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宁这个区正式走向世界,这项技术媲美日、韩、德!

框架和芯片之间,一根根超细银丝快速地飞舞,不停地缝纫,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薄薄的芯片静静地躺在铺好的银浆之上,威纳尔公司董事长曾光伟热泪盈眶,欣赏着来自威纳尔电子的超细金属线键合丝带来的绝美律动。

这一天,距离威纳尔在遂宁经开区建厂,已经整整11年。

这个只能在高倍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芯片封装“天鹅湖”之舞,是键合丝正在进行的工作。曾光伟醉心于观看这段被放大1000倍的键合丝之舞,已经不知多少遍了。

这是已经申请国内国外发明专利的威纳尔超细镀钯线键合丝的工作场景片段。

这条超级细丝极限线径已经达到15微米,可以像棉花一样漂浮在空中,是全球最顶级、最高水平的金属键合丝之一,可与世界最优秀的日本、韩国、德国企业媲美。

因为这条具有高端技术水平的极细的电子行业专用金属键合丝,名不见经传的威纳尔企业,一时间名声大噪,成了国内外上市企业争相抢夺的香饽饽,成为经开区的隐形巨人!

为了这一根超级细丝,威纳尔已经苦熬10年了。

10年前,曾光伟带着队友奔波于日月光、菲尼克斯等大企业,推销自己研发、生产的键合丝,常常被拒之门外。

这些国际国内的大企业,不是不想用威纳尔这些小企业的产品,而是担心一旦用了出了问题,就会让一大批电子元器件报废,得不偿失。即使日本、韩国、德国的同类产品贵出几倍,他们仍然使用国外产品。

说到底,还是不相信中国的技术。如何让国际市场认可,唯有工艺技术。

在跑业务蹲上市公司大门的多年里,曾光伟时常碰到同是跑业务的德、日、韩三国的业务员。

当这些外国大厂的业务员销售之后哼着口哨从曾光伟眼前走过之时,曾光伟的心里仿佛被针扎进,痛苦异常。

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生产出具有先进工艺水平的键合丝,让威纳尔的产品打进这些高傲的上市公司,让这些外国企业刮目相看。

键合丝,是芯片封装的必备之物。无论是球形线基,还是环绕在芯片和框架之间的键合丝本身,都要接受粗细、温度、湿度、导电性、耐久性等多个参数的严格检测,这个行业的顶尖技术一直被日本、德国、韩国三个国家的企业所掌握,市场份额的90%被其瓜分。

威纳尔的商标,象征火一样的激情,桂冠上的明珠,英文名字Winner的含义是“赢家”。威纳尔从初创之日起,就希望以火一样的热情造出线径更细品质更好的键合丝,摘取键合丝行业桂冠上的明珠,成为行业大赢家。

公司总经理苏风凌负责技术研发,在公司的决策部署下,他和研发团队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在研制高端键合丝的过程中,威纳尔实验了上万次,失败了上万次,先后投入研发资金数千万元。失败再失败的懊丧,前景不明的无奈,技术被封锁的无助,销售被拒的苦闷,无以言表,唯有暗自饮尽这份孤独,啜饮这杯苦酒。

很多时候,苏风凌和他的研发战友王友军、陈兴、陈志明、郭理宾等眼睁睁看到几公斤金灿灿的黄金,数百斤黄澄澄的黄铜,在实验中消耗殆尽,他们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

钱财的损失可以弥补,精神的颓丧常常令人心灰意冷,一蹶不振。现实的残酷,进取的艰辛,销售的碰壁,国外“卡脖子”对技术封锁的无奈,时常消磨着创业者的意志。

在研发最艰难的时刻,经开区党工委、管委会发出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建设“绿色智造城”的号召,主动邀请王渠东、郭里斌、刘方超等知名材料学专家、教授到威纳尔进行理论研究、新材料的开发,对产品进行工艺改进。在经开区的关心、引荐下,威纳尔与清华大学、上海交大建立了校企合作关系。

中国顶尖材料学家的加盟让威纳尔振奋起来,实验人员百折不挠的精神让企业昂起了头,经开区党工委、管委会的关怀、支持和服务,让企业燃起了新的希望!

