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星火耀晋中

2021年,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100年风雨兼程,100年波澜壮阔,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革命、建设、改革,创造了人类社会发展史上惊天动地的奇迹。在中国革命与建设的历史长河中,在晋中这片红色的热土上,中国共产党带领晋中儿女前赴后继、浴血奋战、不屈不挠、艰苦奋斗,谱写了一篇篇壮丽的史诗,树立了一座座不朽的丰碑。

波澜壮阔,风起云涌。

100年来,在晋中这片红色土地上,中国共产党带领英雄的晋中儿女,建立了不朽的功绩。

在党的旗帜引领下,中国共产党人点亮星星之火,在晋中大地上引燃推翻三座大山的熊熊烈火,让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晋中人民看到了希望,激发出奋起抗击的力量。

建立山西最早的党的地方组织,领导榆次晋华纱厂工人大罢工、祁县益晋纱厂工人大罢工,推动祁县、介休等地农民运动……拂去历史的尘封,那段难忘的经历,依然在岁月的长河中熠熠生辉。

传播

马克思主义在晋中

1921年7月,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中国共产党诞生在嘉兴南湖的一艘红船上。党的旗帜如暗夜中的炬火,唤醒被三座大山压迫的中国人民。自此,革命的星星之火,燃遍神州大地。

星火燎原。在与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内忧外患、灾难深重的晋商故里——晋中,义和团运动、保矿运动等,给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以重击,但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劳苦大众受剥削、受压迫的现状。

辛亥革命的浪潮席卷全国,晋中一批青年志士积极参与,也将民主革命思想带回了晋中。早在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留学日本的一批晋中籍青年就接受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参加了同盟会。灵石县青年何澄在赴日本学习时加入同盟会,想方设法向省内传送革命书报,宣传革命思想。武昌起义后,山西同盟会在省城太原起义,终结了清政府在山西的统治。晋中积极响应,太谷铭贤学校组织学生义勇军开往娘子关抗击清军,晋中绅商推举知名人士出面集结商团维持治安,借款30万两白银给新成立的军政府。

辛亥革命,为晋中先进分子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打开了新视野,开拓了新道路;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引领一批进步青年走上革命道路,他们在家乡传播马克思主义,播下革命“火种”。

最早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晋中人,是同何澄一样在外求学的青年知识分子,以及工人中的先进分子。

1922年,在太原读书的平遥籍青年侯士敏参加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次年,他发起建立汾阳县河汾中学青年团支部,介绍同乡同学李舜琴、任行健入团,随后由高君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初,在太谷铭贤学校学习的祁县青年张惟琛,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

榆社青年王世益14岁只身到省城太原谋生,1922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成为山西工人群体之中最早参加共产主义运动者之一,多次参加工人罢工斗争。1925年春,他在彭真等人的领导下,筹建山西工人联合会,并担任委员长。同年秋天,在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

……

这些诞生在晋中的第一批共产党员,把马克思主义的“火种”传递给学生、工人,带领进步学生学习进步思潮,推动革命运动。

侯士敏等人在汾阳河汾中学组织起新文化书报社互助团和学生会,利用节假日到平遥县传播北京、太原等地学生运动情况,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

张惟琛在太谷铭贤学校开展革命活动,联合同学发起成立书报流通社,组织同学阅读马克思主义书籍和进步刊物。祁县青年学生阎毓珍暑假回乡,联合青年教师和中学学生成立青年俱乐部,宣传“五四运动”以来的革命运动和进步思潮。

平遥县的侯士敏、李舜琴,祁县的阎毓珍、张惟琛把传递“火种”的落脚点放在农村,把目光对准和农村关系密切的小学教师、中学学生、店铺店员,甚至是思想比较解放的青年农民身上。

马克思主义的深入传播,带动广大青年踊跃参加国民运动,社会影响逐步扩大。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在北京活动的阎毓珍迅速将这一消息传回家乡,祁县青年俱乐部召开追悼大会,借此进一步扩大了国民革命反帝反军阀主张的影响力。

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为晋中党组织的创建营造了舆论氛围,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诞生

