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接班人定了!他能带领德国将命运握在自己手里吗?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接班人定了。德国执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16日举行党主席选举,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阿明·拉舍特在第二轮投票中当选为主席。现阶段,基民盟是第一大党,其党主席将有较大概率成为未来德国总理。

2020年2月25日,在德国首都柏林,阿明·拉舍特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图

这个让整个德国都屏住呼吸等来的男人,是铁娘子默克尔的忠实盟友。看起来,德国人依旧选择了延续和稳定,但高举默克尔大旗的拉舍特能带领德国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中找到新的方向吗? 德国人依旧需要时间来检验他们的选择。

基民盟的灵魂之战

上周五晚上,柏林,三个穿着深色衣服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一起展望德国的未来。这是为期十个月的德国基民盟领导人竞选活动中的最后一场辩论。

基民盟党领导层的三位候选人,从左到右,诺伯特·罗特根,阿明·拉舍特,弗里德里希·默茨参加了上周五最后一场电视辩论 。来源:金融时报

富商弗里德里希 默茨说,他将“敢于重新开始,振兴德国和欧盟”。

议员兼外交政策专家诺伯特·罗特根则表示他不属于任何阵营。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阿明·拉舍特则说,他希望未来实现国家现代化,并修复新冠肺炎疫情暴露的“所有缺陷”。

这是德国政坛富有深意的一幕。在英国《金融时报》看来,一团和气之下基民盟暗潮涌动,“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灵魂之战。” 眼下,三人之中的拉舍特当选,意味着这场灵魂之战已经有了结果。 阿明·拉舍特,现年59岁,从政前是记者,曾担任欧洲议会议员、德国联邦议院议员,2017年出任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在任期间,拉舍特对黑帮势力采取铁腕手段收获掌声一片。但他最鲜明的政治标签是——默克尔盟友。复旦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教授丁纯认为,拉舍特是一个致力于欧洲一体化的温和派,是默克尔的“忠实铁杆”。2015年难民危机时他坚持“欢迎政策”,现阶段又倾向收紧,政策主张与默克尔保持高度同步。尽管他在疫情初期的一些做法使其遭到选民抨击,但他最可能保护并延续“默克尔路线”。 “拉舍特当选党主席意味着,党内多数人仍旧认可默克尔时期的中间路线。”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教授伍慧萍认为,这对于德国政局的稳定具有积极意义。因为如果默茨当选,意味着基民盟右转选择新自由主义路线并回归右翼保守路线,将会对今年秋季大选之后的组阁带来极大困难,从而导致出现政治僵局。“目前的结果避免了这一局面发生。”

德国迈向不确定时代

尽管基民盟选出了默克尔的党内接班人,但默克尔卸任后,无论谁“掌舵”,德国恐怕都将迈入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

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金融时报图

欧债危机、难民问题、英国脱欧、新冠病毒来袭……过去16年,在默克尔的领导下,德国一直是欧洲的稳定靠山。可如今,她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在风雨中茫然的德国。 变化首先发生在基民盟内部。 “现在默克尔就要离开了,基民盟对任何人都无法预见的事态发展感到真正的恐惧。” 德国最有经验的竞选经理之一弗兰克·施特劳斯坦言,这次选举对基民盟来说是个焦虑时刻,但认为“这场竞争至少明确了基民盟想要成为什么样的政党这样一个问题”。

伍慧萍则认为,此次选举的影响体现在对德国联邦政府以及对外政策两方面。 “从目前民调看,基民盟支持率远远超过其他政党,联盟党推举的总理候选人不出意外将接班默克尔。社民党一段时间以来走势颓废,党内很多人将这一趋势归因于与基民盟的大联合政府拖累,而绿党近年来走强,其高层跃跃欲试参与执政,所以9月份大选之后,社民党下台、绿党上位,与联盟党组成黑绿联合政府,这是比较大概率的事件。”伍慧萍这样预测德国联合政府的未来走向。 在对外政策方面,伍慧萍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将更加强调价值观,“加快整合欧洲对华政策。”在风云诡谲的大国博弈的国际环境下,伍慧萍指出,“德国还意识到欧美之间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单向依赖关系中,德国只有可能选择做强自己。”

丁纯认为,对严谨、务实的德国人来说,默克尔的影响是稳定持久的,短时间内德国内部变动不会太大。但从长远来看,德国政坛走向也势必影响其与中、美、法等国之间的关系,进而对全球化、全球治理等方面产生深远影响。 默克尔在会议上发表讲话说,这是她作为总理最后一次参加党代会,在担任总理期间她见证了世界快速变化,今后世界发展变化将更快。

“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默克尔对德国人的忠告尚在耳边,不知道她的接班人拉舍特会带领德国走向何处。

撰稿 王若弦

责编 杜雨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