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说,此人行差踏错了一步,这才有了清王朝,事实真如此吗

有学者认为,明清交替之际,历史走向一度掌握在此人手中,事实呢

中国历史的发展影响着世界历史的发展。

所以,外国学者从来都没放弃过对中国历史的研究。

美国人费正清和英国人崔瑞德共任全书主编的《剑桥中国史》是外国人研究中国历史得出的最为全面、最为系统的述著。

《剑桥中国史》第9卷《剑桥中国清代前中期史(上)》在论述明朝灭亡的原因时,说了这么一句话“明亡是历史的偶然,满清只不过刚好抓住了这一次机会”。

这个机会是什么呢?

书中提到了吴三桂。说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并与清兵合作,这才使清兵击败李自成,从而定都北京,统治了全中国。

明史研究权威专家顾诚先生在其代表作《南明史》中论述山海关战役胜败原因时,也说:“介于顺、清之间的吴三桂部具有举足轻重之势:降顺则李自成的兵力约为来犯之清兵一倍,而且山海关要隘不致拱手让敌,即便在同清军作战中局部失利,大顺政权可征调的增援兵力较清方要大得多;吴三桂叛投清方,双方兵力对比和态势就颠倒过来,清、吴联军在数量上也占了优势。”

事实真如此吗?

我们不必着急下结论,先看看自努尔哈赤起兵叛明以来,明清双方之间都经历过些什么。

1616年,努尔哈赤自上尊号,正式建立后金。1618年四月,以“七大恨”誓师伐明,率两万步骑出征抚顺,不到一个时辰便结束战斗,攻陷抚顺,迫降明游击李永芳,掠人畜三十万。同年七月,发动清河之战,屠杀明守军万余。

作为反击,1619年三月,明集结起十二万明军,号称四十万,揭开萨尔浒大战的序幕。

此战,明军分兵四路,其中三路全军覆没,唯剩一路逃遁,文武将吏死三百余人,军士死四万五千八百余人。

1619年六月,努尔哈赤挟萨尔浒大胜之威,率四万兵马进击东北重镇开原,明总兵马林及守城将士全部战死。

七月,努尔哈赤进击铁岭卫,尽屠城中军民,劫掠到的人畜财物运了三日犹未尽。

1621年三月,努尔哈赤取沈阳,明总兵贺世贤、尤世功战死,明军丧生七万人。随后,由川中秦良玉训成的石柱白杆兵和江浙戚家军组成的援辽大军与后金军在浑河南岸展开激战,万余将士全部被歼。

沈阳一失,辽阳便暴露在后金的兵锋之下。

五天后,后金一鼓作气,将之攻克,尽歼明兵数万,明经略袁应泰自焚死。

辽河以东大小七十余城随即闻风降服。

明清交战的战场也由此转移到辽西。

1622年正月,努尔哈赤领兵五万直取雄峙辽河西岸的广宁城(辽宁北镇)。沿途血洗哨所西平堡,三千明军全部阵亡。又在沙岭歼灭了赶来救援的明军三万余人。

明朝守军主要集中在广宁,广宁溃散,宁远、锦州等地无兵可守,整个辽西尽落后金手中。

侥幸的是,王化贞培养出一名悍将——毛文龙。

毛文龙领一百九十七名勇士,横跨海峡,深入敌后,夜袭镇江(即今辽宁省丹东市)成功,尔后退兵皮岛,开设东江镇,从敌后牵制后金。

努尔哈赤一则粮饷难继,二则担心老巢有失,鉴于后金的八旗兵力不足(也就五六万人),也不敢分兵驻守广宁,匆匆东归。

也就是说,努尔哈赤兴兵辽西,虽然劫掠了大量牛马人口及财物,却未能消化和经营这广袤的辽西大地。

接任辽东经略一职的孙承宗得以与辽东巡抚袁崇焕一唱一和,几乎倾尽大明国力来打造了一条把宁远、锦州 与山海关联结成一体的关宁防线。

1626年正月,努尔哈赤统兵五六万进攻宁远,终因天气太过寒冷,坚冰将城墙死死冻住,后金兵无法破坏城体,且毛文龙在后方屡屡骚乱出击,努尔哈赤只好收兵。

此前,努尔哈赤于明军是予取予求,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唯在宁远这一次没有得手。故此,明廷把此战定性为宁远大捷,以振作士气。

