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看变化”系列之二丨启动“法治引擎” 重拳涤荡黑恶

启动“法治引擎”

重拳涤荡黑恶

——湖北检察机关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综述

黑恶不除,社会不稳,百姓难安。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在依法打击、精准打击、深度打击,确保办案质量方面肩负着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

三年来,湖北省检察机关始终坚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坚决贯彻中央、最高检、省委部署,把“法治”二字写在严惩黑恶犯罪的大旗上,做到“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确保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更好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确保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办案主线始终岿然不动

“四处野鸭和菱藕,秋收满畈稻谷香……”

一首优美的《洪湖水浪打浪》,道出了洪湖这座“鱼米之乡”城市的特点,而其东南濒临长江、北依东荆河的地理方位,更让这里蕴藏了丰富的砂石资源,充分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

位于湖北省洪湖市燕窝镇的长江(荆江)段,江面船只穿梭往来,岸边人民安居乐业,一派繁忙安宁的景象。而就在四年前,这里还曾暗流涌动,时有非法采砂团伙偷偷作业,甚至发生了命案。

2016年11月4日,两个非法采砂团伙、三艘快艇迎面相遇多次撞击,双方械斗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命案侦办过程中,一些情况引起了洪湖市检察院的注意。

原来,洪湖市检察院对张新民等11人涉嫌抢劫、强迫交易、聚众斗殴、非法拘禁等多起犯罪个案进行审查时,通过实地走访并根据被害人家属反映了解到,嫌疑人张红明、张清明、蔡绿波等人均为张新民的“马仔”,而武汉市江岸区检察院正在审查起诉的李启灯等人涉嫌聚众斗殴案中,李启灯等人也均为张新民的“马仔”。

办案检察官意识到,李启灯等人涉嫌聚众斗殴案有可能是张新民犯罪集团为攫取非法采砂利益组织聚众斗殴而发生的致人死亡重大恶性案件。为此,检察机关建议公安机关向上级申请,将命案指定洪湖市公安局管辖,防止“大鱼”漏网。

经检察机关建议,两案先后交由洪湖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因案情重大复杂,荆州市检察院加强对洪湖市检察院的办案指导,两级检察机关共同对个罪逐件梳理,先后12次听取辩护律师意见,与公安机关共同梳理证据存在的问题,通过退回补充侦查和提出补充侦查意见,公安机关补充证据材料7卷190余份,补强了证明“组织特征”“经济特征”等方面的证据。

图为:2019年3月27日,荆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张新民等14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一审公开宣判。

2018年6月28日,一审法院支持了检察机关的起诉意见,对张新民等14人均作出有罪判决。2019年8月13日,二审法院驳回张新民等人上诉,维持原判,核准组织、领导者张新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始终依法规范办案,既不降格处理,也不人为拔高。”检察机关从提前介入开始至今已过去了四年,但谈到这起案件的办理,湖北省第一检察部主任赵慧依然津津乐道。

他告诉记者,2019年7月18日,最高检发布了《检察机关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典型案例选编(第三辑)》,其中收录了5起典型案例,张新民案入选。而这起案件之所以被评为典型案例,正是由于湖北检察机关在办理该案中所坚守的法治原则。

“宽严有据、罚当其罪、不枉不纵,是我们办理所有涉黑涉恶案件时的基本遵循。”赵慧说道。

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是湖北省检察机关一条岿然不动的办案主线。

三年来,湖北省检察机关抓思想引领、抓统筹协调、抓能力提升、抓督导指导,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确保这一主线在湖北省三级检察机关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图为:2020年11月2日,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收官战的关键时刻,湖北省检察机关举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

湖北省检察院召开12次党组会专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专项斗争的最新指示和中央、最高检、省委的一系列重要工作部署,召开13次省检察院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研究贯彻落实举措,召开7次全省检察机关专项斗争推进会安排部署工作任务;各级检察院按要求成立领导小组,由“一把手”任组长,以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为契机,进一步充实领导小组及办公室人员力量,约1700名干警参与其中;省检察院带头推动制定一系列规范性文件,成立专家人才库,与公安组织联合培训班,与法学会联合举办“扫黑除恶”论坛;组织开展“全省‘套路贷’案件不捕不诉情况调研”和“当前我省黑恶势力犯罪新特点新趋势、原因及对策调研”等活动,深入探析扫黑除恶的热点难点问题,积极指导各级院开展工作……

