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翁毒杀22犬获刑:对狗实施“文明教育”,是主人的文明体现

——“狗是人类的朋友”,不该成为无限推责的潜台词,应当形成与社会文明相适应的“养狗文化”

文/马进彪

七旬老人不满小区狗吠,毒杀22只宠物犬,其行为应如何定罪量刑?近日,安徽省淮南市大通区人民法院对这起“毒狗案”案作出判决,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被告人胡某及其妻子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然而其原居住地小区内不文明养犬现象较多,由于夜间犬吠影响到自己及家人的休息,胡某便怀恨在心。(央视新闻1月17日)

这个小区22只宠物犬被毒杀,虽然下毒者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但对于诸多犬主和这位老人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一起无法挽回的双向悲剧。其实在很多小区里,犬主与业主都存在着一定的积怨和矛盾,而在很大程度上讲,邻里之间关系是否可以保持长期和谐,也取决于小区所有的人与狗之间的普遍关系。

“狗是人类的朋友”,这句动物世界纪录片里的经典台词没人反对。但人们更明白的是,狗要成为狗主的朋友很容易,但要成为邻居的朋友却非常难,而要成为小区绝大部分人的朋友则更是难上加难,因而,要实现“狗是人类的朋友”就一定是要有必须前提的“有限责任”说法。

在中国的社区,养狗的历史并不算长,但养狗的数量却不小。小区内超市外,处处都能看到,因此,宠物经济也成为了一个令人关注的新亮点。但客观地说,养狗的数量虽然很大,但并未形成与社会文明发展要求相适应的养狗文化。

即犬主们习惯于扎堆聊对狗的吃喝和美容等问题,但却不会交流对狗的“教育”问题,甚至,不认为狗也有需要接受社会教育的义务,和对狗提高素质教育的社会理念。因此,吃喝与美容,目前还是中国犬主们关注的唯一维度。

但在国外并不这样,欧洲一些国家也很喜欢养狗,但对狗的管教很严,更是很上心,对狗的“教育”已经成为了社会教育不可或缺的一个领域。带出去的狗,是否受到过良好的培训教育,这本身代表的也是犬主的文明程度和社会素质,不管是谁,只要对狗好,那一定是这个人高品质文化内涵的自然表现。

在欧洲一些国家,养狗的最大花销也并不是买高级狗粮或给狗做时尚美容,而是为了提高狗与人文明相处的行为能力,心甘情愿花去的那大笔训练班的高额培训费,而宠物的培训师也成为了收入较高和令人尊敬的职业。

七旬老人毒杀22只宠物犬获罪,这是看得见的悲剧,但看不见的悲剧场景是可以想象出来的:一位七旬老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慢性疾病,因无法承受小区无所不在的全天候狗吠而出现了意外……如果是这样的结局,那么对这个悲剧,该谁来负责?

当然,不满狗吠而毒杀22只宠物犬,这永远都是不对的。但另一方面,犬主们也要将养狗当成一件对狗终生教育的义务,让狗学会与人相处的必要的文明行为规范,这样对狗的教育行为,体现的也是狗主人用心更深的文明维度,而不能将“狗是人类的朋友”当成一种无限推责的潜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