事实上,明军方面的捷报仅仅是:“宁远捷功奴夷首级二百六十九颗,活夷一名,降夷十七名。”

清方也承认此战明军“伤我游击二人、备御官二人,兵五百人。”

即这场“大捷”是被夸大了的“大捷”。

努尔哈赤在撤离宁远后,尽掳右屯储粮三十万石,戮尽觉华岛上三万余军民,再将河东堡、笔架山、龙宫寺、觉华岛的粮食付之一炬。

八个月后,努尔哈赤病逝。继位的皇太极发起“丁卯之战”,打服朝鲜,重创毛文龙。随后挥师西进。

皇太极兵尚未至广宁,大凌河和小凌河的明军军心大溃,弃城遁走。

皇太极追杀至锦州城下,四面合围,实施“围城打援”,尽克来援明军。

其中,尤世禄、祖大寿率领的四千援军全军覆没。

不过,毛文龙虽在“丁卯之战”中遭受重创,余勇犹在,尽出精锐袭击昌城、辽阳,锦州之围遂解。

这是后金方面第二次没有达到预期目的战斗,明方再将这次战斗定性为“宁锦大捷”。

也从此不难看出,毛文龙实是后金的腹背之患。

不过,1629年六月初五日,袁崇焕蹈海岛斩杀了毛文龙,致使皇太极再无后顾之忧,振旅西征。

皇太极取道内蒙古,绕开大明朝砸锅卖铁打造出来的关宁防线,自北向南,直奔北京,纵略良乡、固安等,连下迁安、滦州、永平及遵化四城,大败明军,抢掠人畜财物无数。

熟门熟路的后金骑兵其后又发动了多次大规模的奔袭战,分别是:

1634年的入口之战。皇太极亲率九万余众,绕道内蒙古,从长城北部诸口入边,突袭宣府、大同地区,蹂躏逾五旬,“杀掠无算”。

1636年的京畿袭扰战。阿济格率师八万余,从独石口入边,袭击延庆、昌平、良乡、安州、雄县、密云、平谷等地,“遍蹂畿内”,掠人畜十八万,从建昌冷口出边。

1638年的冀鲁袭扰战。多尔衮、豪格分两路进关,自北而南,深入河北南部,转入山东,转掠二千里,攻下七十余州县,掠人畜四十六万余,金银百余万两。

1642年的山东骚扰战。阿巴泰率师十万余入关,经北京地区,直入山东,连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掠人口三十六万余、牲畜五十五万头。

期间,皇太极兵围大凌河,明将祖大寿率军民三万余人坚守三月后被迫投降。

1640年,皇太极又围锦州,再次祭起“围城打援”战术,要在野战中把来援明军消灭殆尽。

这次,皇太极成功了,他尽歼来援十三万明军,俘获明统帅洪承畴,破松山城,克锦州城。

1643年十月,清军攻下宁远,挡在前面的障碍仅余一座山海关。

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陷北京城,崇祯帝殉国。

也就在这个时候,拥重兵坐守山海关的吴三桂成为了历史的焦点。

很多人都认为,这时的吴三桂就跟楚汉相争时的韩信差不多。刘邦和项羽争斗趋白热化之际,韩信帮刘邦,则刘邦胜;韩信帮项羽,则项羽赢。

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貌似是。

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投入了清朝的怀抱,与清军联手,大败李自成的大顺军,“凡杀数万人,暴骨盈野”。

1645年,清军西击西安。李自成仓皇奔走于湖北通山县九宫山,亡命于牛迹岭。曾经煊赫不可一世的大顺政权由此烟消云散。

清军兵锋南指,过泗州(今江苏泗洪县),克扬州,明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督师史可法殉难。