时间总有一刻会见证奇迹。2020年10月28日,长方集团发来一份邮件。这让苏风凌眼前一亮。以前都是自己到处发邮件推销产品,这次这家大企业主动联系发来邮件?

点开一看,是一份订货协议,协议要求威纳尔提供28微米键合丝300万公里。

300万公里,可以环绕地球75圈!苏风凌以为对方的电脑中毒了,邮件发错了,抓起手机直接就拨通了对方总经理邓子权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热情的声音:

威纳尔吗?你们提供的键合丝已经通过了我们的产品验证,符合我们产品的要求,比日本、韩国、德国的产品性价比高多了!

百感交集,百味人生。苏风凌想起了他带领团队到该企业实验产品情景。这个场景,让这支扭成一股绳极富战斗力的威纳尔高管团队印象特别深刻——

当时企业不信任威纳尔的新产品,软磨硬泡之后,答应下午下班后,让厂内性能最差的3台机子给威纳尔试产。

经过仔细查看,苏风凌发现这三台机器几乎处于瘫痪状态。他抓住机会,立马带领一个工程师团队开始维修焊接机器,一直忙到凌晨两点。

凌晨3点,样品试好,客户OA检查后,开机验货,10万颗产品全部合格,产品标准超过日韩。

巨大的兴奋令团队睡意全无,他们四处找酒馆喝酒庆祝,结果所有酒馆都打烊了。

苏风凌当即带着团队驾车回到深圳春风路,用早市的豆浆当啤酒,现场热烈庆祝!

曾经的卧薪尝胆,如今的尘埃落定,幸运之神没有辜负这一群持之以恒的经开区奋斗者——实验才过一周,订单就来了。

对于月产仅仅15万公里键合丝的威纳尔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面对这300万公里的“天文数据”,威纳尔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他们立即购买设备,筹备生产。目前威纳尔所有厂房、过道上都摆满了设备,甚至连一个正在使用的厕所,都被粉刷一新,用来安装设备了。

设备刚到,还没摆开阵势生产,排位全球第一的日月光公司,第二的安靠(Amkor),第三的长电科技,以及国内的前五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们,有的打飞的,有的坐动车,有的自驾车,来到遂宁经开区一个叫“枷担湾”的地方,拜访威纳尔。

中阳光电多次发来订单,威纳尔却因订单太多只能“怠慢”。“盛怒”之下,中电光电直接对威纳尔发来“警告”:贵司合金线连续3次没有达到发货的数量,影响我司生产进度,针对此情况,现做出相应处罚,开具1000元罚单,以示警告!

这1000元“意思意思”的罚款,是威纳尔订单爆棚的真实写照。

一时间威纳尔宾客盈门,各路资本也敏锐地嗅到了威纳尔即将爆发的信息,纷至沓来。

我们是一只小小的沙丁鱼,目前尾巴上跟来全球名列前三、中国名列前五的8条大鲸鱼。他们不是来吃我,而是憋着一股劲儿找我谈恋爱。”曾光伟讲述着自己幸福的烦恼。

成功面前,威纳尔并没有迷失方向。目前威纳尔正邀请北京最著名的律师团队参与进来,制作商业方案,并计划在经开区拿地,建立一个比现在更大的生产基地,一个新的产业园。十年磨一剑,因科技攻坚而一鸣惊人,隐形巨人威纳尔,作为遂宁经开区本土成长起来的行业龙头企业,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他腾飞的姿态。

区党工委负责人表示,经开区鼓励企业能当冠军的当冠军,不能当冠军的当好黄金配角。无独有偶,威纳尔永争一流的企业精神与经开区的发展理念高度契合。“我们将进一步支持像威纳尔这样的企业做大做强,支持企业以恒心办恒业,不辱使命、不失时机、不畏艰难、不甘平庸,奋力打造全国一流的基础电子元器件产业集群。

来源:遂宁经济技术开发区

文编:三三

主编:阿不思

总编:孤独的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