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扯诏骂钦差,花荣一箭射天使,第三次招安梁山泊咋就同意了?

水浒传中,梁山泊全体招安,为宋徽宗南征北战,打趴辽国,杀了方腊。然而,梁山泊也并非一次性就招安成功,第一次黑旋风李逵扯诏骂钦差,第二次花荣一箭射天使,第三次宿太尉过来才最终成功。那么,为啥前两次都徒劳无功,第三次却大功告成呢?

其实,一开始的招安完全是一个意外,既不是蔡京、高俅等奸臣的主意,也不是宋江等梁山泊好汉的要求,而是御史大夫崔靖向天子的建议,此人只是单纯的就事论事。

他说了两点:第一,梁山泊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民心在宋江这边,不好讨伐;第二,辽兵犯境,朝廷的兵力有限,军马调配捉襟见肘,不如招安来对付辽国军队。

天子听了很有道理,于是派陈宗善太尉去招安。蔡京、高俅听说后不乐意了,表面上派了蔡府的张干办、高府的李虞侯前去协助,实际上就是想搅黄这件事。

梁山泊的众人也是心有怀疑,林冲认为“未必是好事”,关胜觉得“诏书上必然写着些唬吓的言语”,徐宁又说“来的人必然是高太尉门下”,吴用还背着宋江跟水军头领说:“你们尽依我行,不如此,行不得。

吴用交代了啥?他让阮小七将装御酒的船伪装漏水,待陈太尉一行人忙着换船之时,阮小七便将御酒分给水手吃了,换成十瓶村醪水白酒,封头照着原来的样子放回去。

过一阵子,陈太尉到忠义堂上宣读诏书:“……今差太尉陈宗善前来招安,诏书到日,即将应有钱粮、军器、马匹、船只目下纳官,拆毁巢穴,率领赴京,原免本罪。倘或仍昧良心,违戾诏制,天兵一至,齠龀不留……

好汉们一听,这天子比我们更像土匪啊,自家的这些家当全都惦记上了,还说了些吓唬的话来恐吓我们,关胜老哥的话果然应验了,啥都没给就想着我们为他卖命,哪有这种便宜的事?

李逵是最耿直的人,直接将诏书扯得粉碎,要不是宋江、卢俊义拦着他,估计陈太尉也得被他打残。反正在他心里,宋江当皇帝也是没问题,干嘛非要招安。

如果说诏书上的言语只是高高在上让人不爽,那么御酒瓶子里寡淡无味的乡村白酒就是给梁山泊好汉的集体羞辱。鲁智深大骂道:“入娘撮鸟!忒煞是欺负人!把水酒做御酒来哄俺们吃!”刘唐、武松、穆弘、史进等人也纷纷发作。

因此,第一次招安的失败,是来自两大势力的阻挠,即蔡京、高俅等奸臣势力和梁山泊吴用及水军势力。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梁山泊多数人对“朝廷掉馅饼”这种事情的不信任。

这跟我们当今职场上说的未进行充分沟通是一个道理,假如御史大夫崔靖事先和梁山泊势力做好充分沟通,说明招安的前因后果,或许第一次招安就能成功,也未可知。

李逵既然扯了诏,朝廷的尊严有损,自然发兵征讨,奈何确实打不过,童贯两次败北,换了高俅上去也不行,又败了两阵,正郁闷着呢,突然说天使(朝廷使者)到来降诏招安。

原来之前被宋江俘获又放回去的将领里面有个叫韩存保,是韩忠彦的侄儿,韩忠彦又是国老太师,门生满天下,其中就有一个叫郑居忠的御史大夫。韩存保就把前次招安用劣酒倒换御酒的事情告诉他。

两人来到蔡京府上,希望蔡太师能够促成招安一事。也许是韩忠彦的面子确实大,蔡京最后居然也应允了,只是当然不会太上心,天子也只是说:“如肯来降,悉免本罪。如仍不伏,就着高俅定限,日下剿捕尽绝还京。

此时皇帝心里还是不把梁山泊当回事,这口气感觉高俅灭梁山泊也就是转眼的事情,派天使招安也就是卖蔡京的面子给宋江留条活路。

高俅看到天使的诏书时,心里也很徘徊,打又打不过,就这样招安回京又很没面子,底下一个叫王瑾的阴毒老吏给他出了个主意,在诏书的宣读上做文章。

我们知道古代文书普遍不加标点符号,现代的标点符号是民国时期鲁迅、胡适、陈独秀等人提出来并推广的,这便给高俅提供了操作的空间:他让天使宣读诏书时将“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读成“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

从现代的标点符号来说,就是将顿号改成逗号,古代虽然没有标点符号,却有句读,而句读全靠天使这张嘴来表示。高俅打算,将宋江骗到城里后,就把宋江杀了,其他人拆散开来调走,这样既满足圣旨,又能给自己报仇。

不过梁山泊虽然读书人少,毕竟还有一个私塾先生,那就是智多星吴用,另外小李广花荣也是官宦世家。两人认真听天使念诏书,自然明白其中的窍门。

花荣大叫:“既不赦我哥哥,我等投降则甚?”弯弓搭箭,一箭射中天使面门,至此,第二次招安便以失败告终。

这次招安失败,直接原因是高俅从中作梗,深层次的原因是皇帝的漫不经心,觉得山东宋江不过一介草寇,高俅定能擒拿回京。

那么, 为何前两次招安都失败了,第三次就能成功呢?笔者觉得有以下三个原因。

第一,童贯、高俅的几次讨伐失利,引起了道君皇帝的重视。这从前两次的诏书并非亲手所写,而第三次诏书是亲书丹诏可以看出。前两次只是说赦免其罪,各自回乡,第三次诏书直接说“早早归顺,必当重用”。

第二,这次的招安梁山泊是全程参与其中的,燕青到李师师家向道君皇帝汇报具体实情,又去宿太尉家递上闻焕章的手书,希望他能出使本次招安,可以说,这种操控的方式让梁山泊有了一种踏实感,认为这次招安是自己的谋划,应该没多大问题。

第三,九天玄女娘娘也出了一份力。当初宋江梦见九天玄女娘娘,被她授予三卷天书和四句天言,梁山泊的兄弟们都知道这件事情。那四句天言是:“遇宿重重喜,逢高不是凶。外夷及内寇,几处见奇功。

这会儿宿太尉过来降诏了,岂不应着这句天言?古人相信天人感应的说法,这给第三次招安进行了良好的心理建设,梁山好汉心里已经从抗拒招安的态度转变为接受招安了。

除此以外,大家觉得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