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琼没机会嫁入的豪门,胡静为何能过得风生水起?

"姐的青春回来了,这值得一个灯牌吧。"

胡静的一条微博,官宣了她将参与《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录制,也揭示了胡静在圈中的好人缘。

胡静的人缘有多好?

可能在胡静发这条微博之前,大多数人都没什么概念,毕竟胡静平时太过低调,不见通稿,也不见热搜,更不怎么见她上综艺、接代言。

可她这条微博一发。

万茜、包贝尔、陆毅、张歆艺、何晟铭、许亚军、于和伟、王丽坤、郭晓婷、韩庚、张佳宁、刘芸、孙红雷……

纷纷发博,为胡静举灯牌应援。

而大家对胡静的印象,可能只是古装美人——是《孝庄秘史》中的苏茉儿,《大清后宫之还君明珠》里的西林春;

也可能是嫁入豪门,成为阔太太。

的确,这些都是胡静身上很显著的标签。

古装美人,不用多说,是大家对于胡静演技的认可。

尤其是在《孝庄秘史》当中,她凭借着精湛的演技和身上独特的气质,风头并没有被宁静和马景涛盖住。

她塑造的苏茉儿,明慧、爽朗,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于嫁入豪门,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太多的女星,嫁入豪门后,日子并没有像胡静这般过得顺遂太平,"一入豪门深似海"并不是一句空穴来风的话。

比如网上盛传的刘涛为夫还债、邝美云和小三争风吃醋、蔡卓妍不惜提前"冻卵"。

这些都证明,在豪门生活可能要比嫁入豪门更难。

可胡静嫁入豪门之后,不仅夫妻恩爱。而且婆媳关系也好得让人羡慕。

胡静凭什么能够在豪门如鱼得水的生活,能够在产后复出,完美平衡事业与家庭的关系?

01"演戏是我成为自己的方式。"

"演员"对于胡静来说,并不只是一个职业,它已经成为了胡静的一种生活方式,成为了胡静的一部分。

2017年,胡静在《人民的名义》当中,塑造了剧中亮眼的女性角色——高小琴和高小凤。

一个是处事圆滑、精明干练的"美女蛇",一个是胆小怯懦、楚楚动人的"村姑",胡静一人分饰两角,备受好评,让胡静迎来了事业的又一春。

作为产后复出后的高光作品,胡静用实力告诉我们,已经嫁入豪门的她,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演艺生涯。

而且,这一次,她亲手摘掉了当初自己给自己戴上的"古装美人"的标签,在演员这条道路上往前迈了一大步。

对于"演员"这个职业,胡静曾在《人民的名义》大火之后,接受专访时表示:"演戏是我成为自己的方式。"

在她看来,演戏可以让她在不同的人生体验里穿梭。

在戏里,她可以是《人民的名义》里的苦情姐妹,也可以是《小情人》里暗恋着姐夫的大家闺秀,更可以是《向警予》里的革命斗士。

并且,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对于演戏的这种热爱,得到了先生朱兆祥的理解和支持,她的婆婆也因为胡静在影视剧中对于角色的精彩塑造,成为了胡静的粉丝。

所以"演员"这个身份对于胡静来说,并没有成为她进入豪门的阻力,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她的助力。

"以前演戏可能是为了生活,但今天演戏纯粹是为了内心的热爱。"

可胡静成为演员,是误打误撞的,演员并不是胡静最初的目标。

胡静最开始想做的,是学习戏曲,成为一名戏曲演员。

在胡静还很小的时候,经常看电视的她就被电视里的戏曲节目吸引,对戏曲产生了浓郁的兴趣。

胡静12岁的时候,便征得家里同意,前往北京学习戏曲。

可是后来,她误以为中央戏剧学院是学唱戏、学戏曲的,于是毅然报名。直到面试时,看到大家准备的都是各类的"声台行表"表演时,才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所熟知的戏曲。

而她准备的是最拿手的戏曲《智斗》。

看着别人都在化妆积极准备面试,胡静内心打起了退堂鼓。

正打算退出面试时,却被一位老师叫住,说道:

"马上到你表演了,怎么走了?怎么这么不重视机会呢?"

