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四公子卢小嘉:暴打青帮头目,暗杀警察厅长,拐跑溥仪弟媳

在我国近代,清王朝灭亡后,中华民国军阀蜂起,"终日见征战,连年闻鼓鼙",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地方割据势力。

各派军阀生存、发展、扩张势力的基石就是军队和地盘,而在1922年秋,孙中山联合奉系军阀张作霖、皖系军阀段祺瑞等人形成"铁三角"联盟,旨在对抗以曹锟、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军阀同盟。

由于"铁三角"联盟政要家的"官二代"们年纪轻轻就涉足政坛,因此有了众说纷纭的"民国四公子"之名,并渐渐与纨绔玩乐等"名士风流"韵事密不可分。其中,卢小嘉作为皖系军阀代表人物卢永祥的儿子,将上海视作自己的地盘,行事十分嚣张。

冲名伶露兰春喝倒彩,暴打青帮头目黄金荣

民国军阀的"开山鼻祖"可以溯源至晚清名臣曾国藩为镇压太平军所创的私属武装——湘军。他开了"督抚专政"的先河,初衷是维护风云飘摇的清王朝统治,却又最终掘断了清王朝的"龙根",为民国时期军阀割据的四分五裂政局埋下了祸患。

由于军阀混战导致政局动荡,"民国四公子"的名单历来莫衷一是,位列其上的有陈锦堂、袁克让、张伯钧、宋传兴、袁克文、溥侗、张伯驹、张学良、卢小嘉、孙科、段宏业等权贵"官二代"。

这些人之中不乏有担当的"清流公子",如反对父亲袁世凯称帝的"袁二爷"袁克文,将毕生收藏的珍稀文物悉数捐给新中国的张伯驹,但也有行径嚣张得像"泥石流"一样的"官二代",如卢小嘉。

1923 年,孙中山在张作霖的财力与武力支持下,将陈炯明逐出了广州,并接着讨伐靠贿选当上大总统的直系军阀曹锟,而此时被直军势力所围,却牢牢占据着浙江、上海地盘的皖系军阀、浙江督军卢永祥也积极向孙中山、张作霖靠拢。

如此权势之下,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在江浙一带堪称可以横着走,连上海青帮的势力都完全不放在眼里。

当时上海青帮"当家人"黄金荣的徒弟张师有一个学京剧的养女,艺名叫作"露兰春",擅长青衣和老生戏,正声名鹊起。而戏子在那时属于"下九流",想要走红成为"名角"又不受欺负,就必须要有过硬的"靠山"。

黄金荣酷爱听戏及美色,因此不仅乐于充当保护伞,还不惜豪掷重金力捧露兰春,并亲自率众为她的演出捧场,现场只闻喝彩之声。

偏偏卢小嘉也看上了这位正当红的名伶,派人送上钻戒,还发出了吃饭约会的邀请。露兰春左右为难,暂时收了钻戒,却婉拒了邀约。

露兰春当晚登台演出时心神不定,频频失误,连踢三下都没能把腰上的垂带踢上肩头,本就心存不满的卢小嘉正好幸灾乐祸地连声喝起了倒彩!

现场坐镇的"流氓大亨"黄金荣勃然大怒,认定他是专门来拆台的,当场派出打手教训卢小嘉,扇了他两个耳光,由此惹来一场牢狱之灾。

向来跋扈的卢小嘉哪里肯吃这个亏,第二天就倚仗着父亲的权势找上卢永祥的旧部、上海淞沪护军使何丰林,借出武装把黄金荣绑架到龙华的何公馆暴打了一顿还不罢休,将人关进了地牢,扬言要他有进无出。

