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有一位信佛的军阀、一支受戒的军队

汪精卫一生中,唯一一次有自己的军事力量,应该是唐生智下辖的湘军。

汪伪政权下属的白匪军,自然不能算是汪精卫的,是他的主子日本人的。

唐生智(1889年—1970年)乃将门之后,其祖父曾任广西提督。

唐生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然后到湖南混成旅当见习军官。

在讨伐袁世凯的护法战争中,唐生智开始显露才华。由排长、连长逐步升至团长、旅长。后兼湖南善后督办,驻兵衡阳,拥有五万部队,实力遥居湘军之首,自己以“湖南王”自居。

在汪精卫的武汉政府和蒋介石的南京政府对立时,唐生智成为武汉政府的一把尖刀。

唐生智一生信佛,但他有六房姨太太。

唐生智劝人戒杀,他自己不仅吃鸡鸭,而且只吃鸡鸭的内脏。

唐生智还喜欢喝酒,尤其喜爱白兰地,可以一口一大杯。

这佛信的,什么都没耽误。

1923年,唐生智认识了一位姓顾的僧人。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唐生智对顾法师言听计从,尊为老师,并请顾法师定期宣讲佛法。

唐生智下面的人投其所好,纷纷拜在顾法师门下。

唐生智的五万部队,全部受戒,成了名副其实的佛军。

唐生智以顾法师为军师,不断的扩充军队。在顾法师的策划下,湖南省省长赵恒惕自知无法抗衡唐生智,自动下台。唐生智当上了湖南省的省长。

唐生智刚坐上省长宝座,赵恒惕得到北方军阀吴佩孚的支持,准备卷土重来。

湖南原来亲赵恒惕的部队又蠢蠢欲动。

唐生智陷入两面夹击之中,最后唐生智败退,被赶出长沙。

此时,广东革命政府开始北伐,唐生智成为了第八军的军长。

很快,唐生智带兵重回长沙,但这次扛起了青天白日旗。

在唐生智的军事生涯中,顾法师一直跟随左右,出谋划策。

1929年,已归附蒋介石的唐生智,奉蒋介石的命令,讨伐冯玉祥。

战事进行的很顺利,这时顾法师献上一计:“如今武汉空虚,何不回师武汉,生擒蒋介石,来个挟天子令诸侯。”

唐生智从其计,与冯玉祥握手言和,自称护党救国军总司令,通电讨蒋。

当时武汉并无重兵,如果唐生智一鼓作气,蒋介石必将被擒。

正当追击蒋介石的最佳时刻,顾法师却认为要等到黄道吉日才可以开战。

蒋介石利用这个机会,分化、瓦解了唐生智与冯玉祥、阎锡山的联盟,化险为夷。

1937年11月初,日军兵临南京城下,蒋介石第二次召集国军将领商讨保卫南京的问题。

当时绝大部分将领都认为不应该死守南京。

唐生智却站出来慷慨激昂:“南京是我国首都,是国际观瞻所系,又是总理陵墓所在,如果弃守,何以对总理在天之灵?”

1937年11月中,蒋介石第三次召集国军将领商讨保卫南京的问题,问:“谁愿意负起防守南京的责任?”

唐生智又站了出来:“抗战以来,我们中下级干部在战场上牺牲的很多,但还没有一个高级将领为国捐躯。我愿意防守南京,誓与首都共存亡。”

于是,蒋介石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

在唐生智的指挥下,国军八万余人抗击数倍于己的日军,进行了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

唐生智没有履行自己“与首都共存亡”的誓言,乘船逃离南京,丢下几十万中国军民。

唐生智当时主动请战的原因是什么?当然不是出于爱国激愤。有人认为,唐生智当时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训练总监”,想以此来重振旗鼓,恢复军权。

以上都不对。唐生智主动请战,其实是听信了顾法师的劝谏。

顾法师告诉唐生智,其前生是“金陵王”,应当坐镇南京。

顾法师的占卜结果显示,日军占领上海之后不会再向南京推进。

因此,唐生智才自告奋勇,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

因为丢失南京,引起公愤,唐生智差点被枪毙,他的顾法师也消失不见了。

抗战期间,唐生智担任闲职,军事上再也没有被启用。

抗战胜利后,唐生智辞官不做,回到家乡湖南省的东安县办学校。

唐生智的晚年却做了两件好事:

一是1949年5月,唐生智领衔发表湖南各界人士响应起义的通电,吁请西南、西北迅速采取一致行动,促使和平解放,使人民免受战祸。

二是因为唐生智对佛门的热情,加上他政协委员的身份,唐生智和另外一位老佛迷陈铭枢将军,在1952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中,一起成为了中国佛教协会的主要发起人。

本文由后知后觉吴原创,欢迎关注和评论。

唐生智

国军

南京保卫战

晚年唐生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