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令陈赓保卫延安,陈赓却说,部队还饿着肚子,先等等

1947年1月17日至28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和晋绥军区第2纵队,在山西省汾阳、孝义地区组织了一次进攻战役,歼灭国民党军4个团另8个营共11390人,即汾孝战役。

汾孝战役的胜利,解放了吕梁3万多平方公里土地,推迟了胡宗南进攻延安的计划,打通了陕甘宁解放区和晋绥解放区的联系。

胡宗南

在吕梁站住了脚,吃饭却成了问题

1946年11月至1947年1月,我军取得吕梁战役胜利,胡宗南的整编第1、第90师被打残。

我军虽然在吕梁地区站住了脚,但当时这个地区条件比较差,进驻不久,部队的生活给养就产生了困难。

1947年1月6日陈(赓)谢(富治)王(震)电告军委:“吕梁战役已逾月半,由于人烟稀少,且惨遭阎顽刮剥,民困已极。我军因给养、宿营、山地运动等种种原因,体力已为减弱。缴获粮食早已用罄,现有随时断炊之虞。现此地不出煤柴,庙宇均己拆烧,再停现地休整待机,甚为困难。”

吕梁地区多山,时值冬季,物产贫瘠,天气严寒,大军进驻,每日消耗巨大,陈赓所遇到的难处,不是万不得已,不会用这么不委婉的方式向中央报告。

今日吕梁地区

胡宗南暂无威胁,先取汾孝解决危机

陈赓分析当时局势,认为到胡宗南部暂时对延安不构成威胁。

而东北方向的汾阳、孝义地处平原,比较富裕,阎锡山的部队相对较弱。为了解决部队的生活给养,陈赓决定进攻汾阳、孝义。

随即,陈赓电告中央,建议“在保卫延安之总任务下,能否容许首先攻下汾阳、孝义,歼灭阎顽,以补充部队,壮大吕梁力量”。

次日,军委同意了进攻汾阳、孝义的计划,并通知他们:“西北局及边府慰劳你们3万斤猪肉,日内由延运出。”

陈赓

北上深入敌纵深,各个击破诱敌来援

1月7日,陈赓率部北上,计划先攻占汾阳、孝义,调动阎锡山主力来援,再集中兵力歼敌援兵。

13日我军逼近汾阳、孝义,准备同时攻击,以达到奇袭效果。在扫清县城外围据点时,汾阳附近敌军迅速收缩,很快都退入汾阳城内,增加了我军攻城的困难。

为争取主动,陈赓决定暂时围困汾阳,先打孝义。

17日夜,晋绥军区独立第2、第4旅攻击孝义县城,一夜解决战斗,俘守敌2500余人。与此同时,第4纵队主力包围了汾阳。

阎锡山得知孝义失守,汾阳被围,于19日亲自赶到平遥,调动全部精锐25个团共3万余人,以南、中、北三路,分别从介休、平遥、文水出发救援汾阳。

阎锡山

阻击他路来援之敌,聚歼一路各个击破

针对阎锡山在数量占明显优势,我军采取避强击弱,阻击他路之敌,集中兵力歼其一路的战法。

19日,北路之敌进至汾阳以南,中路之敌进至孝义城郊,均遭我军打击,开始动摇。而南路敌人仍向孝义急进。

我军为分割敌援兵,歼其一路,乃以一部兵力阻击敌北、中两路,集中兵力首先打击南路之敌。

以一部兵力阻击北路、中路之敌,集中主力于孝义以南地区,围歼南路援军。

汾孝战役略图

21日,南路之敌4个师向我防御阵地进攻,我主力4个旅将敌第69师及南路指挥部歼灭,并将其余3个师包围。

22日,中、北两路之敌增援,又遭我军严重打击,未能得逞。

23日夜,东盘粮的敌人突围逃窜,随后,中路和北路敌人也很快溃退。

我军随即展开追击,歼灭敌第37师、第8纵队2个多团,并将敌暂编第46、第71师残部4个团包围。

26日,我军对包围之敌进攻,由于地形不利和装备的差距,我军伤亡较大。

29日,被围之敌在飞机掩护下突围,我军追击至汾河后停止攻击,汾孝战役结束。

晋绥军区部队南下

汾孝战役,我以大兵团深入敌占区展开进攻,坚持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原则,先乘虚歼灭分散之敌,诱敌来援,尔后分割歼灭,充分体现了我军灵活机动的战术手段。汾孝战役的胜利,不仅改善了我军的处境,也间接使胡宗南推迟了进攻延安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