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媒体关注山西】右玉:从“绿起来”到“富起来”

《人民日报》 2021年1月19日

推进生态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实现绿色发展

右玉 跑好接力赛

核心阅读

新中国成立以来,山西右玉广大干部群众种树1.3亿多棵,全县林木绿化率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不到0.3%增至56%。昔日的不毛之地,已经变成了塞上的绿色明珠。

如今,右玉的宜林荒山已经基本绿化完成,右玉人也开始继续探索——这场“绿色接力赛”该如何继续跑好?

出山西右玉县城,向西北行进30多公里,便见杨千河乡西南的丘陵山地。

“到了夏天,这里将满眼尽绿,一派生机。”指着山上高矮参差的小树,右玉县委副书记、杨千河乡党委书记刘世君满怀期待。

这片山地面积过万亩,梁峁交错,交通不便,曾是右玉县最后一片宜林荒山。2020年,右玉人背苗开路,锹挖镐刨,一坑坑“抠”,一棵棵种,终于啃掉这块“硬骨头”。

从单一种树转向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这是三四年前的苍头河湿地公园,植被稀疏,绿色单薄;如今,沿河湿地水丰草美,树绿花红,色彩斑斓。”右玉博物馆工作人员王涛特意拿出两张照片作对比。

苍头河治理前,每遇山洪,河水漫溢,冲毁村庄和农田。经过右玉干部群众数十年的造林绿化,沿岸生态显著改善。在此基础上,右玉县适时启动杀虎口生态治理工程,从单一种树转向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提升流域生态品质。

“这块区域,山水林田湖草各种要素齐全。”右玉县林业局局长刘占彪指着工程规划图介绍,这里还有明长城、杀虎口等历史文化遗迹,“要进行集生态与文化为一体的系统性治理。”

苍头河流域内的湿地以自然修复为主、工程修复为辅,采用乔灌草立体栽植,科学栽植山桃、山杏、樟子松、油松、柠条等10多种植物。近年来,苍头河水质常年保持在Ⅲ类以上。

苍头河人工河柳工程、四五道岭小流域综合治理等生态工程,也给当地生态文化旅游提供了绿色基础。雄关杀虎口、壮美明长城、苍凉古战场……一处处历史文化印记,星点散落于绿水青山之间,让人流连忘返。

“这两年,游客越来越多,买卖越来越好,每年能收入三四万元。”在杀虎口景区摆摊卖凉粉的杀虎口村村民李四红说,村里还成立了生态旅游专业合作社,带动百余贫困人口脱贫致富。

“虽然受疫情影响,但2020年右玉接待游客425.15万人次,比2019年增长了近10个百分点,目前相关收入还没统计出来,估计也差不了。”右玉县委副书记姚树山说。

提高产品附加值,变生态优势为经济优势

“这里边只有7克,能卖40多元。”右玉县图远实业股份公司总经理刘德智拿起桌上一个小瓶,如数家珍,“里边装的是冻干小香葱,属于高附加值产品。”

高附加值,源于良好的生态和适宜的气候。刘德智说:“当时公司要转型,我们发现,小香葱在市场上前景好、利润空间大,但其种植、生产技术要求高,对生态环境要求更加苛刻。”

通过实地调研,刘德智他们得出结论——右玉的生态和气候非常适合种香葱。于是,图远公司采取“企业+基地+农户”的发展经营模式,建设温室大棚50亩、流转土地3500亩,建成了高标准小香葱种植基地。

图远公司主打的冻干小香葱产品,年平均外贸出口700多万美元。图远公司的种植基地可带动2000余农户增收1400多万元,每年5月至10月还可提供200多个就业岗位。

如今,右玉的绿色产业已初具规模:75万只羊、40万亩小杂粮、4.2万亩多样化种植土地、20多家绿色农业龙头企业……生态红利颇为丰厚。

寒冬腊月,右玉沙棘研究所所长曹满还是闲不下来,整天忙于“右玉县野生沙棘改造技术的研究”项目。“目前,右玉有28万亩沙棘林,只有少部分完成了升级改造,改造提质的空间还非常大。”曹满告诉记者,采用清水泡穗、草帘覆盖等技术,未来,改造后的野生沙棘果的产量将是没经过改良的野生沙棘产量的7倍。

