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魏柱国大将军独孤信

南北朝西魏恭帝三年(公元556年),大丞相宇文泰召集群臣商议自己接班人的问题,当时西魏王朝虽然名存,但天下早已是宇文氏的天下了,嫡长子是宇文觉,庶长子是宇文毓,按照嫡长制原则立宇文觉就可以了,可是宇文毓已娶妻成家,而且娶的不是别人正是柱国大将军、大司马独孤信的长女,鉴于独孤信在武川系集团的重要地位,宇文泰有必要开这么个公卿大会讨论一番。

宇文泰考虑到按嫡长子立宇文觉,会得罪独孤信,立宇文毓会得罪群臣,大家听后也很为难,对这个问题全都默不作声,面面相觑,此时,十二大将军之一的李远腾一下就站了起来,拔出佩剑就要杀掉独孤信,宇文泰急忙劝阻,明明演的就是双簧戏,没有宇文泰的授意,给他李远二十个胆他也不敢在大殿上动刀动枪的,和西汉霍光废刘贺时,田延年拔剑吓唬群臣如出一辙,而李远、李贤兄弟与宇文泰关系非同一般,宇文泰的五子齐王宇文宪、四子日后的北周武帝宇文邕,均曾寄养李贤家达六年之久,第十一子代王宇文达则送给李远作儿子,由此可见一斑。

历来功高震主,为将的除了有勇有谋,还得学会自保,为宇文氏鞍前马后,舍家割爱,舍生忘死,现在已遭主子嫌忌,陷入生命危险之中。

独孤信(502年一一557年),本名如愿,“信”是因为他在秦州(今甘肃天水市)任上治绩突出西魏执政宇文泰赐给他的名字,北魏宣武帝景明三年(502年),出生在云中郡武川镇(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县),独孤为“屠各”之同名异译,屠各是汉武帝时由浑邪王挟以归汉后在西北“故塞内外”的匈奴休屠王部众,以及他们高度汉化的后裔。魏太武帝拓跋焘为防御北方柔然的侵扰,在平城(今山西省大同市)以东阴山以南,由西到东设置了六座军事重镇,沃野(今内蒙古临河县西南)、怀朔(今内蒙古固阳西南)、武川(今内蒙古武川县西)、抚冥(今内蒙古四子王旗东南)、柔玄(今内蒙古兴和县西北)、怀荒(今河北张北),由高门贵族担当镇将。

随着孝文帝元宏迁都洛阳和汉化改革后,原本的英雄边将地位骤然下降,搜刮边镇军民的兴趣越来越大,六镇军民不堪压迫,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斗争,正光四年(公元523年),独孤信和贺拔度杀了卫可孤,一路南下,独孤信成为义军首领葛荣的部下, 葛荣被尔朱荣打败后,独孤信投归了尔朱荣。

公元534年,高欢建立东魏,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次年宇文泰建立西魏,立南阳王元炬为帝,独孤信的父母妻子都在高欢辖地,但在他心中孝武帝是本朝君主,宇文泰是他发小,所率部众也都是武川乡里,就二话没说追随了老乡宇文泰,后在与东魏高敖曹和侯景的夺地战役中败走,逃往南梁三年,后来,梁武帝允许其北归,于大统三年(537年),又回到长安。

之后独孤信随从宇文泰收复弘农,攻克沙苑,复用为大都督,抚慰三荆,宇文泰赐名为“信”,平息氓州刺史、赤水藩王梁仚定叛乱,征讨凉州刺史宇文仲和,活捉宇文仲和后,授为大司马,大统十四年(548年),进位柱国大将军,一时间五子并封,一公二侯二伯,次子独孤善封宁县公,三子独孤穆封文侯县侯,四子独孤藏封义宁县侯,五子独孤顺封项城县伯,六子独孤陀封建忠县侯。

宇文泰死后,幼子宇文觉成为北周第一个皇帝,宇文泰的侄子宇文护辅政,引起众多宇文泰时的重臣的不满,尤以柱国赵贵为甚,于是,赵贵联合独孤信想干掉宇文护,到了预定日期,独孤信觉的时机还不成熟,再考虑考虑,不料被人告发,赵贵被诛,独孤信被赐毒酒。

宇文觉虽为皇帝,但权力在宇文护手里,他也想亲政,那只有除掉宇文护,折腾了几下无奈败在宇文护手里被杀,宇文护又立宇文泰的庶长子宇文毓为帝,宇文毓为了保护好独孤氏,费尽周折,把她立为皇后,即明敬皇后,独孤氏性格刚烈,想为父亲独孤信报仇,可奈何不了宰相宇文护,愤懑而死,年仅20岁出头,立为皇后只有两个月。

再看下独孤信的身后事,他的第四个女儿,嫁给了八柱国之一李虎的儿子李昞,李昞则是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父亲,李渊登基后,封其母为元贞皇后。他第七个女儿独孤伽罗,嫁给西魏十二大将军之一杨忠的儿子杨坚,就是熟知的独孤皇后,他的大儿子独孤罗,从出生就被高欢囚禁,直到独孤信死后才释放,袭封独孤信的赵国公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