图为:2020年9月1日,湖北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联合举办“打财断血”业务培训班。

一串串数字传递着湖北省检察机关始终坚持依法办案,落实“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要求的勇气与担当:三年来,湖北省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涉黑涉恶犯罪3074件7279人(其中涉黑案件754件1488人),提起公诉1722件10057人(其中涉黑案件408件4082人)。监督公安机关对涉黑恶案件立案189件356人,撤案33件78人,纠正漏捕1471人,纠正遗漏同案犯715人,纠正移送起诉遗漏罪行1078人。

斗争锋芒始终对准群众所盼

“村里的山是我的,地是我的,河里的石头都是我的!”在广水市土门村,10多年来横行霸道危害乡里的连光辉、连光清等7人组成的家族涉恶团伙,对奔走在精准脱贫路上的村民们来说,始终如梦魇般存在。

2018年11月22日,在引导补充完善多笔操纵基层政权选举的犯罪证据后,检察机关成功将这一团伙送上了被告人席。经过精准指控,7人分别被判十一年至一年零三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当地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图为:2019年3月27日,由广水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连光辉等7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一审公开宣判。

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既是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标尺,也是对专项斗争成效的最好注解。

图为:2018年9月11日,鄂州市鄂城区检察院起诉的熊才祥等31人涉黑案庭审现场,公诉人就相关犯罪事实依次对被告人进行讯问。

胡正虎等10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赵新红等16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卫才营等2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黄登峰等16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张开放等19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从“套路贷”到网络黑恶再到把持基层政权,湖北省检察机关始终将打击锋芒对准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犯罪问题,与公安、民政、金融、水利等部门协调配合,着力整治社会治安、乡村治理、金融放贷、工程建设等十大重点行业领域,打掉了一批长期盘踞一方、为非作恶的“村匪路霸”“砂霸石霸”,让阵阵清风吹进人民群众的心窝里。

以廖桂林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从2007年起在武汉市洪山区城中村地带渗透、操纵基层政权,实施故意伤害等犯罪活动,造成人员伤亡、公私财物损失7800余万元,严重破坏地区经济社会秩序。

图为:武汉市检察院办案组讨论案情。

武汉市检察院在办案过程中,提前介入指导侦查机关办案,纠正不当缓刑判决5人,追诉犯罪事实5笔、漏犯11人、漏罪1起,移送职务犯罪线索8条,最终以廖桂林被判处无期徒刑及其余被告人被判处二十年至一年不等有期徒刑结案,有力惩治了黑恶犯罪,解除了当地群众多年来的心头之患。

同时,针对该案暴露出的相关街道办事处放任廖桂林操纵村两委选举,在不符合条件的情况下非法当选村干部的问题,武汉市检察院向洪山区政府发出检察建议,要求区政府加强对辖区内社区、村两委换届和日常工作的领导、指导,得到区政府诚恳接纳,达到了办理一案、治理一片的良好社会效果。

扫黑除恶,为了群众,依靠群众。广大人民群众的广泛深入参与,是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人民战争的力量源泉。

斗争伊始,湖北省检察机关就在官方媒体“鄂检网阵”开辟了专栏,通过广受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小视频、动漫、微电影、H5……等形式,高密度推送与扫黑除恶有关的举报方式、案件信息、庭审直击、先进典型等,努力在全社会形成扫黑除恶的浓厚氛围。

图为:2021年1月14日,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湖北省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程华荣(左二)介绍检察机关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关情况。

同时,湖北省检察机关还充分运用地方党报党刊、电视广播、“两微一端”等媒体,通过召开新闻发布会、制作宣传片等形式,开展多层次、多阵地、全方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主题宣传,推动形成全社会对黑恶势力同仇敌忾、人人喊打的浓厚氛围。

通过电话、网络、来信等多种渠道,畅通人民群众举报黑恶违法犯罪活动的途径,落实《湖北省涉黑涉恶犯罪线索举报奖励办法(试行)》,鼓励群众举报,让黑恶分子无处遁形。

推进“以案说法”式的新闻报道,把典型案件报道转化为法治公开课、犯罪警示课、干群教育课,引导群众自觉守法。

为推动扫黑除恶进一步走向深入,让人民群众感受到专项斗争带来的更大成效,省检察院先后对全省16个地区设置8个分片指导小组,对涉黑涉恶案件开展全方位督导,让督导不留死角,不断传导压力,保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凌厉攻势。