据介绍,未来5年,右玉要在全域绿化后继续投资14亿元,实施19个产业项目。

敬畏自然,呵护发展根基

“右玉的绿水青山,是大家数十年艰苦奋斗干出来的,一定要保护好这个绿色的发展根基。”山西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教授张建新说。

18年潜心研究生态肉羊健康养殖,张建新认为右玉的生态承畜量有限,人工培育与生态资源合理利用要相结合,以草定畜、草畜平衡。

在右玉,祥和岭上公司在1万多亩荒地上建成生态牧场,人工种植的灌木、乔木遍布其中,在保持水土的同时,为牧草生长提供养分。

“这样的模式,可以尽可能避免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祥和岭上公司董事长张宏祥说,“以最低的生态成本,养出更多的生态羊。”

如今,该生态牧场年出栏肉羊2万多只,还吸引了80多名周边村民务工,带动当地村民脱贫致富。

曾经,右玉工业园区想升级更名为“经济技术开发区”,最终定名为“生态文化旅游示范区”。名称之变的背后,体现出生态在右玉发展结构中的分量愈发重要。

为了呵护绿色成果,近5年,右玉县累计拒绝20多个项目,涉及资金100多亿元。艰苦奋斗的右玉人,在享受生态红利的同时,也对生态极为珍惜和敬畏。

眼下的右玉朔风凛冽、天寒地冻,杨千河乡陆家庄村村民王元世和家人出门打沙棘果。“平均下来,一天打的沙棘果能卖400元左右,一季下来能有不少收入。”王元世说。

“目前,右玉的宜林荒山已经基本绿化完成,绿色发展、生态建设也有了新目标、新要求。”朔州市委常委、右玉县委书记张震海说,“肩上的担子丝毫不比以前轻,我们更加需要继承和发扬右玉精神,跑好这场绿色接力赛。”

人民日报记者刘鑫焱

快评

站上绿色发展新起点

新中国成立之初,山西右玉县的林木绿化率不到0.3%,恶劣的生态环境,一度让当地群众苦不堪言。70多年来,右玉广大干部群众艰苦奋斗,种树达1.3亿多棵,全县林木绿化率达到了56%。从昔日的不毛之地到如今的塞上绿洲,右玉交出了一份让人民满意的绿色答卷。

“绿色地基”已夯实,发展须有新作为。面对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时代的新要求,右玉的下一步行动,也有了更为丰富的内容。

迎难而上、艰苦奋斗,久久为功、志在长远的“右玉精神”,为右玉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精神动力。“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成为右玉发展的行动指引。

站上绿色发展的新起点,生态文化旅游深度融合,坚韧不拔的右玉人再蹚新路。我们相信,右玉的“绿色接力赛”一定会跑出新的精彩。

木泽

新华社 2021年1月18日

绿的力量

——共产党人生态文明的“右玉实践”

绿,曾是山西右玉最稀缺的颜色,如今却是这里最厚重的“底色”。

新中国成立初期,右玉林木绿化率不到0.3%,一年到头,黄风肆虐,粮食产量极低,严重威胁当地群众生存。70多年来,21任右玉县委书记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带领干部群众持续不断植树造林,创造了将“不毛之地”变成“塞上绿洲”的生态奇迹,铸就了“右玉精神”的丰碑。

习近平总书记先后6次对“右玉精神”作出批示指示。2020年考察山西时,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发扬“右玉精神”,统筹推进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

“终见‘善无’变善有,已将沙州换绿州。”右玉,是中国共产党人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样本。

县委书记的接力

右玉,位于晋蒙交界、毛乌素沙漠风口地带,国土面积1969平方公里。

这里昔日的生存环境到底有多么恶劣?《朔平府志》中记载:“每遇大风,昼晦如夜,人物咫尺不辨。”

“春种一坡,秋收一瓮;除去籽种,吃上一顿。”这就是右玉人过去生活的写照。

故土难离,沙海求生。怎么办?

