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镇脱贫故事|流长乡水淹冲村村民龙配坤:养上扶贫牛 生活乐悠悠

我叫龙配坤,穿青人,今年69岁,是清镇市流长苗族乡水淹冲村一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老婆王庆群现年46岁,智力和视力都不好,属于二级残疾,没有读过书;儿子龙尚伦现年16岁,在清镇市四中读高中。

以前,家庭生活情况异常艰苦。最困难的时候,一年难得吃上几顿肉,菜里也没有几滴油,生了小病了都不敢去医院,只能熬着……为了维持生计,我先后在煤洞里挖过煤炭、在矿山上打过矿石、在建筑工地上干过活……由于没有一技之长,大字不识一个,我只能凭力气干这些苦力活;而老婆虽然比我年轻,但她智力低下,眼睛不好,身体弱小,就算是带出门也干不了重力活,因此她只能在低矮破旧的房里料理家务、带带年幼的小孩。虽然我出门在外奔波劳碌几年,不仅挣不了多少钱,而且有的老板还拖欠工资。

后来,看到那些烟农种植烤烟能赚钱,我向有经验的烟农拜师求艺,学着在地里种植烤烟。然而,由于烘烤技术原因,烘烤出来的烟叶值不了多少钱……每一年,我和老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起在瘦薄的土地上翻耕着,一成不变地种植着苞谷、油菜、洋芋等传统的农作物维持生活。除了种庄稼,我们没有其他经济收入来源,家里不到2亩土地,收入的粮食也不多。如果碰到刮大风下冰雹、大旱大涝等自然灾害,辛辛苦苦劳动一年的农作物就要减产,甚至于颗粒绝收……

风里来,雨里去。钞票挣了一年又一年,土坯房住了一年又一年,家庭生活拼搏一年又一年……可是家庭贫困现状难以摆脱。我精神萎靡不振,过一日算一日。想不开时,时常饮酒解闷,甚至于把气都撒在老婆头上……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国家扶贫政策如雪中送炭,及时帮助我渡过难关。政府、村里的扶贫干部给我讲解国家的扶贫政策,并结合实际情况和意愿,给我出谋划策,帮我理顺思路,鼓励和引导我走养牛之路,母牛繁殖小牛长大后出售——这是一条符合增加我家庭经济收入可行的途径。在他们的帮助下,我领取了政府给予的养牛补贴款4000元,加上自己平常节衣缩食攒下的1000多元,购买了一头扶贫小母牛进行喂养,待其慢慢长大。与此同时,我还在土里种植了牧草……

2010年,在国家启动推进实施危房改造补助政策项目中,政府、村里的干部调查摸底,了解我家住房情况符合危房改造条件,帮助我申请了建房补贴款25000元。我当时喜忧参半,心想着,我腰包干瘪干瘪的,家里除了喂养的一头扶贫牛不能乱卖外,哪有什么积蓄修建房屋?可是我那不足40平方米的房屋,里面又是厨房又是卧室的。而且居住了几十年,房屋破旧、潮湿、阴暗,再加上长年累月的烟熏火燎,屋内一片漆黑……我何尝不想拥有新房呢?于是我决定修建新房!我领取了这20000多元危房改造建房款,再向亲朋好友借来不足部分的钱。为了节省经济开销,砖工师傅在动工建房的过程中,我和老婆打小工,有时候还请寨邻人帮忙背砖块、打混凝土……花费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建成一座99.7平方米的砖混结构的新房屋。我一家3人终于有了这外墙是瓷砖,内墙还没有粉刷,但宽躺的房屋,感到无比幸福。

有了自己的新居,我和老婆就可以安心地一边耕耘着农业生产,一边精心喂养扶贫的母牛。我也想多养牛发展,可是考虑到我年龄逐渐增大,而且祸不单行,前几年我双腿突然因病痛致残,走路一瘸一拐的,没有能力多喂养母牛,每一年只能喂养一头母牛和其繁殖的一头牛崽,待牛崽长大后就出售换成钱,如此年复一年。当年,政府扶贫的这头母牛已产生经济效益。近十年来,这头母牛已先后繁殖七、八头牛,都被我出售后陆陆续续还了建房所欠的债务。其间,在养牛的过程中,我又两次喜获政府补贴的扶贫牛款累计8000元钱,增强了我继续养牛的信心。前年,政府还给我家发放20只幼鹅、40只幼鸡、1头小猪等项目进行扶持。近几年来,硬化路、生活用水、太阳能路灯也通到家门口……

我们家还被纳入建档立卡困难户,乡村干部先后帮助我和老婆办理了残疾证;还将我家纳入农村合作医疗保险费补助和低保补助,我们一家就医有了保障,基本生活也逐步走向正轨;儿子龙尚伦从小学到高中读书期间,每年都享受国家教育扶贫资助款,使我少操了心;清镇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对我家进行生活物资帮扶,在前年和去年临近春节时,他们来我家嘘寒问暖,还送来了大米、食用油等……

我一家人在党和政府精准扶贫系列政策帮扶下,走出困境,日子越过越有奔头。我感到很满足,也没有喝闷酒了,我和老婆也更加恩爱,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我常常地想,是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使我家脱胎换骨,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真情帮扶,就没有今天的好日子。我在人生之路上拼搏了大半生,不由地感叹道:贫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以前,我吃了没有文化的亏,我常以我过去的苦难经历告诫,教育儿子龙尚伦,要不忘党恩,不忘那些帮助的好心人,要好好读书,将来做一个有所作为的人。儿子也争气,据那些家访的老师说,他在学校里学习刻苦,成绩也优异……(龙礼飞)

来源:清镇市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