并没有做好决定的胡静,硬着头皮将自己准备好的《智斗》唱完了。

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胡静唱的《智斗》给了老师深刻的印象,让胡静在所有的考生群体当中脱颖而出。

胡静就这样成为了中戏的一员,在她的班里,还有章子怡、秦海璐、刘烨、梅婷……

她所在的这一届,也成为了中央戏剧学院有名的"96明星班"。

1998年,胡静出演了人生当中第一部电影——《网络时代的爱情》。

胡静因为在电影中出色的表现,很快就接连得到了出演《聊斋先生》、《大明宫词》、《少年张三丰》的机会。

其中,胡静在《大明宫词》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韦氏",和初出茅庐的周迅饰演一对姐妹花。

尽管角色很小,戏份不多,但古装扮相的胡静表现出了清纯可人的一面,让大家看到了胡静在古装剧中的巨大潜力。

在随后的《少年张三丰》中,胡静饰演凌雪雁,一举帮助胡静解锁"古装美人"的称号。

胡静也在2003年的时候,迎来了自己演艺生涯的第一个高光角色——《孝庄秘史》中的苏茉儿。

胡静在《孝庄秘史》中贡献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演技,让主演马景涛和宁静都竖起了大拇指。一时间,善良忠心、聪明伶俐的苏茉儿,成了诸多网友心中的"童年女神"。

可就在胡静事业步步高升,即将迎来自己的巅峰时刻之时,她2005年在一次酒会上,经尔冬升介绍,认识了马来西亚富商朱兆祥。

两人相谈甚欢、一见钟情,很快就确认了关系,并在3年后步入了婚姻殿堂。

胡静也放缓了自己在演艺道路上的步伐。

02"人生最苦,也不过'求不得'。所以,他理解,表演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胡静和朱兆祥无疑是恩爱的。

这是胡静安稳豪门生活的最大依仗。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事例。两人热恋期间,胡静在国内拍戏,朱兆祥在马来西亚工作,两人不仅异地,还跨国。

朱兆祥为了见胡静一面,经常是赶飞机+转车,需要花费数十个小时的"车马劳顿",赶到胡静的剧组探班。

这对于朱兆祥来说,是十分具有诚意的举动。

他没有要求胡静去放弃自己喜欢的演艺生涯,没有要求胡静去马来西亚陪他,相反的,他不断迁就于胡静,所有的日程安排,都是胡静优先。

在两人恋爱的3年时间里,几乎都是朱兆祥千里迢迢飞往内地看望胡静。

对此,朱兆祥鲜有抱怨。

朱兆祥不是没有动过劝胡静放弃演戏的念头,虽然他也很想胡静能够一心一意陪在自己身边,但他更希望胡静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他曾在某节目中袒露心声:

"怕一劝自己'男朋友'的身份就给劝没了。"

朱兆祥对胡静的迁就到了什么地步?

两人结婚之时,朱兆祥给了胡静一个盛大的浪漫婚礼。

那场婚礼,前来祝福这对新人的是数不尽的马来西亚政要和商界名流。

绚烂的烟花在金马宫酒店的高尔夫球场上空绽放,据说照亮了半个吉隆坡。

朱兆祥还租了直升飞机,全程航拍婚礼现场。

这场婚礼要多奢侈,就有多奢侈。以至于此后媒体在形容这场婚礼时,都很难用一个具体的数字和金额来形容。

有人说数百万,有人说上千万。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胡静还是后知后觉的。

因为胡静全程都没有参与这场婚礼的筹办,9月27号的婚礼,胡静8月份还在内地拍戏。

直到她的戏份杀青,才飞回吉隆坡参加自己的婚礼。

在此之前,她只是回答了朱兆祥两个问题:最喜欢什么、最喜欢什么颜色。

朱兆祥之所以能够做到一点,一方面是理解胡静对于拍戏的热爱,一方面是希望能够给胡静一个彻彻底底的惊喜。

胡静曾说,朱兆祥之所以这么理解她,是因为朱兆祥十分明白,求而不得的遗憾和痛苦。

朱兆祥自己已经经历过一次,所以他不想胡静也体验这种感觉。

"我的先生曾经有个梦想,想当一个医生,但因为家族的需要,他最终承担起他的人生任务,但那件白大褂一直在他心里,人生最苦,也不过'求不得'。所以,他理解,表演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我人生的另外一个角色,让我成为我自己的途径。 这是他的懂得。"