黄金荣的夫人林桂生、杜月笙、张啸林等人多方托求,耗资300万之巨,甚至还出让了一部分公司股份给卢小嘉作为"赔礼",才救出黄金荣。

被卢小嘉暴打、囚禁一事让黄金荣颜面尽失,再加上他还做出了不惜与发妻林桂生离婚也要明媒正娶露兰春的自断臂膀之举,青帮头目的地位渐渐被杜月笙所取代。

而露兰春嫁给黄金荣不到三年,就毅然卷走财物与机密文件与爱人私奔,甚至坚决离婚,这些都是后话了。

买凶王亚樵,暗杀上海警察厅长徐国梁

卢小嘉深知自己肆意横行的底气就是父亲卢永祥的权势,因此对皖系的"正事"也十分上心。

那时浙江是卢永祥的地盘,江苏则在齐燮元的统治之下,两方势力为上海这块公认的"肥肉"明争暗斗。

如前所述,上海最高军事长官护军使何丰林是卢永祥的旧部,而坐拥7000多警力的警察厅厅长徐国梁却认齐燮元做靠山,自然被卢永祥视为眼中钉。

善于结交三教九流人物的卢小嘉为父分忧,通过朋友的牵线搭桥找到安徽合肥人、"斧头帮"帮主王亚樵,许以重金让他暗杀徐国梁,并承诺事成后还把湖州地区划归他的势力范围。

1923年11月10日,经过王亚樵的亲自谋划、部署、指挥,瞅准徐国梁下午去上海爱多亚路大世界对面公共租界温泉浴室沐浴的时机,派出杀手郑亦庵趁他浴毕出门上汽车的瞬间,扣动暗藏于衣服里的手枪连续开枪,徐国梁重伤身亡。

轰动一时的"刺徐案"成为1924年江浙战争的导火线之一。尽管有奉军的支援,卢永祥还是在孙传芳与齐燮元的反攻下败退到南京组织宣抚军。一年后,卢永祥受到奉系军阀的排挤,辞职隐居天津当"寓公",失去庇护的卢小嘉不得不去北京避祸。

与末代"福晋"的一段情缘

卢小嘉在北京期间虽然不再恣意妄为,但依然不改"民国四公子"之一的风流纨绔做派,与末代皇帝溥仪亲弟弟溥杰的"福晋"、奉系少帅张学良的情人唐怡莹打得火热,惹得他大骂"混蛋透了"!

唐怡莹的父亲是光绪帝珍妃、瑾妃的弟弟志锜,曾受"珍纪卖官案"牵连被革职,此后积极倒向维新派,思想新锐,戊戌政变后被迫逃亡上海。唐怡莹则由姑母瑾妃留在宫中长大,与溥仪的"选妃"擦肩而过,却成为了溥杰的妻子。

唐怡莹比溥杰大三岁,两人的结合由瑾妃"指婚",婚后感情并不和睦,婚姻很快走入死胡同,她先后在交际场上结识了张学良、卢小嘉。

1931年冬,张学良的"不抵抗"导致东北落入日军之手,溥仪与载沣等一众皇亲国戚离开天津去了"伪满洲国",溥杰远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进修,唐怡莹与卢小嘉联手盗运醇亲王府的大批财物,逼得载沣不得不抬出了日本人,才制止了他俩的行为。

为了促成溥杰与嵯峨浩的"亲善婚姻",日本军方派吉冈安出面办妥了溥杰与唐怡莹的离婚手续。唐怡莹于是与卢小嘉一同前往天津英租界,不久后又低调躲进了上海租界,深居简出。

但由于卢永祥的极度不满,唐怡莹最终也没有和卢小嘉修成正果。这位坚决反对建立伪满洲国的刚烈女子,潜心绘画、诗词、书法,1947年在中国画苑举办了个人画展,后来移居香港。

在香港大学东方语言学校执教,还在香港、台湾两地举办了画作个展及联展,活出了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在唐怡莹在中国画苑举办个展的前一年,因父亲卢永祥病逝而决定远走高飞的卢小嘉最后去了台湾。他一改纨绔做派,拿出过去积攒的资本,老老实实发挥经营天分做起了进出口的生意,后来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逝世。

民国时期,各路军阀围绕军队和地盘进行权力争夺的烽烟四起,远交近攻、纵横捭阖,甚至暗杀征战不断,将近代中国拖入内忧外患之中,最后他们也一起淹没在滚滚的历史洪流里,包括那些一度站在政治权势塔尖的"民国四公子"们。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图片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号作者联系,如反映情况属实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责任文章。文章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