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一民企原总经理曝董事长拖欠民工工资千万元

近日,南昌多位从事建筑装饰工程的包工头向媒体投诉称,自2010年起,他们为江西永昌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永昌公司)和江西优乐汇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乐汇公司,与永昌公司为同一老板)承建房屋或进行装修,被拖欠大量工程款项,其中农民工工资累计超过3000万元,众人多次向劳动监察部门反应,但十年过去了,问题依然未能解决。

记者调查发现,上述企业负债严重,身陷多起诉讼,目前司法部门已介入,并作出破产裁定,但不少债权人认为,上述公司可能存在虚构债务的行为,试图以破产重整逃避债务,导致债权人和农民工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

烂尾的大楼和巨额欠款

南昌市经开区广兰大道与黄家湖西路交叉处,一幢名为嘉源时代广场的建筑格外显眼。

这幢建筑被绿色围挡围住,高楼上玻璃幕墙残缺。曾担任永昌公司总经理的梅成佳透露,这个项目已经烂尾多年,时常有人前来讨要工程款和民工工资,成为当地社会不稳定因素,也非常影响南昌经开区城市形象。

十年前,这里是曾一片火热的情景。梅成佳告诉记者,2010年4月25日,永昌公司举行开工仪式,当时每个人都热血沸腾,想要把这个项目做好。

“永昌公司的名字都是我起的。”梅成佳说,“早在2008年初,永昌公司实际控制人范永兵找到我,让我帮他运作该项目,经营企业。”

“当时与经开区管委会、蛟桥镇、范家村多次沟通商谈,确定能做这个项目了,范永兵才注册成立了永昌公司。”梅成佳说,开工仪式结束后不到一个月,他便辞职了,原因是“我为公司付出了大量心血,范永兵却一直拖着没有给我发工资,我就离开了。”

“但在2017年,范永兵再次找到我,让我继续帮他,并许诺年薪100万,另外支付以前多年的工资共计200万元。”梅成佳说,没料到的是,2019年1月他再次离开永昌公司,没有拿到300万元工资,还被范永兵借去了200万元,至今一分钱都没能要到,手里只留下一张范永兵签字的欠款白条。

除了梅成佳之外,永昌公司还有多位高管工资被拖欠。曾在公司担任重要岗位的江运珠也表示,他被欠款100万元,“我帮公司借了近千万元,公司拒不偿还。”

“另外还有我哥哥,担任董事长助理职务,也欠了500万元工资,还有李总、聂总、徐总等人均有巨额欠款,这些曾经一起打拼过的人已经全部离开了。”江运珠说。

欠款数量远不止于此。

“范永兵2008年设立永昌公司,2010年开始建设龙翔商贸城,2012年基本建成并招租营业。2014年范永兵又成立江西优乐汇实业有限公司,将龙翔商贸城所有资产转移到优乐汇公司名下,改名为优乐汇生活广场。两公司一直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完全由范永兵一人掌控。”梅成佳说,“建设该项目的包工头都是范永兵找来的,然后范永兵再为他们找挂靠单位。十年来包工头们实际得到的工程款不到30%,连材料款都不能完全支付。”

梅成佳和承包商还列出了一份农民工工资欠款清单:拖欠建设龙翔商贸城1#至5#楼的罗国民民工工资600余万元;拖欠建设龙翔商贸城6#、7#楼的徐小华民工工资500余万元;拖欠建设龙翔商贸城综合楼的万小牛民工工资600余万元;拖欠建设龙翔商贸城的附属楼的谭国文民工工资800余万元。

2017年4月,江西优乐汇实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范永兵请熊焕谱、熊义福为其售楼部及幕墙装修。

“装修了两层大厅,共2000多平方米,还有玻璃幕墙、外墙涂料、铝合金等,经双方核算工程量总价为1525.97万元。”熊焕谱说,“售楼部装修已经在2018年2月完工,幕墙施工因实在无力继续垫付被迫停工,先后请了数百名民工,他们经常找来要工钱,但范永兵拖欠我们工程款,至今一分都没有付,我经常被人逼债,有家都不敢回。”

“当时协议注明,按月进度付款,其间范一直说没有钱,让再等一等,结果一拖就是三年。”熊焕谱说,除去材料款,至少有600多万元民工工资未能支付。

十年讨薪无果 等来“破产”消息

“谭国文等人都是实际施工人,是范永兵请来帮他施工的,各班组工人均由他们招募,范永兵还让他们挂靠别的建筑单位来应付检查。”承包商们说,其中大部分人的工程款和民工工资被拖欠长达十年之久,范永兵一直拒不支付。

“2018年1月,谭国文名下的工人到南昌市经开区上访,经开区劳动监察局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将范永兵移交公安侦办,在此压力下范永兵欺骗谭国文2018年5月28日之前一定解决拖欠。这个有2018年2月13日的谅解书为证。”