扬州既得,清军越长江天险,占领南京,南明弘光朝覆亡。

其后,清军攻江阴,杀明军民十六万余人;屠嘉定,下杭州,取绍兴及温州、台州等地。

1646年,清军取延平、福州,南明隆武帝汀州死难。

该年十二月,清军入广州,收肇庆、梧州。

不过,必须要说明的是,清军自灭了李自成大顺政权、攻下南京后,八旗精锐主要经营北方,负责在南方追剿南明残余力量的,主要是由明、顺降兵降将构成的“新清军”。

这些“新清军”,以金声恒、李成栋为例,他们在为清廷效劳时,追杀南明军异常厉害,怎么打怎么有,可是,一旦反正归明,就变成了豆腐军,被清军蹂躏得没半点脾气。

真正能跟清军干上几仗的是李定国。

李定国两蹶名王,复全州,拔桂林,迫死清靖南王孔有德;又在衡州击杀清敬谨亲王尼堪。

但不管怎么样,女真人满打满算还是不足一百万人,他们定鼎北京后,主要还是依靠投降过来的明朝降兵来完成统一中国的大任。

有人做过统计,整个明清战争中,真满人口在战场中损失的,不超过十万,而汉人却以千百万计。

一个很残酷的真相凸现出来:满州八旗的战斗力实在太恐怖了。

东北地区“林木障天,明昼如晦”,女真人以渔猎为生,个个体魄强健、弓马娴熟、机警勇猛、坚忍顽强。

相较之下,以农业为生的汉民族,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重复着枯燥乏味劳作,安天乐命,对于任何迁移和变动都会发出本能的怀疑与恐惧。

不难想象,这两大民族发生冲突时,哪一方的斗争气势更盛。

另外,史书记载:“奴酋练兵,始则试人于跳涧,号曰水练,继则习之以越坑,号曰火练。能者受上赏,不用命者辄杀之。故人莫敢退缩。”

努尔哈赤还结合了渔猎生涯中的特点,贯彻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原则,以血缘亲族为纽带发展成各种基层战术单位,构建起八旗军事组织,让士兵在战斗中相互支援,同生共死。

由此,我们完全可以怀疑,站在命运十字路口的吴三桂,即使选择了跟李自成站在一起,能否抵挡得住清八旗军的进攻。

让我们把视线移回到那个特殊的历史关口:

崇祯帝缢死煤山的消息传到沈阳,多尔衮便召开了王公大臣会议,商议出兵与李自成争夺天下。

多尔衮从未与李自成交过手,不知李自成底细,向明朝降将洪承畴咨询。

洪承畴曾长期与李自成、张献忠等起义军作战,对起义军的特点再熟悉不过,他曾有好几次将李自成等人杀尽斩绝的机会,但都因皇太极入关捣乱而功败垂成。在他看来,李自成军其实不过是一群得势辄聚、失势辄散的乌合之众。遥想当日,他和曹文诏、卢象升等人打起起义军时是何等的得心应手、何等的威风八面,但一旦与清军对阵,就只有受辗压的份。曹文诏、卢象升在剿杀流民军时,甚至带领十几名骑兵就把成千上万的流民军追砍得屁滚尿流,但他们遇上了清军,瞬间阵亡。

现实就是:清八旗军战斗力至刚至强、明政府正规军中规中矩、李自成的起义军其实不堪一击。

李自成从西安杀向北京,一路咋咋呼呼,号称百万,声势很大,弄得沿途明朝州县官员纷纷开城投降。

李自成上京之路遭遇到的唯一抵抗者就是宁武关总兵周遇吉。

周遇吉领四千宁武军与李自成展开激战,李自成的“百万大军”损失惨重。

不过,仗着人多势众,李自成终于还是把周遇吉耗死了。

不管怎么样,李自成军的战斗力和清军比,差得很远。

听了洪承畴的分析,多尔衮再无顾忌,率满洲、蒙古八旗大部和汉军八旗的全部,及明降将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三王的兵马鸣炮出征。

最初选择的进关路线是绕开山海关,西经蓟州、密云等地直扑北京。

不过,阴差阳错,途中遇上了吴三桂派来的乞降使者,多尔衮改变了主意,改道向山海关进发,随后在山海关发生了数百年来人们谈论不休的山海关大战。

这场大战,李自成是吃了败仗,但他且走且战,尚可从容返还北京,并在北京称帝,过了一把皇帝瘾。

其实,假设一下,吴三桂真的选择和李自成合作,老老实实镇守在山海关,那么清军按原计划从山海关西面破长城而入,出李自成不意,且截断李自成返还陕西的归路,则李自成只能被活活困死在北京,死亡更快,大顺军的伤亡更大。

感谢您的阅读,如果觉得本篇文章对你来说有帮助的话,别忘了点赞、评论、转发和收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