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狱中留下一首诗,梁启超改了2句,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句,流传百年

谭嗣同是中国近代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他同康有为、梁启超等人一起宣传变法维新,推行新政,但是变法不过百日便以失败告终,而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则在菜市口英勇就义。

临刑前,谭嗣同在监狱的墙壁上写下了七言绝句:《狱中题壁》,之后这首诗被广为流传。

我们知道的版本是这样子的: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尤其是诗的后两句堪称是经典,与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于谦的:“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并称为三大悲剧英雄史诗。

遗憾的是,这两句并不是谭嗣同的原创,真正的《狱中题壁》是这样的:

望门投趾怜张俭,直谏陈书愧杜根;

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那么问题来了,谭嗣同原先的狱中题壁是怎么成为如今大家熟知的版本呢?这就和另外一个有名的政治家有关了,他就是:梁启超。

在谭嗣同的诗里面留将公罪后人论,他把变法后期没能实现诛杀荣禄,软禁慈禧的计划视为公罪,但是逃亡在外的康有为和梁启超他们却不这么想。

在他们看来维新党人士的形象是高大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国为民,而且他们还想着要东山再起,那么必然要树立一个好的形象。

于是梁启超亲自动手将谭嗣同诗里面的后两句:“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改为了:“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完美表现了谭嗣同慷慨就义的悲壮情感。

他还顺带着改了前两句诗里边的几个词,而修改后的诗呢也确实如他们所想,带来了非常好的反响,被传唱百年。

但有趣的是,梁启超他修改的那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其实也并不是他的原创,而是比他们早了几十年的一个叫苗沛霖的人所作。

苗沛霖是个臭名昭著的人,他三次反清两次变节,被历史学家认为是最没有原则的军阀,他先是与太平军一起对抗清朝,没多久就又投靠了朝廷,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起兵反清,还被太平天国封为奏王,结果一转眼又把太平天国的将领陈玉成给出卖了。

苗沛霖的一生就这样反反复复叛变无常,最后在蒙城被杀,苗沛霖在反思自己人生经历的时候就写下过一首《秋宵独坐》的诗,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手披残卷对青灯,独坐搴帷数列星;

六幅屏开秋黯黯,一堂虫鸣夜冥冥;

杜鹃啼血霜华白,魑魅窥人灯火青;

我自横刀向天笑,此生休再误穷经

但是同样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苗沛霖和谭嗣同两个人反应出来的思想境界,却是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是为了一己之力私利,一个是为了国家和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