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左传—桓公三年:史官一本正经的八卦,芮姜霸气驱赶儿子

史官也爱八卦,鲁桓公的夫人文姜与自己的哥哥齐襄公有私情,齐国人都知道,文姜的父亲为了防止情况恶化,找各国适龄的公子说媒,据记载,首先介绍的是,公子忽,也就是郑厉公,以配不上齐姜给拒绝了。接着是鲁桓公。同意后就结婚了。国君的女儿出嫁,按照礼制,应该是下卿护送到鲁国,可是这次是国君亲自送。史官闻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或者说知道实情,特意记载下来。至于鲁桓公是否知道,史料没有记载。 但我觉得是否知道并不影响,据了解春秋时期,只要不是兄妹结婚,诸侯之间通婚都不会介意。我们不能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评判古代,否则三观刷的无下限,每天风中凌乱。

第一个看不惯儿子,把儿子赶出家门的威武母亲出现了,就是芮姜大人,理由是宠姬太多。有多少,咱不清楚。是不是看不儿子,随便找个理由,咱也不清楚。左传的整理者,没有过多的记述。留下咱们很多的想象空间。

【本节译文】:鲁桓公三年春天,曲沃武公攻打翼城,军队驻扎在陉庭。韩万为武公驾车,梁弘做车右。在汾水旁的低洼地追赶晋哀侯,由于骖马纠结树木上而停下来。夜里俘虏了晋哀侯和栾共叔。

桓公和齐候在赢地会见,这是由于和齐女订婚。

夏天,齐候、卫侯在蒲地会见,有约言而没有结盟。

桓公和杞侯在郕地会见,是因为杞国要求媾和。

秋天,鲁国公子翬到齐国迎接齐女,重修先君的旧好,所以《春秋》称他为“公子”。齐候护送姜氏,是不合于礼的。凡是公室女子出嫁到地位相同的国家,如果是国君的姐妹就由上卿护送她,表示对先君的尊敬;如果是国君的女儿就由下卿护送她;出嫁到大国,即使是国君的女儿也由上卿护送她;嫁给天子,就由六卿去护送,国君不亲自护送;出嫁到小国;就由上大夫护送她。

冬天,齐国夷仲年来鲁国聘问,是为了护送姜氏。

芮伯万的母亲芮姜讨厌芮伯宠姬太多,所以就把他赶走,让他住到魏城去。

三年春,曲沃武公伐翼,次于陉庭。

进公三年《传》云:“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

则次为停留三宿以上。

韩万御戎,

韩本国名,据《竹书纪年》,春秋前晋文侯二十一年灭之。僖二十四年《传》

云:“邘、晋、应、韩,武之穆也。”韩即此古韩国。《汉书魏豹田儋韩王信传》及《赞》并《注》俱以古韩国与韩厥共祖,恐未深考。韩万为桓叔之子,受韩封以为大夫,即战国韩国之祖,《国语晋语八》载韩宣子拜叔向之言“其自桓叔以下,嘉吾子之赐”可证。韩,当在今山西省河津县稍东。 御戎,即驾驭戎车,《周礼夏官》谓之戎僕。

梁弘为右。

僖公三十三年《传》晋亦有梁弘,两者相距八十三年,自非一人。

为右者,为车右也,《周礼夏官》谓之戎右,掌戎车之兵革役者是也。战时,与君同车,在车之右,执戈盾,备制非常,并充兵革使役,如执兵、著甲及其他在车中役使之事。成二年《传》及《公羊传》,齐顷公代逢丑父为右,使公下取饮;《穀梁》成五年《传》,晋伯尊遇辇者不避,使车右下而鞭之,皆可证。说详《周礼戎右》孙诒让《正义》。古代兵车,主将在中,御者在左,车右在右。

逐翼侯于汾隰,

翼侯即晋哀侯。

汾隰犹言汾水下湿之地,亦以为地名。《后汉书西羌传》云:“后二年(周宣王三十八年)晋人败北戎于汾隰。”章怀太子《注》以“汾隰”为“二水名”,可商。汾水源出山西省宁武县西南之管涔山,西南流经静乐县西,东南流经太原市,折而西南,经介休、灵石、霍、洪洞、临汾诸县之西,至新绛东南折而西流,至河津县西南入黄河。此逐翼侯之地当在今襄汾、曲沃之间,《晋世家》谓“伐晋于汾旁”,汾旁即汾隰。

