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湖的“惩罚”,人类引入外来鲤鱼,导致纯种大头鲤灭绝

中国有许多特产鲤科物种,比如说大头鲤,仅分布于我国云南省东部的星云湖和祀麓湖,曾经是两湖重要经济鱼类,俗称“大头魚"。然而如今,星云湖的纯种大头鲤已经灭绝。

大头鲤

大头鲤与星云湖

纯种大头鲤的体形与鲤鱼十分相似,但头部较宽大,所以得名“大头鱼”,与大理弓鱼、抗浪鱼、金线鲃并称为云南四大名鱼。

其头长大于体高和背鳍基长,为体长的1/3,头背宽而平坦。无须,或有一对较短的口角须。尾柄细长,尾鳍呈深叉状,鳃耙排列甚细密。鳞片较大,侧线完全。生活时,背部青灰色,腹部银白色。体侧反射黄绿色光彩,偶鳍及臀鳍均为淡黄色。尾鳍亦呈淡黄色,下叶稍显红色。

大头鲤产卵期较长,为每年的4-9月,多集中在5、6月份,分批产卵。他们喜欢水深而水质较清澈的水体,为中上层鱼类。性活跃,游泳迅速,但食性单一,均以浮游动物为主,兼食部分浮游植物。

所以对环境变化的耐受力较低,水浑浊或离开水面皆易死亡,所以仅分布于中国云南星云湖和杞麓湖,其中,星云湖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位于江川区北1公里处,属富营养化湖泊。是大头鲤种群的主要栖息地。

星云湖

在20世纪50-60年代,大头鲤在当地渔产量中占有很大比例,其中在星云湖它每年的产量约占湖年总渔产量的70%,,可以说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再加上因其肉细嫩,含脂量高,味美,在困难年代,成为了当地民众的美食,解决了大家的生活温饱问题。当时,外地人只要一提起江川,第一个在脑海中联想到的词便是“江川大头鱼”,这曾是江川民众最引以为豪的事……

星云湖的“惩罚”:纯种大头鲤灭绝

然而到了70年代,因为过度捕捞,大头鲤数量锐减,为了经济效益,民众引进大量的草鱼蚕食了湖泊中的水草,水草是大头鲤的产卵基质,这样就破坏了大头鲤的产卵场,湖泊水草资源被破坏了,净化水质的缓冲能力下降,也不利于大头鲤生存;引进的鳙鱼与大头鲤食性相近,但滤食机能较之更为完善,进一步挤占了大头鲤的生存空间。

草鱼

在民众引种草鱼鳙鱼时又带来了鰕虎鱼、鳑鮍、麦穗鱼等小型野杂鱼,这些鱼生命力强,大头鲤好不容易在一片干净的地方找到水草产下寄托希望的卵,却被它们大量吞食,进一步破坏了大头鲤的种群。

再加上民众对环境的破坏,湖泊水位下降;长期的酷渔滥捕;大头鱼自身抗病力弱,生长缓慢,适应环境差等综合因素。当初的星云湖第一大种群鱼类——大头鲤,陷入濒临灭绝的危机,而杞麓湖大头鲤在1983年就彻底灭绝。

如果濒危,还可以通过人工育种的方式抢救,更为严重的是,民众还引入了原产黑龙江的鲤鱼、元江的华南鲤、锦鲤、欧洲的鲤鱼等鲤科物种,这些鱼会和大头鲤杂交破坏大头鲤野外种群遗传性,杂交串种,人为破坏大头鲤的基因纯洁,这就无法挽救了。

大头鲤

除此之外,90年代末20世纪初,在不知道大头鲤野生种群基因被污染的情况下,为了保存和恢复星云湖大头鲤,当地水产部门从星云湖中捕获的大头鲤亲鱼在云南省江川县螺蛳铺养殖场建立了大头鲤原种种群,并且每年向星云湖投放大量的人工孵化鱼苗,更加剧了野生种群的基因污染。

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人员在研究了星云湖如今的大头鲤标本,发现残存的星云湖大头鲤与鲤发生了广泛杂交,并产生了大量杂交后代,星云湖纯种大头鲤也已经灭绝。

因为最近几年间采集到的“大头鲤”标本介于大头鲤和普通鲤鱼之间(若与其他鲤鱼杂交后,其后代口角须变的较为明显),与星云湖其他鲤鱼均无形态学重合。但线粒体基因序列分析结果显示,采集到的大部分鲤鱼与大头鲤同源性较高,其余部分鲤鱼则和其他地区鲤鱼序列同源性较高。

尽管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的科学家就通过与江川渔场及相关政府机构的合作,开始了大头鲤的提纯复壮工作,他们对亲本进行人工驯化,进行亲鱼培养,在进行人工繁殖后进行苗种培育,待苗种成熟了就进行放流星云湖或池塘养殖等步骤。在对亲本和苗种进行选择时,工作人员都是按照纯种大头鲤的体型、长不长胡须、头是否大和嘴是否凸等分类学的特征来判断,选取和纯种的大头鱼特征更接近的再养,再提纯,周而复始,通过这种办法逐年提纯,昆明动物研究所指派专门的研究人员与江川渔场的技术人员一起,克服了各种困难,最终,将达到一定纯度的大头鲤逐步送回了家。

但终究已经不是纯种大头鲤,基因已经遭到了污染,人类已经无法在星云湖找到纯种大头鲤了,而且杂交的大头鲤目前也还是处于濒危状态。

总结

星云湖湖水清澈、碧波荡漾、饵料富足、水草繁盛,为大头鲤的壮大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然而在人类的欲望之下,纯种大头鲤陷入了种群灭绝的境地。

不仅是大头鲤,抚仙湖的抗浪鱼,也是因为人类在星云湖引入银鱼,而濒临灭绝;由于环境污染、水质恶化、盲目引种、过度捕捞等原因,滇池金线鲃基本上也从滇池湖体消失;洱海生态环境受到破坏,弓鱼也濒临灭绝。

希望人类能够记住教训,不要让云南四大名鱼就此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