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有个司莫拉(行天下)

日夜奔流蒸腾的热海

司莫拉佤族村风光

“一个人的丽江,两个人的大理,一家人的腾冲和顺。”这是云南旅游盛传的一句话。腾冲是景观集中、特色荟萃的度假天堂,很适合全家人休闲旅游。

别看腾冲是县级市,北京有直飞航班可以抵达。驼峰机场建在山顶就是非同一般的风景,飞机像是直接降落在高大的观景台上。走出飞机,耳目一新,北国千里冰封景象即刻换成青山环绕,绿树葱茏,奇花竞开,清新空气瞬间透彻肺腑。

腾冲让我流连不舍的是千姿百态的山山水水。高黎贡山山脉南北绵延,纵贯五个纬度带,集热带、温带和寒带三种气候类型于一身,为地球上唯一大面积由湿润热带森林到温带森林过渡的地区,极其珍贵也极其稀有的生物多样性特点十分突出,物种甚是丰富,被誉为“世界物种基因库”,已知特有植物就达434种,特有动物12种,其中有几种便以发现地腾冲冠名。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把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列为具有国际重要意义的A级自然保护区。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专家学者纷纷不远万里慕名而来,或远观近赏,“慨然者久之”;或深入考察,采取标本,寄望发现新的物种。

我们从高黎贡山林家铺科研监测站下车,徒步走进高黎贡山茂密的原始森林。当地朋友一路不停地讲解路边树的珍稀,花的名贵,草的奇特价值,还指给我们看树上出现几处黑熊攀爬留下的爪痕,地上暗绿的新鲜粪便是不久前有野猪走过,树旁坠落碎裂的果实是鼯鼠蹿腾树间吃剩的食物。沿着山谷清冽的溪水溯流而上,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是一道道瀑布划开山林从高处飞流直下,依峡谷曲折自在流淌,伴着幽谷鸟鸣婉转,又隐入密林。

其实,要看瀑布的神韵,都不用出腾冲市区。穿城而过的叠水河瀑布,两侧崖壁是火山喷发形成的特殊柱状节理群,天然纹理竖列整齐如同人工雕琢装饰的围栏,高达46米的火山瀑布奔流向前划出弧线,扑进茂林修竹环绕的深潭,发出巨大的轰响,实乃世界罕见的壮丽景观。

几次来腾冲,曾走访过一些景色各异的村寨,还在一个民族寨子,为观看原生态的歌舞晚会住了一夜,黎明时被山谷中鸟儿的啼叫唤醒过。

最经典的村寨当属和顺,溪河、湖畔、古树,民居、宗祠、寺庙……处处散发着乡景乡情,尤其让人青睐的地方,自然是传承文化的图书馆,和顺图书馆正对进出村路口要道,位于村镇核心位置,由村中乡贤集资兴办已近百年。这座古香古色的院落里有三个书库,分藏古籍、民国、现代书籍共计13万余册,其中有2万多册是古本木刻线装书和上世纪初的出版物。这个临近缅甸的边境小山村图书馆,在中国声名显赫,内有胡适、李石曾、熊庆来等诸多文化大家的题字。

一副楹联“图书万种需细嚼深研,知识千门宜先专后博”道出了和顺人不仅爱读书,更会读书的要义,其中卓有成就者是为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哲学和毛泽东思想做出杰出贡献的艾思奇。他潜心研读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而写出的《大众哲学》等著作,以深入浅出的语言和通俗易懂的方式在民众中传播普及革命理论,受到中国人的广泛点赞。

中寨是腾冲市清水乡一个名叫司莫拉的佤族聚集村,是一座有着500多年历史的古寨。当地朋友热心地跟我说:我姐姐邵秀贤生长在腾冲,对当地熟悉,去中寨她可以当向导。

邵秀贤带我们走进依山而建的村寨,边看边介绍司莫拉佤族民俗文化陈列馆、佤王宫、木鼓屋、树神、佤族民居、佤族风情体验区、农耕文化体验区……

司莫拉,佤语意为“幸福的地方”。由于历史和自然等原因,这个“幸福的地方”直到2014年,全寨72户人家中还有16户处于贫困状态。党和政府组织各方力量脱贫攻坚,修通道路,扶困安居,加强文化教育,完善公共设施,村民的精神面貌和经济状况有了显著的改变。2019年,贫困户全部脱贫,全村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1448元,是2014年的2.5倍。村里上大学的孩子从无到有,2019年已经有了16名大学生。

在司莫拉佤族民俗文化陈列馆,循环播放着2020年1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司莫拉佤族村考察的录像,他勉励大家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大力推进乡村振兴,让幸福的佤族村更加幸福,并按照当地风俗敲响三声佤族木鼓,为乡亲们送上新春的祝福。

漫步在佤族文化保存完整的原生态古村街巷里,司莫拉佤族村脱贫的变化,让从小在山区长大的邵秀贤不由地回想起往事。当年,她家也很穷,父亲从小鼓励他们姐弟俩,要拿出翻过高黎贡山的劲头刻苦学习文化知识,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姐弟俩不负期望,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学、考上大学。工作打拼几年之后,邵秀贤开着自己新买的汽车回山村的老家,母亲扛着锄头下山到路边来接她。母亲说:带个锄头顺便修修山路,等你的时候还可以在山下的田里锄一会儿草。邵秀贤带着泪花回忆十多年前这个母女相见的情景,尽是勤劳朴实的母亲温馨满满的爱……

我想,具有优秀民族文化传统基因的这方青山绿水、乡村古寨,一个个美丽的司莫拉,必将会走出一代更比一代幸福的腾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