“到了2018年6月,范永兵又不履行承诺,谭国文再次向劳动监察局求援。劳动监察局于2018年8月8日再次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将范永兵移交到公安。 ”

“2019年春节前,谭国文等人再次上访,范永兵又于2019年2月1日承诺以房产抵债,2020年2月1日之前办理过户。为了防止范永兵再次欺骗,在谭国文的要求下区劳动监察局做了见证。”

谭国文提供的一份签订于2019年2月1日的“协议书”显示:甲方优乐汇公司(范永兵)确认欠乙方谭国文工程款823万元,因甲方未按《谅解书》履行还款义务 ,同意将甲方名下“优乐汇生活广场”综合楼23间公寓约968平方米,以每平方米8500的价格抵偿上述欠款,并在一年内办理过户手续。

协议书有双方签字盖章,并加盖见证方“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监察局”公章,见证方签名为“潘云峰”,并写明:仅限于监察大厅公平自愿下签订此协议,与监察员无任何法律关系。

上述同样未能履约的协议书依然是一纸空文,谭国文无奈之下,多次到劳动监察局要求监督执行,并认为南昌经开区劳动监察局和当地公安部门不作为,没有对范永兵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采取任何法律行动。

“2021年1月6日,我们再次找到经开区劳动监察局,他们竟然说他们管不了。无奈之下,我们来到区信访办,信访办却以优乐汇公司申请破产为由,要求经开区法院法官来向我们解释。”

“我们有的是被永昌公司欠薪,有的是被优乐汇公司欠薪,其中以永昌公司欠薪为主,实质上两家公司是一个老板,另外从法律角度看,优乐汇公司申请破产,跟永昌公司欠薪没有任何关系。”包工头们表示,“如果有关部门用一句破产的理由就将所有农民工讨薪的希望击碎,会产生怎样的社会后果?”

农民工权益谁来优先保障?

“2018年,众多债权人将永昌公司、优乐汇公司及其同一实际控制人范永兵起诉到法院,法院将优乐汇生活广场全部资产查封并进入拍卖程序。”梅成佳说,范永兵为了阻止拍卖,逃避债务,开始聘请律师玩“虚假破产”。

“2019年3月,范永兵以实际控制人身份向经开区法院申请优乐汇公司破产,因并未达到资不抵债的条件,法院未予受理。2019年7月开始,范永兵将该广场的空中连廊及自动扶梯全部拆除,至10月完成。”梅成佳拿出两份优乐汇公司资产负债表进行对比,“两三个月的时间,破坏掉法院查封的财产,造成该商业综合体综合价值贬值2.2亿元。这两份报表也成为2020年南昌经开区法院对优乐汇公司做出破产裁定的依据之一。”

“范永兵还涉嫌串通范家村委会虚报4.2亿元债权等其它行为。”今年1月12日,梅成佳等人参加完南昌经开区法院关于优乐汇债仅的听证会后表示,“这些行为都是优乐汇公司为了达到破产条件,虚构的债务,好申报破产,法院裁定公司破产后,承建商和农民工的权益更难得到保障了。”

在范家村委会,村支书范昭国也表达了自己的无奈。“当时双方合作,是村里出的地,范永兵出资建房,约定建好后每年分红。”

范昭国称,后来在南昌市相关领导的要求下,这块土地在2013年进行了拍卖,优乐汇公司获得土地开发权,补偿给村里一幢楼。“就是那幢3号楼,说是给村里,买断村集体的收益,但这幢楼到现在还没有办产证。”

“范永兵现在还欠范家村680万元,欠瀛上村2000万元。”范昭国表示,听说现在优乐汇公司准备进行重组,已经被外地一家企业接管了。对于农民工工资被拖欠一事,范昭国称,他接到过经开区劳动监察局的相关文件材料,也对范永兵进行了转达。

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永昌公司共有131起自身风险,其中3次因失信被执行,法人范永兵9次因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以及大量被起诉立案、开庭公告、裁判文书等公开信息。

记者通过电话和短信多次联系当事人范永兵,其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记者通过永昌公司注册信息找到相关人员电话,该管理人员称自己已经离开公司,不便接受采访。

对于永昌公司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一事,南昌经开区劳动监察局局长罗志清表示有些了解,“这个项目当时没有办理手续,属违章建筑,里面的情况很复杂,有几个包工头经常来反映问题。”

“现在还不知道里面欠工程款多少,欠农民工工资多少,也有包工头用房子抵工程款和民工工资的。”对于投诉人指出的劳动监察部门不作为这一说法,罗志清表示,因为这一案件因事发时间超过太久,只要超过了两年,有些劳动监察手段用不上,现在已不是劳动部门介入能解决的问题,需要法院介入。

“眼下年关将近,工民工们的血汗钱却这么多年拿不回来,这个年又过得很艰难。我们的诉求很单纯,就是要回属于自己应有的酬劳和欠款,还我们所有劳动者一个公道。”包工头们和梅成佳言语中有些激动,也寄托着希望。

来源:中新网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