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等7国遭联合国暂停投票表决权,欠费最多的美国为何不受处罚

伊朗外长扎里夫在联合国

据《24法兰西》1月18日的报道,包括伊朗在内的7个国家因为拖欠联合国会费而被暂停联大投票权。这七国需要向联合国缴纳总计约2000万美元的会费才能再获投票资格,其中伊朗占据了绝大部分,达到了1625万美元。

另外,科摩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和索马里三国也被裁定拖欠会费,但因符合“无法控制的情形所致”,因此仍然享有投票权。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是有苦难言

根据《环球时报》2020年11月披露的数据,联合国目前被拖欠会费总计27.57亿美元,其中美国占据了半壁江山,达到了13.88亿美元。

此外,美国还拖欠了世卫组织2亿美元的会费,并在世贸组织阻挠新干事任命。但是截止目前,美国尚未触发相关条款,被联合国取消联大投票权,这显然让人感到好笑,同时也会让人感到联合国是一个欺软怕硬的组织。

纵使财政难堪,也要维系表面的和谐

联大投票权对于美国来说并不是什么特别紧要的权利

联大会议表决的原则是对于重要问题需要三分之二多数,一般问题需要简单多数,且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与之相对的则是联合国安理会,根据《联合国宪章》,安理会授予成员国经济制裁和以武力制止侵略的权力。

作为联合国创始国,同时也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享有无可动摇的投票权,不因拖欠会费与否而面临被取消的情况。

因此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这个表决结果实际上具备强制力的场合会表现得更加谨慎,而在联大会议这个实际上是世界各国发声平台而非裁决平台上则要散漫得多。

图为联大安理会召开会议

联合国并不具备切实的权力

虽然从法治的角度来说五常的地位和权力来自《联合国宪章》的赋予,但是现实中更多的是人治,联合国的权力事实上来自五常国家的让渡。

人们常说联大会对违反决议的行为进行谴责,也就是所谓的“国际舆论”。但在现实层面,对于国际舆论压力选择顺从的国家往往只有少数几个国家。

与之相对的,联合国意志的贯彻,往往在执行层面会被篡改,最典型的便是利比亚战争和叙利亚战争,再往前还有阿富汗战争。说到底,正如四大里所说,联合国“有几个师”?

摆脱不了霸权思想是美国在联合国的软肋

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负面影响正在扩大

虽然很多人可能会认为美国拖欠会费是由于特朗普的原因,但是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相对的,伊朗拖欠会费的原因,更有可能是因为美国从美元支付体系下手阻止其缴纳会费;而其他六个国家中,利比亚这样陷入战乱群龙无主;索马里国内针对官员暗杀层出不穷;尼日尔、中非、刚果(布)深陷武装暴乱;津巴布韦金融崩溃;南苏丹刚刚独立,事实上也都是各有各的苦衷。

对比之下,美国拖欠联合国会费并利用拖欠要挟联合国的行为就显得尤为可恨。说到底,美国一直以本国精英阶层和财团们的利益为优先,在这些人看来缴纳会费属于供养一个用来装点门面的花瓶,从来没有从整个人类的立场去考虑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