带着这道“必答题”,1949年第一任右玉县委书记张荣怀上任第二天就带上水壶,开始在全县进行4个月徒步考察,终于在一个长满树木的偏僻山沟找到了答案。因为有树的蔽护,那里的土豆和莜麦产量比其他地方高出好几成。

“要想风沙住,就得多栽树。”

从1950年春到第二年秋天,张荣怀带领右玉干部群众挖树坑、插杨树条,造林2.4万多亩,从此拉开了一场跨越70多年的“绿色接力”。

“换领导不换蓝图,换班子不减干劲。”在右玉,每一任县委书记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种树故事。地图、铁锹和水壶,曾是他们必备的“三件套”。

第五任右玉县委书记庞汉杰患有严重胃病,体重不到100斤,上级原本打算将他调到其他富裕的县,但他却坚持留在右玉种树,一干就是7年。在庞汉杰带领下,右玉干部群众摸索出了“穿靴”“戴帽”“扎腰带”“贴封条”等种树方法,实现大片造林14万亩。

“‘飞鸽牌’干部要做‘永久牌’的事。”这是第十一任右玉县委书记常禄的名言。

他经常说,干部经常调动是“飞鸽牌”,种树造林才是“永久牌”。在右玉工作8年,常禄每到植树季节都坚持带着一家6口和群众一起上山种树,右玉也一跃成为山西省人工造林最多的县。

由于积劳成疾,常禄去世时年仅59岁。临终前,他没立遗嘱,没安排子女的事,而是把右玉几位干部叫到病床前,叮嘱他们:“树是右玉的命根子,要保护好。”

过去,想要在右玉种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孩子还难”。

因为难,历任右玉县委书记都爱树如子,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饱含深情。

1991年,在右玉工作了12年的第十三任县委书记姚焕斗,即将调到另一个县。临上车前,他又返回办公室,拿上平时种树用的铁锹,又从门前大叶杨上摘了几片树叶,夹在笔记本里,才含泪离开。

……

斗转星移,沙海桑田。

如今,接力棒交到了第二十一任右玉县委书记张震海手中。右玉林木绿化率不仅从当年不足0.3%提高到现在的56%,还成为远近闻名的育苗基地,抚育各种苗木8万多亩。

手拉手的同心力

如果不是根植于人民,右玉的奇迹就不会发生。

“黄沙洼呵黄沙洼,吞了山丘吞人马。”

在右玉县头水泉村村后,有一道长40里、宽8里的黄沙梁,被当地人唤作“吃人的大狼嘴”。

今年71岁的头水泉村党支部书记王明花从9岁起,就跟着父母、老师一起去黄沙洼种树。长大后,她成了村里的妇女主任、村委会主任,一直到49岁当了村党支部书记,植树贯穿她的一生。

在右玉种树,从来都是干部群众、男女老少一起上,不讲条件、不计报酬。

王明花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村里劳动力每个春天最少要做30个义务工;包产到户后,每人种30棵树苗;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人们义务植树仍热情不减,只要村里大喇叭一喊,有三轮车、四轮车的村民就拉着大伙儿上山了。

干群同心,其利断金。那个吞天吃人的“大狼嘴”如今成了绿山岗,有林地2.2万亩。

在70多年的植树造林中,右玉全县干部群众义务植树累计达2亿多天。在近300万亩的土地上,右玉人民摸爬滚打在沟梁山壑之间,让大地一点点绿了起来,他们中有农民、有工人,也有机关干部。

过去在右玉,每个机关单位办公室门后都放把铁锹。几十年来,仅机关干部就义务造林30多万亩,先后营造了文教林、政法林、财贸林、宣传林等十几个造林基地。

“大家抢着干、比着干,手掌上没有结痂,就觉得自己不光荣,没卖劲儿。”一位机关干部这样说。

一把铁锹两只手,干罢春夏干冬秋。

一代代右玉人为绿化家乡、造福后人作出了巨大牺牲。

刘政是李达窑乡乔家堡村护林员。2000年夏天,一场暴雨冲倒村后的水泥电线杆,压断了3棵松树。老刘打算搬开电线杆去救树,不料,电线杆竟滚砸在他的胸前,大口的鲜血洒在松树上。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把我葬在树根下。”

