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前古村记事

2021年1月20日《莆田侨乡时报》文献名邦08版

镇 前 古 村 记

村内现存涵黄古大道的旧景

镇前村,古时属莆田县下孝义里,地处涵江旧镇的南沿,西南两面濒临木兰溪海道,东北两面是大片肥沃的农田,白水场就坐落在村子的北面。

宋末元初,佘、陈、翁、黄等姓先民先后迁居于此,繁衍生息。因为这里地处木兰溪下游,地势低洼,洪水、海浸不断,连年闹水灾。所以,先人们便在村子的西南两面修筑堤坝,捍御海潮的侵袭。但是,当时都是由私家修筑的土堤,低矮窄小,经常被冲毁,海淹水涝是家常便饭。

数百年来,勤劳质朴的镇前人世世代代与天斗,与地斗,与水斗,与海斗,求生存,求发展,写下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也培养造就了一大批出色的劳动者、革命者和文化人才。以下择要分几部分记述。

一、古大路、古桥

从宋元时代起,从涵江到黄石等沿海地区的古大路,蜿蜒曲折从村西的海堤穿过,绕道村中心,直抵村南的木兰溪边。故此,村中自然形成了一条古街。两三米宽的石板路两边,有点心店、米店、杂货店、柴火店、草鞋店、客栈、裁缝店等等,卖鱼的、卖冥楮的,以及四方远行的商旅,终日不绝于道,以至小街上的石板也全被磨得光溜溜的。

这条古大路直抵木兰溪北岸,这里早先没有桥,人们只能乘小舟摆渡过海,到南岸的桥兜村,再去黄石、笏石等地。

元元统二年(1334),龟山寺和尚越浦禅师发宏愿,要在这里建造一座大石桥,方便各地商旅。他四处募缘,到处奔波。数年后,开始动工建桥。他雇来了大批石匠、民夫,出海采石,上山伐木,把大量的建筑材料运到木兰溪两岸堆放,但经常发生偷盗事件。于是,越浦大师便在桥北(镇前孝户)建了一座吉祥寺,派专人驻守看护,可盗窃之事仍然屡禁不止。后来,越浦大师就想了一个办法,他手蘸海水在寺檐的石柱上题写了一副对联:

施我物必昌 偷我物必殃

入吾门不贫 出吾门不富

这副对联有一个特点,不用笔墨,更不请石匠镂刻,近看不清,远视一目了然。越浦大师是个能人,他的话,谁人不信!大家知道此事之后,偷盗之事也就根绝了。

宁海桥北端明代石头将军

有了宁海桥之后,古大路更畅通了。明嘉靖年间,参将戚继光奉命入闽征倭,戚家军就趁着夜色,从镇前石板街上鱼贯而过,人不知、鬼不觉直捣林墩倭人巢穴。次日天亮以后,村人才知道戚继光的军队昨夜从村街经过,还打了一个大胜仗,无不为之惊叹。

二、科举名人

镇前村虽说是个农业大村,但镇前人自古崇尚读书,明清两朝科举名流辈出。明永乐年间,有个叫佘耀的人,于永乐十二年(1414)中举,次年又再接再厉联捷进士,初授进贤知县。在任上,他注重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实行许多惠民措施。同时,又重修地方学宫,力倡兴教化民,政绩显著。后升任吉安、饶州通判。终因辛劳过度,病逝于官任上。当地民众感激他的德行,还专为他立了一块“德政碑”纪念他。其后,巡按御史还在镇前石板街上建造了一座“海国名贤”大石坊表彰他。

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村里有个叫佘翔的读书人中了举人,官授金椒县令。也如前辈佘耀一样,体察民情,多施惠政,深得百姓拥戴。但是,当时官场黑暗,贪腐成风,佘翔不会也不愿曲意逢迎权贵,因此得罪了上官,他只得愤然弃官出走。

佘翔是个著名的诗人,弃官后,他浪迹大江南北,结交各地官宦名流。后长年客居南京,与刑部尚书王世贞、按察使李攀龙、文学家谢榛、吴维岳等人结成诗社。他们推崇、倡导李杜诗风,学唐诗,写唐诗。在这期间,佘翔写下了大量的诗篇,王世贞十分推崇他的诗作,尤其是他的七言诗。礼部郎中屠隆还为他作传。佘翔的诗句清新质朴,有唐人遗风。

佘翔一生写下了数以千计的诗篇,著有《薜荔园诗》《佘宗汉稿》《金陵记游文》等书,这些作品都已收入清《四库全书》。以下摘录其诗二首以飨读者。

采莲曲

荷叶离离带暖风,香生菡萏玉颜红。

娇歌一曲鸳鸯起,多少残霞落水中。

孤山社燕集

湖上晴云散绿波,六桥欸乃起渔歌。

孤山此日开诗社,杜若州边白鸟多。

第一首写江浙一带采莲的盛况。第二首写作者弃官后,在杭州西湖孤山参加诗社活动的盛况,全诗虽只四句,但以景衬情,情景交融,既写文友会集的盛况,也流露了作者的美好心情。

