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安这个小县局,何以屡破大要案?

部督2起,省督3起。2020年平均每月有一起重特大案件收网,多起案件创下全市乃至全省破案新高度。

1月18日,还没等上班,徐星和他的同事一行6人就驱车赶往杭州萧山机场,再次踏上云贵之行。徐星是淳安县公安局侦查打击署刑事科学技术室民警,此行他将与在省内的其他同事配合,同步对一起特大通讯网络诈骗案进行集中收网。

1月10日,中国首个警察节。这天中午,洪斌结束了广东为期二周之行,乘高铁返回淳安。脸上带有明显的疲惫,但也丝毫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兴奋之情。洪斌是淳安县公安局侦查打击署四大队大队长。此次广东之行,他和他的团队抓获制假售假嫌疑人6名,被假冒的商品案值达6千余万,该起案件是近年来淳安县公安局侦破的首起特大侵犯知识产权案件。

其实,这只是淳安县公安局近期收网的一两件案件。

2020年国庆节前夕,在浙江省公安厅和杭州市公安局的指挥协调下,淳安县公安局通过人力情报侦破了近年来浙江省最大制贩毒案件,当场查获新型毒品百余公斤。而就在20多天前,2020年12月21日凌晨,在浙江省公安厅和杭州市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淳安县公安局组织100余名警力对一起特大贩卖假冒卷烟案进行集中收网,云南、广东以及浙江临海三地同步抓获嫌疑人13名,当场查扣涉假冒卷烟近3000余件16万余条,价值人民币4500余万元。一个在杭州地区警情、案件体量最小的县级公安局,再次成为全市乃至全省同行瞩目的焦点。

资源聚起来,业务强起来

“淳安县公安局在全省公安系统内一直有良好的口碑,系全国及全省优秀公安局,刑侦业务更是淳安公安的一面旗帜,但像2020年以来,如此高密度、高规格大要案的集中收网,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淳安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副局长余小阳说。

副局长余小阳还有一重身份,淳安县公安局侦查打击署署长。2020年2月,淳安县公安局率先在杭州地区实行新型警务机制改革,整合刑侦、经侦、网警、禁毒、预审、环食药等警种警力和资源,成立侦查打击署,署辖“一中心二室四大队”。综合管理室,负责全署日常综合性事务;研判中心和刑事科学技术室,负责案件信息研判及刑事技术支撑;四个业务大队,负责重案、禁毒、侵财、经侦、环食药等公安所有刑事种类案件办理。

“一中心二室”犹如产品研发管理中心。2020年,研判中心出高质量研判报告上百份,直接明确犯罪嫌疑人340名,协助抓捕嫌疑人299名,协助抓捕逃犯83名,同时全程服务各类案件抓捕收网行动;刑事科学技术室全年勘查各类现场332起,十五类现场勘查率达到100%,受理DNA检验122起提取检材1300余份;综合管理室则是大兵团集群作战的总协调、总保障机构。

四个大队是产品生产线。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的大环境下,淳安县公安局刑事打击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刑事打处数同比上升,移诉数上升12.3%;先后侦破了“4.10”特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6.12”特大制贩毒案、“6.27”重大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9.7”特大通讯网络诈骗案、“9.22”特大假冒卷烟案等一批重特大案件。其中部督案件2起,省督案件3起。先后得到公安部及省、市各级领导的批示肯定。

聚指成拳,业务更强。警务机制改革从体制机制上保障打击署警力和业务资源配置,解决了原先刑事犯罪打击警力始终偏弱与刑事犯罪常量快速增长的矛盾,提升了刑事打击效能,适应了现代警务要求,回应了人民群众加大对扫黑除恶、电诈、环食药等民生领域刑事犯罪打击的现实关切。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破大案攻要案办难案的聚合效应很快凸显出来。“一个大队比一个派出所的民警数还多,综合掌握了各业务警种资源,干得当然不是以前单一警种一个量级的活。”淳安县公安局侦查打击署副署长胡泽全自豪地说。