矗立在小南山上的绿化丰碑,似人字形的大树合抱而成。正是千千万万右玉干部群众同心协力,才铸就了这座绿色丰碑。

绿色的生产力

隆冬时节,右玉的气温骤降到零下30多摄氏度。

苍头河畔,一抱多粗、十几米高的“荣怀杨”在寒风中肃立,像一位倔强的战士守护着脚下的土地。

70年前,张荣怀在这里种下第一棵小老杨时,四周还是黄沙遍地。如今,苍头河两岸已是郁郁葱葱,成为国家湿地公园,鸟类从过去18种增加到128种。

一里之隔的右卫镇马营河村是直接受益者。这几年,村里相继建起民宿,树下长出了羊肚菌,地里还种上了菊花,发展起了大棚。

“生态好了,人的脑子也活了。”马营河村党支部书记朱义说,去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2200多元,同比高出近4成。

在马头山绿化1.2万亩荒山的李云生,现在也苦尽甘来。

2002年,他拿着承包驾校挣的几十万元回村绿化荒山开发旅游,“走进去才发现是个无底洞”。无路可退,他只能四处借钱种树,先后投入400多万元。

“最难的时候,等结完工人工钱、还完债,连过年的钱也剩不下,只能和老伴躲在山里吃干粮。”他说。

如今,山上的树木已逐渐长大,1000亩杏树也挂了果。李云生又养了100多头牛,今年收入七八十万元,这位65岁的老人干劲越来越大。

绿色给右玉人带来了活路和门路,正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注脚。

右玉地下探明煤炭储量高达34亿吨,但右玉人却始终坚持让它埋藏在地下,不要黑色GDP,而要绿色生产力,交出一份份令人满意的作业。

右玉2018年在全省率先脱贫摘帽,2019年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接近10%,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固定资产投资仍增长10%以上,全年经济实现正增长。

寒冬下,一串串黄色的沙棘果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种浑身长满硬刺的灌木是防风固沙的优良树种,如今已遍布右玉山头河畔,是这块神奇土地“涅槃重生”最生动的写照。

“右玉精神”的扩张力

右玉,赢在当下,更赢在未来。

在移民新村康平村内,一排排农家小院整洁利落,水电暖网一应俱全。温室大棚内,红红的草莓挂满枝头,芹菜、黄瓜、西红柿等蔬菜长得正旺。

作为“国家森林乡村”,这里的村民靠着生态观光农业吃上了“旅游饭”,成为右玉脱贫摘帽后新农村幸福生活的缩影。

种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

“现在右玉名声在外,出去举办招商会,感兴趣的人很多。”右玉县商务局局长李国兵说,从2017年开始,不断有外地客商前来考察,十多个新兴项目相继落地。

投资4亿多元的国家级青少年足球夏训基地已初见雏形,在这420亩的地方,将建成22片标准足球场地。“这里的环境是一流的,是天然氧吧。”基地负责人王东伟考察过很多城市,独特的生态和人文优势让他最终选择了右玉。

曾经“走口外”的右玉人如今上演“雁还巢”。

十年前,在太原卖电脑的张宏祥带着在外地淘到的“第一桶金”回乡,当起了“牧羊人”。与“老羊倌儿”们不同,他只要坐在电脑前,就能观看羊的放养动态和运动轨迹,实现了智慧养羊。

中大科技、永昌LED、塞上绿洲……在这些绿色科技企业里,到处都有年轻人的身影,一些周边县区的人甚至举家搬了过来。

“右玉未来将是旅游胜地、康养福地和投资洼地,更是一片精神高地。”张震海说。

右玉人用绿色改变命运,更用勇敢、坚韧、无私浇灌“右玉精神”开花结果。

“右玉精神”体现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迎难而上、艰苦奋斗,是久久为功、利在长远。

这就是右玉创造生态奇迹的“密码”,也是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的“力量源泉”。

据新华社电

新华社记者赵东辉 吕梦琦 王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