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妻侄摆酒,请来满清遗老“共商大事”,被武工队当场刺杀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了反攻阶段,同盟国在各条战线上都对轴心国展开了规模不一的反攻。日本帝国主义虽然面临着四面楚歌的窘境,但是其并不甘心失败,仍然在积极地调兵遣将,意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八路军向沦陷区县城发起攻击

侵华日军竭尽能力搜刮兵员,一方面向正面战场集结,准备发起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会战”,一面则继续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和清剿,试图压制抗日武装的发展,以便其可以继续掠夺沦陷区的人力物力,支持已经摇摇欲坠的“大东亚圣战”。

为了粉碎敌人的扫荡,我各根据地遵照中央的命令,积极发动群众,不断地向日伪军发起攻势,派出精干的武装小分队,对沦陷区进行大规模的渗透,对敌人的军政部门进行有力的打击,瓦解伪组织,镇压罪大恶极的伪人员,为反攻做准备。

▲被八路军俘虏的日伪军官兵

我军的频频出击使得冀东地区的日军第8独立混成旅团焦头烂额,其下属部队不断地遭到我军的打击,而且我军的武工队又不断地渗透到驻地和据点活动,其整个部署被我军打的支离破碎,不得不向华北派遣军申请调回平津地区休整。日军随后以第9独立混成旅团接替了第8旅团。

第9旅团的旅团长雨宫巽在上任后不久就积极推广其以“隐蔽行动对隐蔽行动”的战术,从关外和本土调来1000多宪兵和特务,企图以此加强对占领区的控制,同时收集根据地和解放区的情报。敌人的这一手相当毒辣,一度使得我方在敌占区的行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在游击区的活动也因为经常被汉奸特务发现而陷入被动。

▲日军的骑兵部队

为了给敌人一个厉害,顺便扭转我方的被动局面,冀东军区决心选择一个大目标下手。在侵华战争期间,日军为了加强对清东陵地区的统治,在遵化的马兰峪地区设立了一个所谓的“东陵地区管理处”,受伪满洲国热河省的直接管辖。这个“管理处”的总务课长千叶弥次郎是日本高级特务,也是一名“中国通”,而且来头极大,是日本裕仁天皇的妻侄。他一向以虚伪的面目出现在公众之前,在他的主持和推动下,伪政权在当地建立了一所“东陵学院”,专门招收中学生,进行奴化教育,这些接受了奴化教育的中国学生有不少人先后参加了伪政府,也有当了特务的。

▲日军并不总是凶神恶煞的,对沦陷区进行奴化教育是其统治很重要的环节

在日军这次推广新战术中,他也积极参加了对根据地的情报刺探工作。派出受过特工训练的学生潜入我根据地打探消息,甚至暗杀根据地的干部,这次冀东军区锄奸部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除掉他。1944年6月26日,千叶弥次郎在马兰峪横街子饭店明盛客栈举行了一个宴会,邀请满清的遗老遗少和当地的社会名流,企图拉拢这些人对抗我军。

▲日军迫击炮向我军阵地射击

我冀东第6区队在侦知其行动后,立即派出以胡风岐为首的4名侦察员,潜入马兰峪据点内,将正在请客的千叶弥次郎当场击毙。千叶之死,对冀东地区日伪军和汉奸特务的震慑作用非常之大,潜入根据地的特务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而沦陷区的伪警察和特务组织则惊恐万状,群众的情绪为之振奋。

▲被八路军解放的厂矿

第9独立混成旅团的这个毒辣的战术不但没能打垮根据地,反而赔上了一个大特务,因此雨宫巽遭到了上级的痛斥,最终被调到了正面战场。而敌人的这个战术,也宣告彻底破灭。

参考资料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46集团军战史》pp42-44

编辑/周洪新

更多当代历史相关事实,以及观点评论请关注看北朝,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共同谈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