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新婚夫妻公寓神秘失踪,案件疑点重重,他却要求警方停止调查……

01.突然消失的新婚夫妻

2016年5月31号的这一天,韩国釜山,一位男子步履匆匆,神情严峻地走进了警察局。

他对警察说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失踪了,怎么都联系不上了,想让警察帮助寻找。

男子姓全,他的儿子儿媳刚结婚半年多,是一对新婚夫妻。

丈夫全某是一家餐厅的合伙人,工作主要是经营餐厅,平时也都在自己的餐厅里上班。

妻子崔某是一名话剧演员,平时在剧团工作,会时不时参加一些小剧场的演出。

两人从相识到结婚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不过双方的家长都很认可这桩婚事。

全某父亲告诉警察,昨天去儿子的店里找过他,可是他不在。

据店员说,从28号起,就没见全某来上班了。

全某父亲尝试了各种手段也没有找到儿子。

从28号到今天31号,儿子已经失联三天了。

全某父亲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就到警察局来报案。

02.异常罕见的密室失踪案

警察人员了解情况后,立即派人到了全某夫妻的公寓展开调查。

一开门,办案人员就看见房间里有一只小狗。

全某父亲说这是他们两个人最心爱的小狗,如果出远门的话一定会带上。

房间干净整洁,没有任何的打斗或者入侵的痕迹,家里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

经过全某父亲的同意后,警察对房间进行了搜查,发现家里一共少了四样东西:

崔某经常穿的衣服、笔记本电脑、两个人的钱包、两个人的护照。

现场情况看起来像是两个人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走得很匆忙,于是只拿走了一些简单的衣服。

从拿走钱包和护照来看,很可能是要出国。

但警方通过查询出入境记录,并没有他们出国的踪影。

警察又调取了公寓大楼的电梯监控录像,果然,在四天前,也就是5月27日晚上到次日凌晨,先后发现妻子崔某和丈夫全某的身影。

5月27日晚,崔某参加完剧团的表演课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超市买了一些食品和日用品,然后就回到了公寓楼。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她在5月27日晚上23点31分进入电梯,表情自然,手里拿着刚从超市买的商品,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丈夫全某由于要处理餐厅业务,下班时间很晚。根据监控显示,全某在28号凌晨3点45分进入电梯。监控里,全某也什么异常之处。

但令警察感到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找到全某夫妇二人离开公寓时的监控录像。

全某夫妇住在公寓的15楼,正常情况下,肯定是坐电梯下楼,但电梯监控却没有拍到他们离开的身影。

他们有没有可能不坐电梯离开公寓呢?

这栋公寓一共有22个监控摄像头,并且全都能正常运行。警察把公寓内的监控录像都排查了一遍,竟没有找到任何他们离开公寓的画面!

也就是说,他们进入了公寓却没有出去,没出去而又不在家里,整栋公寓俨然变成了一个密室,他们就在这栋公寓里神秘地消失了!

这起罕见的密室失踪案,引起了釜山警方的高度重视。于是当局增派了警力,加大了人手,对公寓监控摄像头所在的位置,进行了仔细地勘察。

然而通过勘查发现,22个监控摄像头之间是存在盲区的。

两人出门后,通过楼梯从15楼走到1楼,然后贴着墙边的监控盲区走,通过特定的路线,绕开所有的摄像头,最后从停车场边上的一个小门离开,就可以成功避开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公寓。

此外,他们的车一直停在公寓停车场,并没有开走。

他们是否真的通过这样的方式离开,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03.一系列反常的举动

警方通过查询全某夫妻的短信和通话记录,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

5月28日下午1点07分,丈夫全某发了一条短信给他的餐厅合伙人,说:

“我家里出了点事情,今天就关店一天吧。”

当天晚上23点56分,妻子崔某给剧团发了一条短信,说:

“自己身体不舒服,不能参加第二天彩排了。”

5月29日下午18点28分,全某讲银行卡里饭店用来周转的资金,全某打给了自己的合伙人。然后给他打了个电话,再次重申自己家中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变故,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办法去店里了。

合伙人问发生了什么事。

全某说将来有机会再说,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5月30日,妻子崔某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剧团里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说:

“前辈,我目前的状况无法演出了,和上次一样又出事故住院了,这样突然无法演出,我感到很抱歉,现在不方便联系,对不起!”

崔某某一直患有抑郁症,之前发生过自杀未遂的事情,也为此住过院,剧团里的同事也知道一些情况。

5月31日上午10点57分,丈夫全某给妻子的剧团打了一个电话,说我老婆现在在住院,并且一直在服药,精神状态很不好,她不能参加任何演出了就这样吧,再见。

对方刚想提问,全某就把电话挂掉了。

警方把这些线索进行了整理,从表面上,崔某抑郁症发作,丈夫全某陪着她去医院看病,但是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躲避监控摄像头呢?

这样的举动太反常了!

