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饭”的那份纯善之美 待客之道的点滴记忆

往事已然如云烟,回忆总是那么美好。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烙印,总会留下难以释怀的痕迹。曾经那个时代,为吃不饱饭而发愁时,一些待客的生活片段涌上心头,即使再怎么难熬,待客之道丝毫马虎不得,家乡“劝饭”的那些纯善之美,至今仍未忘记,那不也是最美的一道风景!

时光不会倒流,岁月悠悠。当搭乘这趟时代高速列车上时,生活已非昨日可比;生活在当下的我们,每日捉摸怎么吃好,也为吃什么更富营养而举棋不定时,可曾想到过去哪个特殊时期,人们曾为吃饭穿衣温饱问题而发愁,甚至于有些还填不饱肚子的日子。

“民以食为天。”“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人这一辈子,除了生死之外,就是吃饭喂饱肚子。天大的事儿都没有吃饭重要,其他之事都是围着衣食无忧运行。吃饱喝足之后,才能有力量去做事。因而,温饱问题自始至终都是最大的民生保障。

若让时光回到几十年前,那个时候吃饭就是天大的事儿,吃饱饭更是一种奢侈。因为受物资短缺的影响,人们总是吃不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冒酷暑战严寒,到头来还是粮食不够吃。五零后六零后,对此都会记忆犹新,那时吃饱穿暖就是理想的生活。六七十年代,农村人挤破头也要进城,当上“公家人”吃上商品粮,哪怕只是一个合同工也行,唯此才能吃饱肚子。

城乡之间几乎是天壤之别,农村人羡慕城里人的生活,姑娘只要能嫁给城里,那是一家人无限的荣耀,邻家也会投来赞许的目光。一年之中,对于小孩子来说,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过年,过年了才能吃上好的东西。无论是去走亲戚还是去恭喜道贺的,都会满心欢喜,这样才能美美地饱餐一顿,那享受至今难忘。生活的遭遇竟是如此艰难,因为众人都过着这样的生活。

年头节下的,至亲的亲戚来了,家里总得做些好点的饭,以待客为主。记得有一回,舅舅他们来了,家里没有白面了(小麦磨的面粉)用借来的半升面,做了顿捋面(拉条子)素 臊子浇上,闻着香喷喷的,让我去端着碗递上去。我瞅着案板上的面不多了,想着能剩下一些,也让我吃上一点。本来借来的面不够,临到最后我的愿望也落空了,留下了不小的遗憾。对于淳朴善良的庄户人来说,宁愿自己省吃节俭,怎么也要把亲戚招待得妥贴些。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当时在我的家乡也有个习惯,反复劝客人吃饭,甚怕客人没吃饱。客人吃饭时,一般吃半成饱,待主人反复劝饭时才能吃。这就是每当客人快吃完饭时,主人紧忙再端上一碗添碗,客人放下碗筷,说是吃好了,主人反复劝导客人再吃点,才将那添碗饭倒进客人的碗里,才算罢了!一般来说,由于食物短缺,上好的食物都存起来,用来招待客人。年头节下,亲戚们来了,才舍得拿出来,以招待客人。那个时候,年猪养的是越肥越好,到杀猪时庄户人家都互相帮忙,农村的杀猪匠是“最吃香”的一份工作,谁家宰猪以后,先炒上一份猪肉,款待杀猪匠,临了还要送上半斤或一斤不等的猪肉作为酬劳。这时候,庄户人议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谁家的猪有多肥,三指(头)四指(头)甚至五指(头)的肥膘肉就是最好的猪肉了,谁家的猪肉最肥,就会被大家津津乐道地议论好一阵。用这些年猪肉过年,待客都是它。记得最好的菜肴美味,就是“酸菜炖粉条、扁豆芽炒猪肉、蒜苗炒猪肉、洋芋炒猪肉、洋葱炖猪肉,还有用煮熟的粮食炖猪头肉”等等,都是很可口的饭菜。当时,能吃上这样的饭菜就算是山珍海味了。

这样的日子也过了好长一段,因为受政策所限,农民生活依然过得很苦。后来,农民承包了土地后,吃饭问题总算解决了。再后来,农民又逐渐进入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今天城乡依然有差别,但已没有那么明显了。

现在,城里人想回去当农民,已是相当困难。随着美丽乡村建设,农村已发生了很多变化。我的几位弟弟以前将农村户口迁移到城市,现在又将户口迁到了农村,不过,户籍上写着非农户,已经不具有真正的农民身份了。许多优惠政策也享受不上,只有农村居民才能享受。这真是“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岁月悠悠,时光荏苒。时不转运转,风水轮流转。几十年前发生的这些往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仿佛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