里布置了重兵,国民党军第二战区所属暂编第38师和第十二战区所属东北挺进军骑兵第5、第6师,连同保安团队共约1.9万人驻扎在此地。

然而,我军为克大同,更是投入重兵,由张宗逊上将、罗瑞卿大将率晋察冀军区第2纵队第4旅,第3纵队第7、第8旅,第4纵队第10旅和军区教导旅,晋绥野战军第358旅,独立第1、第3旅及骑兵旅等部,连同地方武装共9个旅30个团兵力,对大同可以说是志在必得。

经过商议,张宗逊、罗瑞卿等决定以5个旅和地方武装一部攻城,以4个旅和地方武装一部位于绥远省集宁附近的卓资山、土城子、商都、凉城地区担任打援。

7月31日,我军正式开始了对大同的外围作战。

经过半个月的清扫,至8月4日,我军基本拔除了大同周围的大部分据点,歼灭国民党守军2000余人。

8月14日,我军包围大同,开始攻城,至9月4日,攻占北关、西关车站和部分城关街区。

期间,驻守大同的国民党守军多次向阎锡山发电求援,而阎锡山也先后派出了多支部队去救援,但都被我军击退。万般无奈下,眼见大同不保,阎锡山只能是向蒋介石求援,请求他火速派兵支援。

我军英勇的战士在攻城

在当时,唯一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支援大同的只有驻扎在归绥(今呼和浩特)的傅作义部。

傅作义不是蒋介石的嫡系,虽曾属晋绥军一系,但此时的他已经贵为12战区司令长官,早已跟阎锡山没多大瓜葛,因此对于这种费力不一定讨好的事情,傅作义是犹豫了很久的时间,毕竟他现在既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也不是阎锡山的嫡系,部队若是出现损失,可是没有人会出钱给他补充,多半只能靠自己,因此他是犹豫不决。

最终,还是蒋介石百般许诺,说只要他去救援,事后不但给他升官,且出现的一切损失他会负责补给,不会让他吃任何亏,傅作义这才答应出兵救援。

出兵前,傅作义与部下经过商讨,制定了一个“围魏救赵”的计划:当时我晋察冀边区的首府在张家口,为攻打大同,晋察冀军区可以说是主力尽出,所以张家口的防卫力量很是薄弱。傅作义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就决定不去直接解围大同,而是出动三路兵力,北路攻集宁(今乌兰察布),中路攻卓资,南路攻凉城。

凉城是为佯攻,凉城是大同的门户,傅作义进攻这里,就是想让我军误以为他会来救大同,故而集中主力于凉城来对其实施围点打援。实际上,卓资、集宁才是傅作义的目标,卓资是集宁的屏障,集宁则是张家口的门户,只要攻克集宁,张家口就会门户大开。

同时进攻卓资、集宁,其用意也很明显,就是为接下来我军识破凉城为佯攻后做准备,此时就算我军识破,我军也必须得分兵去救,因为卓资、集宁不能丢,卓资丢,则集宁危;集宁丢,则张家口危,所以无论如何我军都必须要分兵去救。最后,就算卓资、集宁攻克不了,再不济随着我军的分兵,大同也能解围。

大同集宁战役雕像

在确定援救大同的计划后,9月4日傅作义就集中第35军3个师、暂编第3军2个师和4个骑兵纵队共3万余人,自归绥分三路向集宁进犯,企图夺取集宁,南援大同。

9月5日,两军在卓资遭遇。当时我军所有人都低估了傅作义的决心和行军速度,误认为傅作义的行动不过是碍于蒋介石的命令敷衍了事,断然不会尽全力救援大同的,因此救援总兵力不会超过3个师。

因此,当我军听闻傅作义部向卓资进发时,我军指挥官并未往这里增兵,只是让一个旅驻守在这里,并计划坚守三天。可是,让我军万万没想到的是,傅作义部光是放在卓资的进攻部队就有多达3个师,在3个师的猛攻之下,我军只守住了8个小时,卓资即告失守。

卓资失守后,傅作义为让我军继续松懈,就派人与我军联络和谈事宜,但对于傅作义的假和谈,我军还是看破了,并不再松懈,开始对傅作义部的进攻严阵以待。

卓资—张家口路线

只是,这时我军依然没有猜到傅作义真正的战略意图。

当时张宗逊、罗瑞卿等大同前线指挥部的领导认为傅作义接下来的行动有三种可能:一是在卓资休整,二是进攻凉城,三是攻打集宁。经过商议,我军认为傅作义部进攻凉城来救大同的可能性最大,所以最终决定从大同分兵去支援凉城守军,抵御傅作义主力。