骖絓而止,

成二年《传》叙鞌之役云“骖絓樹于木而止”,则此亦谓骖马为樹木所絓碍,因不能逃。古者一驾四马,两马在中谓之服,《诗郑风大叔于田》“两服上襄”、“两服齐首”者是也。左右两旁各一马谓骖,《诗大叔于田》“两骖如手”、“两骖雁行”者是也。骖亦谓之騑,骖在旁,如道路狭侧,则易为樹木所絓碍。絓音卦,《穀梁》昭公八年《传》云:“御轚者不得入。”范宁《注》云:” 轚挂则不得入门。”陆德明《释文》云:“轚,古帝反,挂也。刘兆云:絓也。挂,碍也。”则《左传》之“ 絓”即《穀梁》之“ 轚(ji)”,皆为挂碍之义。絓从圭声,轚从(qi)声,声纽相同,韵为平入对,于古音本有通假之理。

夜获之,及栾共叔。

共叔,桓叔之傅栾宾之子,名成,为哀侯大夫。《国语晋语一》云:“武公伐翼,杀哀侯,止栾共子曰:“苟无死! 吾以子见天子,令子为上卿,制晋国之政。”共子辞而死之。《晋世家》云:“哀侯九年,伐晋于汾旁,虏哀侯。”则哀侯与栾共叔俱死。

会于嬴,成昏于齐也。

成昏义见隐公七年《传》《注》。

夏,齐侯、卫侯胥命于蒲,不盟也。

不盟解释所以书“胥命”之故。馀详《经》《注》。

公会杞侯于郕,杞求成也。

杜《注》:“二年入杞,故今来求成。”

秋,公子翬如齐逆女。修先君之好,故曰“公子”。

此释《经》文“公子”之义。此以前如隐四、十年《经》仅书“翬”。

齐侯送姜氏于欢,非礼也。

“于欢”二字本无,阮元《校勘记》云:“《释文》云:“本或作送姜氏于欢”。” 《水经注汶水篇》引《传》文作“齐侯送姜氏于下欢。”此是释《经》“齐侯送姜氏于欢”文,宜有“于欢”二字。杨守敬所藏六朝人手写《左氏传》及日本金泽文库本俱有此两字,今据补。《史记年表》云:“桓公三年,翬迎女,齐侯送女,君子讥之。”即用此《传》之义。

凡公女,嫁于敌国,姊妹,则上卿送之,以礼于先君;公子,则下卿送之。

公子,男女通称,此谓女公子。《战国策中山策》:“公何不请公子倾以为正妻?”公子倾为魏文侯之女,则战国时仍称诸侯之女为公子。

于大国,虽公子,亦上卿送之。于天子,则诸卿皆行,公不自送。于小国,则上大夫送之。

此释“非礼”之义。《士昏礼》云:“舅飨送者以一献之礼,酬以束锦。”郑玄《注》云:“送者,女家有司也。”则纵大夫与士嫁女,主人亦不自送,贾公《彦》疏所谓“尊者无送卑者之法”。诸侯嫁女,更不自送,故以自送为“非礼”。

冬,齐仲年来聘,致夫人也。

古者,女出嫁,又使大夫随加聘问,所谓“存谦敬,序殷勤”。在鲁而出则曰致女,成公九年《经》、《传》“季孙行父如宋致女”是也;在他国而来则总称曰聘,故《传》以致夫人释之。

芮伯万之母芮姜恶芮伯之多宠人也,故逐之,出居于魏。

芮音锐,国名。芮国有二,一为殷商时之芮,与虞国为邻,《诗大雅绵》所谓“虞、芮质厥成”者是也。一为周畿内国,姬姓,尝为王朝卿士,《尚书序》云“巢伯来朝,芮伯作《旅巢命》”,此武王时之芮伯也;《顾命》有芮伯,成王时也;《诗》《桑柔序》云“《桑柔》,芮伯刺厉王也”,《逸周书》有《芮良夫篇》,则厉王时也。

此芮伯万当是其后。据《史记秦本纪》,秦穆公二十年灭之。但据《路史国名纪戊》罗苹则云秦灭芮在缪(穆)公二年。未详孰是。今陝西省旧朝邑县(今朝邑镇)南有芮城,离大荔县治东南五十里,当即古芮国。 古彝器有内公簠、内公鼎、内子仲□鼎等,“内”即“芮”。

魏亦古国名,闵公元年晋献公灭魏者是也。据《方舆纪要》,山西省芮城县东北七里有河北城, 一名魏城,故魏国城也。芮城县西三十里郑村有芮伯城,当为芮伯万被逐所居之地。《水经河水《注》、《路史国名纪戊注》并引汲冢《竹书纪年》云:”晋武公七年,芮伯万之母芮姜逐万,万出奔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