04.一反常态的全某父亲

另外,警察发现崔某与外界的联系全某都是通过手机短信,并没有人听到过她的声音,而全某是打过电话的,他的最后一通电话是31号打给妻子剧团的。

因此可以判定的是,31号时全某还活着。但至于崔某,短信是本人发的,还是另有其人,就不得而知了。

就在釜山警方紧锣密鼓地进行调查时,全某父亲突然找到警方,激动不已地说他和儿子联系上了。

原来,6月2日全某父亲收到了儿子发的短信:

“父亲,我目前一切平安。”

除此之外,全某父亲没有再向警方透露更多的内容,并且表示相信儿子说法,在态度上,也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让警察停止调查,不要再找他的儿子了。

与全某父亲截然相反的是,失踪案发生后,崔某的娘家人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女儿的消息,并且早已和警方取得了联系。

在知道全某父亲提出让警方停止调查的想法后,崔家人与全某父亲大吵了一架。

崔某家人恳请警方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女儿。

事情发生到这个地步,案情变得越来越蹊跷,全某爸爸的反常举动,让警方把调查的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

警方认为,全某父亲一定在隐瞒着什么!不可能仅凭一条短信就完全相信自己儿子说的话。

釜山警方没有理会全某父亲要求,继续进行调查。

05.几百公里外的手机信号

警察调查了釜山市的各大医院,然而并没有发现全某和妻子崔某的任何治疗或者住院记录。查询的两个人的手机定位,也没有发现他们出现在任何一家医院的附近。

5月31日,全某给妻子的剧团打电话,通过手机定位,发现竟然就在他自家公寓楼的附近。

6月2日,全某给父亲发完最后一条短信后,手机信号就消失了,而信号失去的最后地点,恰好就是全某父亲的住所附近。

妻子崔某手机信号最后消失的地点,并不是在釜山,信号失去的地点位于首尔的江东区。

釜山和首尔相距几百公里,两个人的车一直都在停车场,没人动过。

车没有动过,又没有相关的出行记录,那么崔某的手机信号怎么会出现在首尔呢?只有她一个人,还是和全某一起呢?

案件到这里,陷入了僵局。

06.反复纠缠的初恋女友

就在釜山警方一筹莫展的时候,又一条线索出现了。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全某有一个伊姓的初恋情人,两人从高中便开始相恋,交往了很多年。

两人谈婚论嫁时却遭到了父母强烈的反对,最终两个人没能在一起。分手后不久,伊姓女子很快交往了男友并且闪婚。

初恋情人的结婚,令全某非常痛苦,令人意外的是,尹姓女子在结婚一个半月后,就与丈夫离婚了,原因是丈夫发现她和全某偷情。

离婚后,伊姓女子想要全某在身边陪伴,但没令伊女士没想到的是,全某突然消失了,伊女士怎么也联系不上他。

也就是说,全某是有消失前科的。

伊女士离婚两年后,遇到了现任的丈夫,结婚后随丈夫移民到了挪威。

与此同时,全某也遇到了崔某,那时候俩人已经是恋人关系,然而虽然双方都有伴侣,全某与尹女士两人仍藕断丝连,全某还另外办了一张电话卡,专门用来联系尹女士。

2015年,全某和崔某结婚之前,尹女士和现任丈夫的女儿,因病在挪威去世。

这件事让尹女士变得狂躁和愤怒,心理受到严重打击,她把女儿的死全某归结于全某,还要求全某提供巨额的赔偿金。

为了让女儿的遗体可以做人体冷冻,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复活女儿,尹女士在全某和崔某结婚前一个月,疯狂打电话骚扰崔某,警告崔某如果敢和全某结婚就饶不了他们,这件事情对即将结婚的崔某在精神上打击相当大。

崔某因忍受不了尹女士无休止的骚扰,于是更换了电话号码。

07.蹊跷的行动轨迹

警方调查了这位尹女士,5月5号,她独自回到了韩国,她的丈夫也紧随其后回到韩国。回到韩国后,尹女士的一系列行为很反常,她没有回家或住旅店,而是选择了住在桑拿房或汽车旅馆。而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均不需要身份证件便可入住。

除此之外,尹女士在韩国期间,使用得全部都是现金。

在全某和崔某失踪后的没几天,也就是在6月7日,尹女士和丈夫比原计划提前了十多天离开了韩国。

尹女士行为异常,有作案动机,有非常大的作案嫌疑,由于她已经离开韩国境内,釜山警方只能向国际刑警申请了红色通缉。

在外交部的协助下,正在启动对尹某的引渡程序,尹女士专门聘请了律师来打这起引渡官司。由于引渡程序复杂,周期长,失踪的两个人下落不明,韩国警方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确保引渡成功。

08.疑点重重的全某父亲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全某父亲不仅希望警察不要继续调查,还要求韩国的各大媒体不准曝光儿子的照片。而崔某家人态度则相反,十分希望找回女儿,认为只有曝光照片才有机会把女儿找回来。

这也是为什么所有媒体公布的画面中只看得到妻子崔某的脸,而丈夫的脸全某都是打上了马赛克。

2016年9月,在全某夫妻失踪4个月后,有医院的护士向警方举报,说有人试图用崔某的信息开具抗抑郁的药物。

警方调取的摄像头发现,这个人正是全某的父亲。全某父亲很明显有非常大的作案嫌疑,或许他知道整件事来龙去脉,但因警方缺乏实质性的证据,仅依靠推理不能将他定罪。

全某夫妻失踪至今,存放在银行里的3000万韩元一分未动,看不出任何一丝生活的迹象。

2019年3月11日韩国警方宣布要将这起案件调查到底,并要求所有的媒体公开这对夫妻的照片、真实姓名和年龄。

全敏根,男,37岁,崔胜熙,女36岁。

案发至今,韩国警方始终没有放弃追查案件真相,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还社会的一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