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揭秘:因宅基地归属问题,女子惨遭杀害,现场的脚印揭露真相

卧室的脚印

2013年4月21日,大雨过后,贵州某县的黄老汉看望自己在县城南郊的女儿,打开房门后发现通往卧室的路上干涸的血迹,瞬间不好的预感涌上脑海中。他到女儿卧室门口后发现门被反锁着,根本打不开。不论他怎么敲门叫喊,屋里都没有人回应。

由于女儿十分担心,黄老汉来到女儿卧室的屋顶,找到几块松动的天花板,撬开屋顶进到屋里。到屋里后,里面的情况让黄老汉吓得魂灰魄散,下午四点贵州省锦屏县公安局接到黄老汉的报案称自己的女儿黄某被杀了。

当地的民警立即赶到案发现场,经过对现场的仔细勘察,在二楼楼梯处发现了一些血迹,随着技术人员的进一步勘察,三楼卧室门口窗户上的血迹都被勘查出来了,虽然这些血迹都被拖把清理过。现场三楼卧室的门无法从外边进入,为了保存现场警方从屋顶进入现场。

尸体在卧室右侧呈卧位,已经呈现出高度腐败的现状,案发的时间应该在七天到十天左右,受害人的背部有五处明显的伤口,致命伤是她背部的伤口,从她的背部左侧直接扎入,刺到心脏。同时警方在勘察案发现场的时候,发现死者的所有贴身衣物被利器割断。

表面上看来杂乱无章的凶案现场,嫌疑人却很干净地清理了自己在现场的作案痕迹,可见其反侦察的意识十分强烈。根据现场楼梯上的滴落状血迹警方推测第一现场应该是在楼道里,随后嫌疑人把尸体移动到了床上。

从现场留下的信息可以推测出,死者的皮包和手机没有在案发现场,但是死者的金项链金戒指还都留在死者的身上,由此抢劫杀人的嫌疑就变得很渺小了。虽然现场死者的衣物都被剪开了,经检验,未发现男者的分泌物,又排除了奸杀的可能性。

门窗完好,房门反锁,锁定了熟人作案的可能。通过对案发现场的再次勘察,警方在死者所在的三楼卧室提取到了一枚完整的独立对称三角形花纹的鞋印。

通过化学试剂反应作用,三楼卧室被擦拭后的血迹都显现出来了,在卧室边缘地方嫌疑人留下了清理过的血脚印。案发现场的遗留下的两枚脚印却不相吻合,经过法医的仔细鉴定并结合其它情况的综合分析,推测出嫌疑人只可能一人作案,由此可以说明嫌疑人是二次进入过现场,同时还是换了鞋子再次回到了案发现场。鞋印的水痕和现场残留的水迹也相吻合。

警方可以确定嫌疑人对现场十分的熟悉;也有充足的时间来清理现场,能够自如地出入现场,可见和死者黄某的关系不是一般的熟人。

随即对黄某的社会关系进行摸排调查,其社会关系十分的复杂,难度很大。为了不惊动嫌疑人,警方从鞋印开始突破,通过对鞋印的分析,确定了嫌疑人的大致的年龄、体重、身高等基本的轮廓。

通过调查警方发现,在黄某回到锦屏后关系来往密切的朋友是张某(男),曾经多次在黄某家留宿,经过询问张某其称当天不在锦屏。即在民警对张某的活动情况进行核实的期间,法医对尸体进行解剖和伤口细致分析推断。

在黄某的尸体上发现了一处比较特殊的伤口,她的胸椎处损伤,因为骨质受伤可能会产生有很大的反作用力,施力者也有可能造成损伤的,嫌疑人对死者接连用力扎了几刀,有可能自己的手受到反作用力损伤了。现场的血迹很多,但嫌疑人留下的会是小块血迹,通过对二楼到三楼通道外墙小点状血迹的分析确实不是死者的。

DNA检验报告显示嫌疑人和死者有的亲属关系,结合之前警方的摸排线索,马上所有的嫌疑都集中在了死者黄某的四叔家。在几年前,两家就因为房屋地基的事情产生了矛盾,发生过比较激烈的争吵,甚至还动了手,双方都由此受伤住了院。但是,黄某四叔的DNA与现场嫌疑人DNA的相似度只有50%,经过确认最终锁定嫌疑人是死者四叔的儿子。

经过多天侦查,已经外逃的嫌疑人最终在西安落网。案发当天,嫌疑人再次由于宅基地的事和堂姐发生了争吵,被堂姐动手打了,咽不下这口气就起了杀心。

精心布置下的现场,扑朔迷离的案情,不符合常理的物证,要根据已有的证据寻找有效的信息,捕捉留下的重要讯息,才能拨开迷雾,找到正确的方向,抓住凶手不经意间疏漏掉的关键性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