案件质量始终紧抓不放

图为:大冶市检察院对一起涉黑案提起公诉。

除前文提到的张新民案被最高检评为典型案例以外,过去三年,湖北省检察机关办理的江涛等31人涉黑案还被最高检作为“样板案”转发全国学习,郭华等29人涉黑案被中政委确定为全国五个典型案件之一;湖北省检察院起草的《关于依法从严从快办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的十条措施》《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打财断血”工作指引》被最高检转发;湖北省检察院被评为全国扫黑除恶先进单位……

这些荣誉的背后,是过硬的办案质量。

三年来,湖北省检察机关始终把涉黑涉恶案件的办案质量作为生命线,探索构建“三级同审、全面把关”案件质量管控体系,坚持一体化办案、实质性审查、全方位指导,有力保证了办案质量和效果。

2019年5月20日,由鄂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周闯等38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罪一案,在鄂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20世纪90年代后期,周闯为树立恶名,争夺所谓“江湖地位”,开始豢养打手。20多年来,他带领“小弟”盘踞在鄂城区百子畈、范家墩一带,实施了包括故意伤害等严重暴力犯罪,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经济秩序犯罪等在内的12项罪名,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对一定区域内生活的群众形成了心理强制,对一定行业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了重要影响。

该案案情十分复杂,起诉书达80余页,随案移送案卷157卷,光盘460张,审查报告30余万字……

图为:2019年5月20日,由鄂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周闯等38人涉黑案公开开庭审理。

公诉席上,包括鄂州市检察院4任公诉处长在内的10名检察干警身着威严、笔挺的检察制服,出庭指控犯罪,成为法庭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给旁听席上的人民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4任公诉处长组成的“豪华”团队,确实收到了良好的办案效果。

检察机关第一时间派员介入、引导侦查机关取证,实施捕诉监合一,统一履行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和诉讼监督职责,共向侦查机关提出补充完善证据意见200多条,直接追捕2人,建议报捕5人,依法分案起诉3人。

庭审前,38名被告人中,有34人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而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包括周闯、范国猛在内的38名被告人全部悔罪悔过。

该案之所以能取得如此好的办案成效,得益于团队办案的力量,更得益于湖北省检察机关在办理涉黑涉恶案件中推行的办案机制。

为确保办案质量,湖北省检察院把责任上提作为落实抓手,制定了多轮次的《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关于对在办涉黑和重大涉恶案件实行包案指导的工作方案》(下称《工作方案》),分批次对全省的涉黑恶案件进行包案指导,省检察院领导带头包案。同时要求市级院对所有的涉恶案件进行包案指导,在办案指导上不遗留任何一起黑恶案件,形成省检察院对案件指导把关、市级院发挥靠前指挥作用,基层院具体负责抓落实的责任体系。

根据《工作方案》,省、市检察院对每起包案案件均同步成立指导组,由2-3名员额检察官全程跟进指导督导逮捕、提前介入、捕诉衔接、审查起诉等各环节,并形成审查指导意见。

省、市两级检察院指导钟祥市检察院办理的孔令军、孔令洲等19人涉黑案中,检察机关通过释法说理,分化瓦解嫌疑人,致使“小弟”在法庭上主动劝说昔日的“大哥”认罪服法,取得了非常好的庭审效果,参与旁听的群众在开庭结束后连呼“过瘾”。

图为:2018年5月,孔令军、孔令洲等17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庭审现场,钟祥市检察院检察官们出庭支持公诉。

加强与侦查机关协调沟通,畅通提前介入渠道;实化提前介入,把好证据关;切实提高提前介入的质量和效果;全面落实专项斗争纠偏防错要求,全方位督导个案案件质量;聚焦打财断血,彻底铲除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湖北省检察机关探索总结的一系列扎实举措让涉黑涉恶案件诉得出、判得了,力争实现“三个效果”的有机统一。

过硬队伍是抓好办案质量的前提和基础。

为了提升扫黑除恶队伍整体实力,湖北省检察机关通过组织庭审观摩、公检法联合培训、案例指导等做法,提升干警证据审查、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等方面的综合素能,遴选了由32名骨干组成的全省检察机关扫黑除恶专家人才库,并向最高检推荐5名。省检察院扫黑办编发《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公诉指引》《扫黑除恶55问》等资料,编发典型案例30个,有力促进依法、规范办案。省检察院专门开通了扫黑除恶热线,为下级检察院干警及时答疑解惑。