除了佘耀、佘翔二人外,明万历三十一年(1563)佘翔的从弟佘士芳也乡试中举。此外,清代还有佘弼、佘庆祚等人也先后乡试中举,可谓名流辈出。

清光绪年间,又有一个叫佘元勋(号赞侯)的人进京参加辟雍贡试,得中廪贡,佥分教谕,但他目睹晚清官场腐败、社会黑暗的现实,宁愿蜇居乡间,务农为生,也不愿当官。后来,他应邀到达章书院,以教书为业,培养了一批出色的弟子。

佘元勋也工诗善文,以下是他的《和喻亶平书堂自咏》诗:

石上话三生,逍遥无所争。

科头风亦醉,濯足水偏清。

轩冕浮云梦,琴樽旧雨盟。

狂歌吾与汝,世外且逃名。

从诗句中可以看出,他把当官比作“浮云梦”,他想“逃名”“逍遥无争”,这些话实际上正体现了他对黑暗现实的不满。

镇前镇江村内新建的佘氏宗祠

三、灏公堤

镇前村的西南两面紧濒木兰溪海流,尤其是西面,受到海潮的正面冲击,堤坝经常崩坏,屋毁人亡,乡人深受其害。故此,乡人年年修堤,但还是经常崩坏。清乾隆十一年(1763)有个叫灏善的满族官员出任兴化府。他上任不久,就有人上报镇前孔泄堤崩决,海侵严重,农田受淹,庐舍倒毁,人员大量伤亡,许多人流离失所。更有甚者,古大路也崩塌受淹,行旅受阻,情势严重。

灏善得悉其情,深体民间疾苦,当年8月他亲往踏勘详情,即刻捐俸动工重建孔泄堤。他亲自规划,在旧堤之旁别筑新堤200余米,新堤基宽30多米,面宽5米,以利行旅通行。新堤之外又砌筑一道护堤,以加固堤坝的抗潮能力。此外,又加砌镇前至孝户一线的沿海土堤,近667米,以护卫那里的农田和房舍,次年5月全线竣工。邑人程大禧知县也捐金相助。阖郡士民无不交口称颂灏公功德,便把这条新堤称为“灏公堤”,还立碑记之。

嘉庆二年(1797),灏公堤又发生崩坏,莆田白知县命人重修,州司马张亮弼等人先后捐金助成。

四、丰富的海产品

镇前村紧靠木兰溪下游海道,自古以来这里海产品十分丰富,村边海流中出产的大牡蛎,个大、鲜嫩、味美,极受人们青睐。还有一个是宁海桥下出产的一种红母蟳,以个大肉质鲜美、韧性强而闻名遐迩。因为宁海桥下都是乱石堆,洞穴多,加上木兰溪上游带来了大量的营养成分在这里积淀,故此,这里的红母蟳特别硕大,膏黄肉肥,令人垂涎不已。村南地处木兰溪转弯处,这里泥沙大量沉积,形成了一片巨大的沙滩。旧时,三江口外兴化湾上大量的鲎溯流而上,纷纷到此营巢产卵,年年如此。村里的渔民看到了商机,便按时到此设竹枑,围捕鲎产品。这些捕鲎人后来就居住在海边,时间一久,就形成了一个小渔村。这里出产的鲎,个大肉肥,很受顾客欢迎,这又是镇前村的一个名牌产品。鲎户也因此得名,后人谐音写为“孝户”,现竟以此传名。

镇前是渔村,如今还有小渔船出海捕鱼

除了当地海产品外,镇前村自古以来捕鱼的人多,据介绍,解放前后,全村共有100多条渔船外出打渔。每船两人,共有数百渔民,这些渔民通常都是世代捕鱼的人家。

每天半夜起床,一百多条渔船便集体出海,他们不是用鱼网捕捞,而是放长线,用鱼钩钓鱼。每年农历八九月间,船只一齐划到江口与福清交界的海面,捕钓黄瓜鱼。此时,正是黄瓜鱼洄游产卵的季节,海面上各地的渔船纷纷汇集到这里。每只渔船一次可捕到50公斤以上。捕完之后,便把渔船划到江口码头,卖给当地的鱼店老板。次日一早又出海捕捞。

黄瓜鱼的汛期结束了,便是红鳜鱼,数量也十分巨大。红鳜鱼和大黄瓜鱼一样,都是高档鱼产品,肉质鲜美坚韧,营养价值高。可惜当年价格十分便宜,每0.5公斤仅值2角-3角钱,甚至更低。