第一个基层党组织 在太谷

在革命年代,基层党组织成为党与广大人民群众联系最直接和密切的纽带,夯实了党的根基,也从根本上保证了党的集中统一和战斗力。

1925年,晋中最早的基层党组织——中共太谷铭贤党小组在太谷铭贤学校建立。从此,党组织在晋中生根发芽、发展壮大。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各级党组织带领晋中儿女,开启反帝反封建斗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征程。

1925年5月,上海爆发“五卅运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推动下席卷全国,也把晋中的反帝斗争推向高潮。斗争中,中共山西党组织十分重视对晋中工农群众的发动和领导,进一步促进了晋中党组织的诞生。

晋中首批中共党员之一的张惟琛,回到家乡太谷,在太谷铭贤学校开展革命活动,联合赵品三(赵振鑫)、韩俊义发动成立书报流通社。他们组织学生走出校门、走进社会,进行宣传演讲,推动太谷县反帝爱国运动的深入发展。6月25日,张惟琛赴太原参加省城市民声援“五卅惨案”大会,与太原中共党组织和共青团组织建立联系。回校后,他介绍赵品三、郝金和入党,建立中国共产党太谷铭贤学校小组——晋中第一个基层党组织由此诞生。

只有3名党员的中共太谷铭贤学校小组,是晋中平川各县进步青年知识分子经过“五四运动”启蒙、“五卅运动”锤炼、率先觉醒的革命先锋。伴随着她的诞生,革命的“火种”从此深深扎根于晋中大地这块红色沃土之中。

1926年3月,中共太谷铭贤学校小组党员发展到5人。6月,中共太谷铭贤学校小组改建为中共太谷县支部,张惟琛任书记。

在工厂、在城镇,党组织陆续建立。在榆次各界声援“五卅惨案”的反帝爱国斗争中,中共太原支部共青团太原地方执行委员会派王鸿钧、王瀛、梁其昌等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到晋华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榆次晋华纱厂前身)发动工人参加斗争。他们成立工人夜校、工人俱乐部,宣传革命思想,启发工人的斗争觉悟,先后介绍籍中发等30多名工人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之后又将其中的积极分子介绍到党组织。

1926年3月,由中共太原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王鸿钧、候补委员王瀛及邓国栋等出席并主持,在榆次城隍庙街16号院召开党员大会,宣布成立中共榆次纱厂支部,籍中发任书记。

1925年12月,太原中学生韩钟乾利用在祁县大盛川商号当店员的机会,积极开展革命活动。次年4月,组建中共祁县支部,韩钟乾任书记。

1927年春,平遥籍青年李舜琴、阎琳珉(女)、段灿受中共山西省委派遣回家乡开展建党工作,在县城旗杆街6号建立了中共平遥县支部。

地方党组织应运而生。1926年5月,中共北方区执行委员会、共青团北方区执行委员会派委员耿炳光对榆次党团工作进行巡视。他同榆次党团组织负责人交流情况和意见后,又同工人中的党员、团员进行了座谈。在他的建议下,中共北方区执行委员会派专人领导榆次工人运动,成立工会。之后,中共北方区委决定派梁其昌负责榆次党的工作,中共榆次地方执行委员会随之成立。

到1926年底,晋中共建立一个地方组织(中共榆次地方执行委员会)、3个党支部(中共榆次支部、中共祁县支部、中共太谷支部),发展党员109人。

基层党组织的建立,密切了党群联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工人运动蓬勃兴起,农民运动轰轰烈烈,新民主主义革命渐成燎原之势。(下转第9版)

成长

山西工人运动的 先锋

榆次晋华纱厂大罢工,被称为“山西工人运动的先锋”。

创建于1919年的榆次晋华纱厂,发展到20世纪20年代初时,累积资本400多万元,雇佣工人1000多人,是山西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大型纺织工厂。

晋华纱厂由阎锡山提议创办,其大股东之一的徐一清是阎锡山夫人的叔叔,公司的总经理是阎锡山的妹夫。有这样的办厂背景,晋华纱厂在山西实业界的地位可想而知。但是,纱厂工人的工作、生活状况却十分恶劣,终日生活在艰难困苦之中。

1926年7月,在中共党组织的指导下,榆次晋华纱厂工会委员会组织工人发动了一场震撼三晋大地、惊动中国北方的大罢工!