检察发展的新理念、新成果,更是案件质量提升的“助推器”。

湖北省检察机关贯彻执行各项检察改革,充分释放捕诉一体、认罪认罚、智慧检务等改革红利,使改革成果在黑恶案件办理中落地见效,助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顺利开展。

湖北省检察院会同省法院、省公安厅等五家单位联合出台了《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施细则》。2020年以来,在涉黑恶案件中适用认罪认罚从宽比例从2019年的21%上升到58.4%,充分发挥了在促进犯罪分子认罪悔罪、瓦解黑恶势力“攻守同盟”、提升案件质效等方面的作用。

黄石市西塞山区院办理的公安部“A级”通缉犯卫某甲等21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检察官做深做实认罪认罚教育转化,18名被告人在审查起诉阶段认罪认罚,3名被告人在庭前会议结束后主动要求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该案开庭审理仅用时7个小时,一审法院对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全部予以采纳,判决业已生效。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湖北省检察机关及时运用智慧检务建设成果,打破空间壁垒,消除距离障碍,开展远程接访,远程提讯、庭审,充分运用智慧刑检等一系列信息化手段辅助办案,为疫情期间涉黑涉恶案件办理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撑,提高了办案效率,有效助推“案件清结”。

图为:疫情期间,襄阳市襄州区检察院检察官对一名涉嫌恶势力犯罪案件嫌疑人进行远程讯问。

监督配合始终坚守如一

图为:利川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刘术文等17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庭审现场。

日前,由利川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刘术文等17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诈骗,行贿一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主犯刘术文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该组织其他16名成员依法被判处十个月至十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图为:利川市检察院办案干警研究刘术文等17人涉黑案案情,讨论针对该案拟制发的检察建议。

办案过程中,利川市检察院审查发现,该市都亭街道办事处原党委副书记刘玉平作为办事处领导联系木栈小区时,刘术文、牟晓波通过行贿的方式拉拢了刘玉平,刘玉平在明知小区书记、主任罗仁举与刘术文两方相互争权夺利的情况下,纵容以刘术文为首的犯罪组织强揽工程,把持基层政权,致使以刘术文为首的犯罪组织逐步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发现这一线索后,利川市检察院立即向公安机关发出了补充移送通知书,要求公安机关以刘玉平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补充移送审查起诉。另外,检察机关还追诉了刘术文的行贿罪、敲诈勒索罪,追诉了牟晓波的行贿罪,追诉了刘术平的诈骗罪。

与普通刑事案件相比,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无疑更为艰巨复杂,如果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取证不到位,很有可能导致案件无法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利川市检察院在办理该案中,积极主动作为,组建捕诉一体办案团队,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做到程序与实体并重,从源头确保了案件质量,极大提升了办案效率;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坚持“一案三查”,“打伞破网”“打财断血”,追诉漏罪漏犯,摧毁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基础;充分利用认罪认罚从宽、庭前会议等制度,分化瓦解犯罪,突出庭审重点,强化出庭指控效果。

利川市检察院的做法,是湖北检察机关充分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始终如一强化与公安、法院监督配合的生动体现。

湖北省检察机关坚持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加强串并研判,引导侦查机关全面收集证据,确保案件定性准确;加强对侦查活动监督力度,依法开展非法证据排除工作;加强立案监督,追诉漏罪漏犯;立足法律监督,把握“打早打小、打准打实”的政策理念,推动形成办案合力,确保诉讼活动在法治轨道运行。

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在办理张希波等人涉恶案时,在审查4人涉嫌非法拘禁犯罪案件过程中,敏锐意识到张希波等人在以违法犯罪形式进行经营过程中很可能还实施了其他违法犯罪事实,该案很可能还存在其他被害人,遂从分析公司成立、人员纠集情况、社会危害程度、成员相互关系等方面着手,发出《补充侦查提纲》,多次和公安机关召开座谈会、案情研讨会,引导公安机关深挖细查,在第一次移送审查起诉后,又先后两次补充11名犯罪嫌疑人,45笔犯罪事实,再次移送审查起诉。

社会治理始终牢记心间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绝不仅限于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打击惩治,而是一个打建并举、综合治理,将涉黑涉恶腐败、行业领域整治和基层组织建设统筹推进的系统工程。

