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启蒙老师父亲

我的启蒙老师父亲——2021“心中的父母”有奖征文(64)

(江苏省无锡市 刘锡生)

【作者简介:刘锡生,1956年生于江苏省无锡市。无锡市作家、资深记者、大学宣传部长(校报和网站主编)。自八十年代工作至今,从事电台和报纸新闻记者与大学宣传工作40年。曾在市、省、中央级媒体(含网站及微信文学公众号)共发表新闻、小说、散文、诗歌、故事等作品200余万字。】

父亲是我的启蒙老师。从小到大,父亲对我教育严格,他的身体力行感染了我、影响我一辈子,教会我学习生活,学习文化、学习做人的道理。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从学校走向社会直至从大学宣传部长岗位退休,我的每一点成长和进步无不受父亲的影响与熏陶,渗透着父亲的殷殷教诲。

细微之处见父亲的教诲。记事起,父亲就要求我在生活中要懂得处处礼让:吃饭时要长辈优先,自己吃饭时要慢嚼细咽。坐公交要让老人与妇女儿童;工作中,勤勉务实,认真负责;与人相处,不卑不亢,团结友爱。父亲常教导我,在单位工作时与他人生气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这样既耽误自己的时间,又疏远了人际关系与感情,实在是很伤气力的事。人不是在真空中生活,人生总有一些不平事,对待这些,父亲告诫我,忍一忍,笑一笑就过去了,别把这些不开心事放心里,人的胸襟要开阔些、宽广些。

父亲对我的早期教育非常重视。从我能说话开始到参加工作,不管什么事,父亲都会征求我的意见。做错什么事,哪怕我打碎碗或杯子之类,父亲也不会骂我、更不会打我,并提醒我以后小心点。上学时,父亲给我制订了一张《作息时间表》,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做作业,一切按表上罗列的执行。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我就喜欢读书、写作、器乐、声乐、书法和绘画,父亲非常尊重我,让我干我喜欢做的事情,从不强迫我学什么。工作了,常听父亲跟我说的一句话“闲谈莫论人非”。父亲心地善良,待人宽厚,每当看到别人家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互相吵闹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之时,他总会告诉我一句话“退一步海阔天空”。小时候不懂,后来明白了这也是父亲一贯做人的原则。

父亲是国家干部。满腹经纶、饱读诗书的父亲解放前做私塾教师,我的大姐系父亲的学生。父亲写得一手好字好文章,解放后在原无锡市北塘区(现梁溪区)商业局工作,是局里公认的“笔杆子”。听父亲介绍,他会写文章和书法是受爷爷的影响,爷爷曾在衙门做事,写的蝇头小楷与新华书店出版的字帖一样,爷爷的名气在当地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样看来,父亲遗传了爷爷,我又继承了父亲的基因,写得一手好字好文章。少年时代的我就喜欢上了读书,唐诗八大家,唐诗宋词元曲,中国古典名著,外国文学等读了不少。但我尤爱写作,是全班或年级的佼佼者。差不多我的每篇作文都会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班级和年级通读。我信手写来的文字,会被班里的同学认真而虔诚地抄录。老师和同学们都说,我长大后定能成大器,不做一名作家也定能当一个不错的新闻记者。

果不其然,被老师和同学一语中的,大学毕业后我真的当上了一名真正的新闻记者,吃上了“文字饭”。我自小学三年级始发表第一篇处女作。由于我的努力,我的身份在不断地演变;记者、部主任、大学宣传部长、无锡市作家。写作五十年来,发表在无锡市级至中央级报刊杂志、全国知名网站及文学微信公众号平台上共发表新闻、小说、散文、故事等作品达200余万字。女儿又得到了我的“真传”,文科很好,她从小学至大学,也有数十篇文章发表在报刊杂志上。

我搞了大半辈子文字工作,2016年2月退休。然而,我退而不休,在家天天“稿事”。我爱文字。美丽的文字多种组合记述无数故事,诉说多种心情。每天与文字打交道,在文字中找到了温情生存的空气。

近几年,我写的微小说、散文、诗歌、故事被全国众多纸媒和微信文学公众号平台刊用。如:《无锡日报》《太湖》(文学杂志)《新华日报》《人民日报》《河南文学》(文学杂志)《豫北文学》《中国散文网》《江山文学网》《中国作家论坛》《作家导刊》《作家新干线》《豫北文学》《西孤文学》《写手圈》《萌芽论坛》《新风文学》《丰寒文学》《他们文艺》《茗酒荟》等等。近年来,喜获全国征文一等奖、二等奖;全国广告语和宣传语征集二等奖。

爱写作是受父亲的影响。若父亲在天有灵,知道他儿子如今也稍有成就,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我想,他会感到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