7月16日7时,当电铃声响彻全厂的每个角落,伴随着汽笛的怒吼,刹那间机器停止轰鸣、纱线不再舞动,各个车间冲出手舞小红旗的工人,他们高喊着“昨天我们做牛马,今天我们要做人”的口号冲向厂区大门。在厂门口,他们与等候的工人们迅速汇合,高举“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反对厂方开除打骂工人”“要求厂方增加工资”和“实行8小时工作制”的旗帜,在全城游行示威,并推举中共晋华支部书记籍中发等人为工人代表,与厂方交涉。

游行中,农民、手工业者、小商小贩和人力车夫纷纷自发加入到游行队伍中。队伍越来越庞大,口号声此起彼伏,古老的魏榆大地上滚过阵阵春雷。

阎锡山闻讯后,派全副武装的“学兵团”驰援。他们架起机枪,举起刺刀,杀气腾腾,与工人展开对峙。在愤怒的口号声中,工运领袖带领纠察队员率先冲上,千余名工人迅速把持枪士兵团团围住。

讲和、贿赂工人代表不成,阎锡山发动武装镇压。8月26日黄昏,出动武装军警包围了晋华纱厂工人宿舍,逼迫工人交出工人代表。11名工人代表和积极分子主动站出来,随后被军警连夜送往太原关押。厂方在开除300余名工人后,用刺刀逼着工人复工。

历时40天的大罢工虽然没有取得最后胜利,但它点燃了革命的烈火,激发了广大工人和民众挣脱被奴役的锁链,团结起来争取自身利益的信念和决心,标志着晋中工人阶级开始登上政治舞台。中共创始人之一的蔡和森曾予以高度评价:“发展于‘五卅运动’的太原的罢工罢市、榆次晋华纱厂的长期斗争”,是“真正群众运动的开始”。

大罢工遭到镇压后,党组织继续领导各界进步力量开展营救被捕工人、转移党团员和工人积极分子。在省城太原组织学生游行,抗议阎锡山镇压罢工和迫害工人。10月5日,山西学联召开大会,通过《援助榆次纱厂罢工决议案》并通电全省。榆次党团组织发动工人向当局施压。11月,阎锡山当局被迫释放了被捕工人,答应增加少量工资。

祁县益晋织布厂工人大罢工,是山西工人运动史上第一次大获全胜的工人罢工运动。

益晋织布厂创立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比晋华纱厂还要早15年。

20世纪20年代,益晋织布厂的工人已有400多名,是山西省5个机械化生产的纺织企业之一。这里的产品质量上乘,营销有方,经营利润在山西纺织界首屈一指。但工人长期饱受剥削,衣食无着。要生存,反压榨,工人们曾进行过两次小规模罢工,但都被厂方扼杀了。

1927年3月初的一天,以中共党员为主的工人代表又一次向厂方提出增加工资、改善工作条件和组建工会的要求,遭到拒绝。继工人在厂区散发传单被强行阻止后,厂方将“闹事”工人开除出厂。党组织果断组织了全厂大罢工。

工厂戛然断电,机器停止运转,工人走出厂房,涌向厂区大街。

厂方一方面联手警察局对工人进行威胁,另一方面收买、分化罢工队伍。在工会强有力的领导下,工友们空前团结,手拉手站在厂区里,谁也不进车间的大门。

罢工在继续,影响也在扩大。太原总工会特派员携带各县捐的慰问品到祁县,祁县学界和商界也派出骨干到织布厂声援,有的还在经济上给予支持,为工人增添了无限的勇气和力量。

工人和厂方互不妥协,罢工陷入僵持。

中共太原地委闻讯后,派专人指导,带领工人抓住了之前罢工期间被资本家200块大洋收买的打手游街示众,随后又和工友入厂区,将在工厂担任警戒的警察和民团的40多支长枪全部收缴。

厂方无计可施,委托代表与工人代表谈判,同意成立益晋织布厂工会委员会,保证不随意开除工人,并增加工资30%。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益晋织布厂工人为期一个月的大罢工取得圆满胜利,成为山西工运史上第一次大获全胜的工人罢工运动。这一胜利,对各个社会阶层反剥削、反压迫斗争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为了表彰益晋织布厂工人运动斗争的胜利,中共太原地委、太原总工会派出5名主要负责人,高举嘉奖红旗环绕全厂展示。他们振臂高呼:“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深入