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中,湖北省检察机关一手抓办案,一手抓治理,省检察院印发《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深挖“保护伞”与积极参与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在办理中认真审查案件,注重发现案件背后的“保护伞”、涉黑涉恶线索及社会治理问题,做好“伞网清除”“行业清源”工作。

图为:2019年12月25日至27日,由黄梅县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舒振东、吕维胜等20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公开开庭审理。

在办理舒振东、吕维胜等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案件过程中,黄梅县检察院发现自2001年国家禁止长江河道非法采砂行为以后,武穴市黄砂公司(后更名为武穴市玉衡星砂石有限责任公司)及一些个体砂石经营业主长期在武穴长江流域非法采砂,严重影响长江生态安全和行洪安全。

办案过程中,2019年12月11日,黄梅县检察院采用公开宣告送达的方式向武穴市水利和湖泊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该局对长江河道行洪区违法建筑行为依法履行监督职责,保护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及行洪安全。

公开宣告送达和上门释法说理收到良好成效。2019年12月30日,武穴市水利和湖泊局对该检察建议进行了回复。当前,该局已采取了规范采砂船舶集中停靠和监管、加强涉砂船舶管控、严厉打击非法采运江砂行为、健全联合执法机制等措施进行管控,对该市本籍“三无”采砂船已督促自行切割采砂机具24条,近期还多次联合黄冈、阳新、黄梅、蕲春等地的水政监察大队开展联合巡查行动,对相关辖区长江河道非法采、运砂进行全覆盖打击。

“一案一评析”“一案一整治”,为确保检察建议“应发尽发”, 湖北省检察院要求把办案中是否需要提出检察建议,作为《公诉案件审查报告》必须说明的问题,并在统一业务系统中加以注明,贡献了扫黑除恶的“湖北检察经验”。这一做法得到最高检张军检察长充分肯定。

与群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领域始终是制发检察建议促进社会治理的重点。

湖北省落实边扫边治边建的要求,围绕“十大行业领域”专项整治部署,结合案件办理剖析重点行业领域监管漏洞,通过制发检察建议,促进重点地区、行业和领域加强监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全省检察机关制发检察建议1058份。

湖北省地处长江中游,有1061km的长江岸线,是拥有长江干线最长的省份。在办案中服务湖北经济社会发展大局,服务湖北长江经济带发展,湖北省检察机关义不容辞。

在服务长江生态保护中,湖北省检察院结合办案带头组织研判,与省水利厅、省交通运输厅、长航管理局充分沟通后,就长江流域非法采砂等重点问题制发检察建议,武汉、襄阳、黄冈等地针对河道非法采砂问题,共向各地水利、水务、海事等相关部门提出检察建议17份。建议内容涉及建立公开监督机制,挂牌拍卖采砂河段;加大监管、巡查力度,严格执行采砂许可证制度;加强环保宣传力度;完善水利部门与司法机关违法线索移交机制等。

图为:2018年8月,武穴市检察院检察官对一起涉案27人的非法采砂案进行探讨。

目前,全省检察机关普遍形成了“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不能为办案而办案,不能止于办案,要切实通过案件办理促进社会风气好转、社会治理有序、基层组织健康”的共识。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

一些黑恶势力之所以长期未受到有效打击,与“保护伞”和“关系网”的庇护有着极大关系。如何有效地“打伞破网”,是决定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的关键性因素。

湖北省检察机关自觉扛起检察环节的责任,严格落实“一案三查”“两个一律”要求,将摸排“保护伞”线索、涉黑涉恶线索作为办案必经环节,确保打深打透。

图为:2020年12月,汉江检察机关针对毒品犯罪惩防问题向仙桃市、天门市人民政府公开宣告送达检察建议。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湖北省检察机关向各级纪委监委、扫黑办移送“保护伞”线索2232条、涉黑涉恶线索1069条。对专项斗争中发现的司法人员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等渎职犯罪案件,依法行使侦查权,共立案侦查31件35人。

上下同欲者胜,同舟共济者赢。扫黑除恶,是固本之举、浚流之措,事关国家长治久安和社会稳定,事关人心向背和基层政权巩固。湖北省检察机关将按照中央部署和最高检、省委要求,充分履行检察环节的各项职责,继续保持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严打高压态势,全力推动扫黑除恶常态化机制落实落地,助力荆楚大地扫出一片海晏河清,扫出一片朗朗乾坤!

转载来源丨鄂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