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保密,筹备数年,1997年重庆如何成为了直辖市

重庆,别称山城,因嘉陵江古称“渝水”,故简称“渝”。北宋崇宁元年(1102年),改渝州为恭州。南宋淳熙16年(1189年)正月,孝宗之子赵惇先封恭王,二月即帝位为宋光宗皇帝,称为“双重喜庆”,遂升恭州为重庆府,重庆由此而得名。

历史上重庆曾两次“直辖”,一次是1939年5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颁令,将重庆升格为甲等中央院辖市(即直辖市),重庆亦是继南京、上海、天津、青岛、北平后第六个中央院辖市,辖区范围大致为今重庆主城区 ,即渝中区、九龙坡区、沙坪坝区以及江北区、南岸区,而北碚市(今重庆北碚区)为中央行政院和临时政府所在地。

第二次是1949年11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重庆,随后成为西南军政委员会驻地,为西南大区代管的中央直辖市,而当时西南大区驻地亦设在重庆。1954年7月,西南大区、北碚市并入重庆,重庆直辖市被撤销,重庆从直辖市降为副省级市,重庆与四川合并。

不过,1983年,重庆成为全国第一个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并实行国家计划单列体制。

1996年4月,时任四川省委常务副书记的蒲海清在北京领导同志汇报工作时,领导同志表示,中央正考虑设立重庆直辖市。这是时年55岁的蒲海清第一次明确得到“重庆直辖”的信息,他被要求暂时保密。

保密,一直是重庆直辖筹备工作组中的严格要求。事实上,相关的调查论证工作在此前两年已秘密展开。

孙秀东,国家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副司长、当年重庆直辖方案起草者之一,他后来回忆:“当初对重庆进行直辖调研,连我们部长都不知情。”

1994年,38岁的孙秀东还只是民政部区划地名司审核处副处长。这年秋天,时任国务委员李贵鲜突然向时任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借”人,孙秀东就这样被借调到国务院,参与一项秘密任务。孙秀东被告知,中央决定成立一个特别调查小组,论证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可能性,他要参与收集第一手资料并起草方案。

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十分敏感,该调查当时被视为国家机密,包括孙秀东在内,只有4人知情。为此,当时孙秀东到四川、重庆调研,都是以检查民政、人事工作为名,暗中从事相关走访考察。而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为避免类似“三峡省”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三峡省",是共和国正式筹建而又最终撤销的唯一的省份。

1984年,为了配合三峡工程,筹建“三峡省”提上日程。“三峡省”位于长江中上干流域及大巴山和七曜山、武陵山之间,地处四川省东部(现为重庆市东部)、湖北省西部,南与湘、黔毗邻,北与陕西接壤。长江横贯其间,流经15个县市。按照规划,川鄂两省凡有移民的地区,划归“三峡省”政府管辖。“三峡省”的“省会”预定为宜昌市,总面积为84213平方公里,总人口为1759.65万人。

1985年3月4日,中共发出《关于成立三峡省筹备组的通知》。《通知》说,正在筹备兴建的长江三峡工程,是我国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它的建成,将对长江中下游防洪、发电、航运产生巨大的综合效益。为了保证三峡工程顺利建成,妥善安排库区移民,加快三峡地区的经济开发,设立三峡省很有必要。

在1985年春天召开的全国政协六届三次会议上,许多学者对于三峡工程的建设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些反对意见也使得三峡工程前途未卜,而三峡建省则是为了三峡工程移民服务,若三峡工程不能开工,三峡也就没有建省的必要。1986年5月8日,中央发表文件下达了《关于将三峡省筹备组改建为三峡地区经济开发办公室 (三经办)的通知》,三峡省筹备组被撤销,其筹备组工作人员全被调回原职,三峡省正式宣告流产,改设三峡地区经济开发办公室,后又改为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移民开发局、国务院三峡建设委员会办公室至今。

因此,为汲取经验教训,重庆设立直辖市的调研筹备一直在高度保密中进行。

事实上,中央考虑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原因,主要是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四川省人口多,1.1亿多人,面积大,有57万平方公里,管辖23个地级行政区、221个县级行政区,是中国管辖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单位最多的省;其次,是为了便于三峡工程建设的统筹管理;其三,重庆是长江上游最大的城市,成立直辖市可以充分发挥其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

关于重庆直辖市管辖范围,中央先后共提出了四个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以三峡库区为中心设立一个一级政区,把湖北宜昌、四川万县(今万州)等沿江城市整合在一起。后来一商量,觉得牵涉方方面面的利益太多,中间管理层次没有解决,没有走出原“三峡省”的思路,不符合精简、效能的原则,只好放弃。

第二个方案是在原来重庆计划单列市的基础上,直接升级成一个直辖市。“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也不会触动各方利益。”但这个方案不仅解决不了四川人口过多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三峡移民问题。

第三个方案是在现在重庆直辖市的格局上,再加上四川的达县(今达州)、广安。

第四个方案是现行的重庆市区划,只包括重庆、万县(今万州)、涪陵和黔江。

经过进一步筛选淘汰,最终的选择集中在后两个方案上。

1996年6月26日下午就管辖方案展开了讨论。当时,有人提出了一个大方案,即把广安、南充、达川都纳入重庆直辖市范围,但这个范围太大,有“小马拉不动大车”的意思而遭到了否定。

最终经过讨论,按照现在涪陵市、万县市、黔江地区和老重庆市组建成立重庆直辖市。因为要成立重庆市直辖筹备领导小组,暂时不把涪陵、黔江、万县直接纳入,而是交给重庆代管。总的来说,最后确定的方案,从当时来说,是最好、最可行的一个方案。适合重庆的发展,也带动了民族地区和三峡库区各项工作的开展。

值得一提的是,调研工作高度保密,且非常低调,但泄密还是发生了。

1996年春,香港的报纸发布了一个消息——内地准备设立重庆直辖市,连区划示意图都刊登了出来。“跟后来公布的一致。”这让调研小组的工作一度很被动,不久,泄密事件水落石出,原来是某地方报纸的负责人违反纪律走漏了消息。该负责人因此受到处分。

庆幸的是,泄密事件基本上未影响重庆直辖的进程,调研论证工作完成后,1996年6月,中央通过了重庆市改为直辖市的方案。

随后,筹备组建重庆直辖市的工作开始。是年9月,蒲海清调任重庆市代市长,万县、涪陵和黔江开始交由重庆市代管。

1997年2月,重庆设立直辖市已是万事俱备。3月1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最后一天。下午3时50分,开始投票表决《关于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当时,现场有36名代表来自重庆,属于四川团成员。男代表们都特意换上红色的领带。

3时52分,会场内2000多名代表按动表决器。3时54分,会场大屏幕显示出投票结果:2720人出席,其中2403票赞成,148票反对,133票弃权,36人未按键。会议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