农民运动 掀翻大批“坏村长”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革命的烈火迅速向农村蔓延。

有了中共党组织之后,晋中的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市民运动出现前所未有的好势头。中共山西省委审时度势,根据中共“五大”精神,提出到农村去发展党组织,要求党员利用合法身份领导群众斗争的意见。

晋中平川土地肥沃,水源丰富,是山西有名的米粮川。但在土豪劣绅的残酷压迫和剥削下,百姓生活困苦,“糠菜半年粮”是这里百姓生活的真实写照。

组织农民运动,打倒土豪劣绅!晋中党组织及时部署,组织开展农民运动。

农民运动的烈火,在祁县、介休一带熊熊燃烧。

1927年 8月,祁县在张庄等村成立农民协会。

瞄准横行乡里、窃取政权的“坏村长”,农民协会广泛发动农民开展斗争,通过详细查账、公布账目等方式,揭发“坏村长”贪污、敲诈和勒索的劣行。

到10月底,祁县有96个村成立农民协会,许多贫(雇)农在农民协会中成为骨干分子。介休有20多个村成立农民协会。两县的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数千人。

在晋中,“三毛鸡”“羝羊三”“马高参”等一批臭名昭著的“坏村长”和土豪劣绅先后被打倒。这些鼓舞人心的壮举,至今仍被老一辈人津津乐道。

“三毛鸡”是祁县南截村人。仗着有个在县里做官的本家兄弟,他横行乡里,贪占勒索,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农民协会通过查账清算,揭露其欺压群众和贪污税款等事实,并组织召开群众大会,群众奋起斗争,将“三毛鸡”轰下了台。

南截村的农民斗争首战告捷,极大地鼓舞了十里八乡的群众,各村纷纷效仿,祁县的农民运动很快就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羝羊三”是祁县贾令村的村长。他把持村政18年,不仅利用权力贪污税款,还包庇毒贩,索取贿赂,公开聚众赌博。在他的庇护下,家族中恶人辈出,仗势欺人,坏事做尽,民愤极大。贾令村是祁县当时最大的村,该村农民协会成立之初只有十几个会员,在提出“打倒土豪劣绅,清查‘坏村长’羝羊三”的口号后,农民协会会员一天内就增加到500多人。

查账中,“羝羊三”的问题越查越多,越查越严重。“羝羊三”慌了手脚,请巨商大贾出面说情无果,又纠集毒贩和地痞出面,狂妄地叫嚣要杀掉农民协会的负责人。农民协会干部和群众毫不畏惧,通过召开大会、散发传单、游行示威等方式,彻底揭露了“坏村长”的丑恶嘴脸。之后一鼓作气,组织群众到县里请愿,和县长、商团据理抗争。最终,县长不得不撤销了“羝羊三”的职务。

祁县农民运动风起云涌,一浪高过一浪。三贾村、城南村、鲁村、子洪村……一个个曾经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的“坏村长”和土豪劣绅被轰下台,广大农民扬眉吐气。

祁县如火如荼的农民运动,推动了介休的农民运动进程。

介休劣绅马光清财大气粗,因为圆滑老道、口才出众,被县当局聘为“高参”。长期以来,群众惧怕他的权势,对他的恶行敢怒而不敢言。中共党员通过国民党介休党部创办的《介休自治》《介休周刊》揭露马光清的种种劣迹,控诉他的种种罪行,推动“倒马”运动进入了高潮。根据农民的要求,国共两党组织联袂出手和县政府交涉,将马光清拘捕入狱,并撤换了一批“坏村长”。

革命斗争的浪潮风起云涌,人民群众翻身要做主人。在党的领导下,从太谷到祁县、介休,再到其他各县,城乡呼应、工农联手,晋中的农民运动和工人运动连战连胜,广大人民群众告别多少年来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开始扬眉吐气。

(本期内容由张莉芬根据晋中历史文化丛书红色卷之《太行雄魄》及晋中市史志研究室提供的相关史料整理。)

来源:晋中晚报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