季节过了,镇前的渔船便改道到埕口、南日岛等地捕钓小黄瓜鱼。捕完之后,还要把船只划回镇前。涵江的鱼店老板及鱼贩子往往专程到这里收购。如果遇着数量巨大,往往还得由家人挑到涵江,沿街叫卖。

如今,随着海中的鱼产不断减少,镇前村的渔民也不断减少,渔船也所剩无几。

五、战争劫难

民国七年(1918)南北军战争爆发,南军许崇智率部队从广东北伐攻打福建的北军。莆田各地民军纷纷响应号召,配合许崇智向北军开战。

当年8月-9月,许崇智的部队进攻驻守莆田的北军马督彪部,但久攻不下,便绕道梧塘,进攻涵江,想切断北军从福州方向的来援。驻扎在黄石的莆田民军翁汉烈等部配合许崇智,从黄石派兵北上,进攻涵江,南北夹击驻涵北军耿锡龄团。10月,民军部队向北军发起冲锋,双方在宁海桥发生激战。北军无心恋战,向镇前村撤退。镇前村群众早已纷纷逃难,晚稻也无法及时收割。

然而,涵江也久攻不下,11月底,南北双方达成和议,许崇智率部撤去,民军也向黄石等地撤退。

数日后,北军得讯,立即派兵追赶,所到之处,杀人抢劫放火,无恶不作。据早年了解,全村房舍、寺庙被北军焚烧者达数十间,尤其是古大路两边的房子、店铺几乎全被抢光、烧光。大路上的“海国名贤”坊也被彻底焚毁,老百姓的鸡、鸭、猪被抢被杀,就连家中的金银首饰也被抢劫一空,然后拿到涵江街头出售,牟取好处。

这一场战火,镇前老百姓受到了北军空前的荼毒,不少人家流离失所,备受饥寒之苦。

六、革命老区村

上世纪40年代起,镇前村就有不少穷苦群众参加地下革命。从1948年起,大洋闽中游击司令部成立之后,游击队领导人林汝梁、康金树、林汝楠、张坤等人经常秘密到村中组织发动地下党,莆田中心县委还把办公地点秘密迁到黄石清江,并迅速向镇前、洋尾等周边各村扩展。

镇前村的黄清泉、张建福等人率先加入地下党组织,然后回村组织发动,发展穷苦青年参加革命队伍,还秘密护送部分革命青年到澳柄、大洋山区参加游击队,接受武装训练,直接投身游击战争。

黄清泉、张建福、黄天福、佘金榜等人是镇前村参加地下革命的领头人。黄清泉解放后历任公社党委书记、莆田县农村合作部部长等职。1965年任莆田县合成氨厂党委书记。张建福,解放后在县农业局任职,直到离休。佘金榜,解放后先后在县公安局、县农场、县新华书店任职,直到离休回家。

据统计,当年全村共有四五十人参加地下革命。上世纪90年代,镇前村被列为革命老区村,有关部门还在村口立碑明示。

七、古迹与保护

镇前村历史悠久,至今还有一些古建古迹尚存。

首先是宁海桥北端的吉祥寺,创建于元元统二年(1334)。寺院坐北朝南,面朝浩瀚的木兰溪。600多年来一直香火不绝。寺前大院的西侧,清雍正年间人们在这里用青石建了一座数米高的花蕾状的石幢,又美观又坚固,称“越浦大师塔”。曾一度损毁。20世纪80年代由乡人及善信捐金重修一新。

宁海桥北端元代越浦大师造桥时,建造的吉祥寺

村中有古寺,称飞来寺,原在河边。清咸丰同治年间,有一次台风暴雨大作,把寺庙的瓦片、屋椽全部刮走,一路飘飞洒落在数十百米外的水田中。后来,善信拟捐金重建,有人建议把新址选在瓦片飘落的地方,最后得到众人首肯。新寺落成了,是取旧名,还是改新名,众议纷纷,有人主张改称“飞来寺”,因为这是上天的安排。

宁海桥北端的两尊护桥石将军,为明代永乐年间重修宁海桥时雕刻的。1961年与宁海桥一同被批准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世纪60年代,被人凿毁桥兜的两尊石将军,桥北镇前的两尊石将军差点被凿毁。镇前村民陈瑞金闻讯,以死相向,毅然守护。天亮后,镇前大队干部、群众,又轮流到桥头守护。这两尊石头将军才得以保存至今。

1983年,涵江至黄石的公路正式开通。当时利用宁海古桥作为公路桥,到2000年左右,经过近二十年大大小小车辆的反复碾压,古桥出现下沉和裂痕。为了保护古桥,桥兜、镇前二村的老人会及部分群众纷纷站出来,请求易地改建新桥,保护古桥。之后,省里拨款在宁海桥东面不远处另建的新桥于2017年通车。

镇前是个文化古村,从文中所记史实,我们可以看出历史的变迁和进步。

莆田侨乡时报

一扇打开乡情的窗口

编辑:吴芹芹

编审:郑育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