可是,没想到的是傅作义此时却已经重兵逼近集宁了。

因为我军错误的判断,集宁一直都没有增兵,直到傅作义部快逼近集宁时,我军探清敌情后才匆忙组织主力部队驰援集宁,并决定采取先打援后攻城的方针,以3个旅和部分地方武装围困和监视大同国民党军,增调晋察冀军区第1、第2纵队3个旅参战,集中25个团4万余人的兵力于集宁地区迎击国民党军援军。

9月8日,傅作义三个主力师新编第31师、暂编第11、第17师在空军配合下从西、北两个方向进攻集宁,当时我军在集宁的守军只有三个团,打得是非常艰难,但是因我军死战不退,傅作义部短时间内也没能攻克集宁。

大同、张家口所处的位置

就在集宁快被攻破时,我军主力部队赶到了,此时我军在占据绝对的兵力优势后,在集宁城外将傅作义三个师分割包围,至11日下午,歼灭暂编第11师大部、第17师一部共5000余人。

这时,如果我军能够持续进攻,不给傅作义部任何喘息的机会,这三个师绝对会被分而歼之。

可是,这时负责指挥这次战斗的指挥员又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认为我军已经有了绝对的优势,傅作义的这三个师已经逃不掉了,加上我军长途跋涉赶来,又经过了几次大战已经有些疲惫,因此就决定在12日进行休整,整整一天都未再进攻,直到晚上才开始再次进攻。

恰恰就是这一天,给了傅作义部喘息的时间,经过休整,傅作义部再次有了战斗力,并在国民党空军的支援下猛攻集宁西南角。随之,更不好的消息传来,傅作义部最为精锐的101师也已经赶来增援。这时我军指挥官又犯了一个大失误,他没有继续猛攻城外的傅部,反而是向西进攻前来增援的101师。

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一个对我军很不好的局势,不但与101师陷入胶着状态,城外三个敌师也因我军的停止进攻重新站稳脚跟,此时本想里应外合去包围敌军的我军,到现在反而陷入了敌军的包围。

国民党空军

没多久,尾随着第101师前来救援的傅作义部新编第32师、新编骑兵第4师等也到达战场,这时形势完全逆转。13日拂晓,傅作义部6个师全力向集宁发起猛攻,在国民党空军的支援下,我军的阵地被全线突破。

这时,我军鉴于战役形势对己不利,遂于当晚撤出集宁。经此一战我军主力部队实力大损,也没有余力再去占领大同,9月16日,我军也撤出对大同的围困。

此役历时1个半月,我军虽歼灭国民党军1.2万余人,但却并未达到克大同、打掉敌援军的预期目的。

多年后聂荣臻元帅和罗瑞卿大将都直言这是我军的大败仗。战后,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承认先打大同是错误的抉择,他说道:“从实践的结果来看,发起大同战役,有考虑不当之处。因为大同敌人的兵力虽不雄厚,而城防设施是颇为坚固的。当时,我军既没有重武器配备,又缺乏攻坚战经验,哪里有把握攻下大同”。

此战我军虽然歼灭了国民党军1.2万人,但我军伤亡人数也很多,而且还导致诸多原本被我军掌控的重镇的丢失,更是让国民党军威胁到了我党中央所在的陕甘宁边地区。

陕甘宁边区

大同集宁战役的失败,可以说对我军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此次战役后,国民党军趁机占领承德,张家口也随之陷入包围之中。原本我军还准备以城为诱饵进行运动战,将傅作义部歼灭,谁料傅作义部又是再次转变方向,趁机绕过我军主力,奇袭张北,直逼张家口。

无奈之下,我军见张家口已无法再守,只能是放弃张家口。

10月11日,傅作义部进入了张家口。

占领张家口后,骄傲自满的傅作义还特意发电文给毛主席,电报中是极尽讽刺之词,劝毛主席要“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毛主席看后是少见地动了怒气,直言:“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后来,我军也的确是报了这个仇,在平津战役中我军大败傅作义部,将傅作义部打得是狼狈逃窜,叫苦不迭,直至被我军围困于北平。之后毛主席就亲自写信给傅作义,让他投降,最终傅作义成为了他口中那个“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