人员动起来,队伍活起来

新型警务机制改革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淳安公安回归打击主业的警力和警种资源问题,但如此大而全的警力配置如何适应专且精的新形势刑事打击工作要求现实地摆在他们面前。为此,淳安县公安局党委给了侦查打击署充分的人事调整自由,在侦查打击署内部建立了因时因案因人而灵活调动的内部人员流动机制。

“根据每个人的特性,把适当的人安排到适当的岗位上去。”余小阳说,“这不但是人岗相适,侦查办案发挥特长的需要,也是促进民警全面发展的需要。”

李小明是警务机制改革后由森警转隶民警,分在主要负责新型通讯网络诈骗案件办理的二大队,四大队几个案件集中收网后,人手紧张,李小明被抽调到四大队办理专案。“他虽然没有办理过这类相对专业的案件,但上手很快。”四大队大队长洪斌说。

黄平彩,参加公安工作39年,离退休还有4个月,在预审、法制岗位多年,同事尊称为“黄教授”,2020年,南下广东不下十趟,最长的一次,在广东一待就是两周,为的就是捋清特大侵犯知识产权案的来龙去脉。蹲点、抓捕、提审,年轻人干的事,他一样也不落下,与年轻民警同吃同住,手把手教年轻人侦查办案。

抓住人这一第一生产要素,激发人这一最大潜能。新型警务机制改革后,局领导下沉转变为一线指挥员,中层干部转变为一线战斗员,老民警发挥经验足的优势带好徒,年轻民警在中层干部和老民警的带领下积极开展侦查办案。王浩锋参加工作3年多,与黄平彩同一大队同一办公室,2020年他与“黄教授”经常一起出差办案,俨然一对形影不离的忘年交。2020年11月,王浩锋在全市警种业务比武中荣获个人第二。12月份,他被抽调市局专案,从案件研判到现场踩点、方案制定,他都参与其中,成为独当一面的行家里手。

在工作中锻炼人,在锻炼中培养人。2020年,淳安县公安局侦查打击署队伍在各类案件侦办、比武竞赛取得成绩被授予立功嘉奖的有30多人,其中二等功2人次,三等功12人次。不论年龄不论资历,单以实绩论英雄,公安刑侦队伍特质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

工作统起来,基础实起来

如果说资源聚起来,人员动起来,解决了事有人干,案有人办,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的问题。那么,淳安县公安局通过改革,把公安两大业务——基础和打击统起来,不断夯实基层基础,则有效解决了案从哪里来,工作为谁干的问题。

淳安县公安局在新型警务机制改革过程中,在强化刑事打击力量建设的同时,进一步剥离派出所刑事犯罪打击业务,让派出所回归基础工作,一心一意做实基础。在考核和制度设计上,出台《淳安县公安局打治融合办法》,借助派出所民警广泛的工作触角,落实派出所收集社情民意、提供情报线索职责,突出基础服务实战功能。

2020年5月,派出所民警在工作中发现,千岛湖镇的农贸市场出现大量鲜活的鳜鱼。该时段正是鳜鱼产卵繁殖期,人工养殖鳜鱼不可能大量上市。社区民警敏锐地感觉境内存在一个专门使用电击设备捕鱼团伙。

频繁的电击鱼不但会造成渔业资源的毁灭性损失,还会打破千岛湖库区渔业生态平衡。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淳安县公安局破获辖区近年来涉案人数最多、案值最大的非法捕捞案件,抓获嫌疑人21人,查实非法捕捞野生鳜鱼上万斤,有效震慑犯罪,保护千岛湖渔业和生态资源。

案源在基层,根基在基础,改革目的是推动基础工作更实,社会治安秩序更好。警务机制改革后,派出所在一定程度上从繁重打处任务解脱出来的同时,有时间深入基层有警力夯实基础,提升社会治安防控和预警预判能力。

2020年6月,淳安威坪镇发生系列电动车电瓶被盗案,社区基础民警通过排摸,嫌疑人很快浮出水面。后通过审理和案件串并,破获系列盗窃案件23起。2020年以来,淳安辖区传统侵财的发案数较上一年下降34.6%,与此同时,破案率较上年上升5个百分点。

通讯员:汪启明 章飞燕

编 辑:郭 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