03"我不想变成没有车的人,但开着保时捷哭,和开着捷达笑,有选择的话,我宁愿做后者。"

胡静能够拥有完美的豪门生活,不仅仅因为她是一个拥有独特气质的演员,也不仅仅因为她和朱兆祥夫妻恩爱。

更重要的是她拥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

胡静很清楚她需要什么,也很清楚她需要为此做出哪些牺牲。

正如采访中她说的这句话,她想要车,也想要笑,所以她不会选择在自行车后面笑,也不会选择在保时捷里哭。

胡静最聪明的地方就是知道什么该坚持,什么该放弃。

同为演员的杨紫琼就做不到这一点。

杨紫琼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是胡静身上没有的,那就是杨紫琼和朱兆祥一样,都是马来西亚人。

他们的恋爱没有异地、没有跨国。

杨紫琼与朱兆祥热恋时,胡静还在云南楚雄,纠结着要不要去北京学习戏曲。

可当时的杨紫琼,并不满足于定居马来西亚安安稳稳做一个豪门媳妇。

她想要做一个演员,并执意要去香港拍戏。

杨紫琼的性格和她后来的戏路很像,刚烈、直爽、执拗。她不像胡静这样可以做到知进退,不像胡静那样明白什么时候应该隐藏自己的想法、什么时候应该坚持自己的梦想。

所以,同为演员,同样气质出众,杨紫琼就没能够进入朱家的大门。

胡静的清醒还表现在,她与朱兆祥热恋时,并没有头脑发昏地做着富婆梦、想要立马嫁入豪门。

她当时很清醒、很理性地与朱兆祥约定,如果3年后,他们还没有分手、还在一起谈恋爱,那就结婚。

当三年之约期满后,朱兆祥顺势提出结婚时,胡静又想起一句话:

如果一对情侣,想要考验彼此爱情的话,那就去旅游吧。旅游回来,可能你们会分手,也可能你们会结婚。

因为旅游时,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只有你们两个独处,脸对脸,眼对眼。

这是考验情侣之间能够单独跟对方相处的最好办法。

用胡静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不会很轻易就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一个人,谈恋爱就是谈恋爱,分手了会难过、会伤心,但事情过去了就放下了。

朱家在马来西亚是个大户人家,这不仅仅体现在他们的财富,还体现在他们的家族人数。

逢年过节,或者朱家重要日子,一大家子100多号人就会聚在一起,胡静很快就理顺了关系、融入了其中。

婆婆70大寿,胡静就买了一块很贵、自己都舍不得买的表送婆婆;婆婆平时节俭做善事,胡静接受采访时便时常夸婆婆做了很多慈善。

可以说,胡静用她的玲珑剔透,周璇在这豪门当中。

胡静的这种性格与她的出生有关。

胡静出生在云南楚雄的一个中产家庭,父亲原本是工程师,后来下海经商,与母亲一起成为了个体户。

父母生意繁忙,并没有多少时间照顾胡静。

"中午自己去吃几块钱的米线,然后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就会去看书。"

所以胡静从小就处于一种散养的状态。这种散养,并没有让胡静长歪,反而使得胡静从小就特别有自己的主意,也特别善解人意。

如今即使已经嫁入豪门,胡静也依然不断强调"我自己可以养自己"。

有人说这是一种不安的表现,但胡静却理解为,"可以理解一种状态:享受最好的,也接受最坏的"。

正是在这种心态下,她维持着生活和事业的平衡——既过着夫妻恩爱、婆媳和睦的生活,又能继续出演各种自己喜欢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