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金白银留人过年,沿海城市又赢了,但动用落户积分合理吗?

还有二十天,农历牛年春节将如约而至,但新一轮的的多地散发病例让不少人的回家计划陡增变数。

据卫健委官网,自2021年1月1日至18日,全国新增本土确诊新冠病例1126例。与此同时,各地“就地过年”呼声也越来越高。截至目前,全国已有至少29个省区市先后提出了“就地过年”的倡议。春节期间留住外地人,成为很多城市的共同选择。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留住外来人口就地过年的政策力度方面,各城市差别巨大。在大部分城市还在口头倡议之时,福建、浙江等省份城市已经开始“真金白银”留人了。

01

浙江留人就地过年最积极

据搜狐城市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19日,福建泉州、浙江杭州、浙江台州、浙江宁波奉化区、湖州市吴兴区、浙江义乌、浙江温州、苏州相城区、江苏泰州、江苏常州溧阳、江苏南通海安县、广东江门鹤山市等地的地方政府,都已经出台了鼓励外来务工人员留在当地过春节的福利政策。

目前来看,浙江省内城市的地方政府在留外地人过年上表现最为积极。

在政策内容上,直接发放现金成为各地的普遍选择。以杭州为例,杭州市政府于1月18日宣布,针对在杭务工、非浙江户籍并在杭州缴纳社保的春节期间在杭务工人员,通过企业申报向每人发1000元现金补贴。而南通海安县的现金补贴,最高更是达到了2000元。

除现金外,很多地方还辅以消费券的形式向当地的外来务工人员让利。减免租金、赠送流量包、免费游览景区等也成为多地 “大礼包”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这些政策的推出以及推出政策的地方政府受到了广泛的赞誉。不久前,义乌发布的中英双语文件在网上广为流传。文件简明扼要,用五页纸的篇幅涵盖了13条就地过年事项,安排细致,充满温情。

来源:义乌发布公众号

但并非所有城市的让利政策都获得了一致性的好评。

02

就地过年应该和落户挂钩吗?

嘉兴市秀洲区规定,企业外来员工留在秀洲且符合积分入学申请条件的,其在2021年新居民子女积分制入学时,在原积分结果基础上一次性加5分。广东江门鹤山市也同样出台了积分入学加分奖励。而温州则在积分落户上给予优惠,直接开出了“5分新居民积分”的福利。

这些政策引发了部分网友“留外来务工者在当地过年是否应该动用公共政策”的争论。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政治经济学领域学者聂辉华对搜狐城市表示,把是否留在当地过年和积分落户以及子女入学挂钩是不公平的。

聂辉华称,外来务工者是否愿意留在当地过年有各种原因,有些因客观原因如家中有老人要照顾等需要回家的情况应当被考虑。增加留在当地过年的外来务工者的落户积分相当于减少了这部分回家人员的积分,这是不公平的。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则从户籍制度方面表达了不一样的观点。

陆铭对搜狐城市表示,造成人口流动的原因主要有两种,一是因户籍制度造成的人户分离。这种情况下,打工者和其它家庭成员分隔两地,春节期间就会有强烈的团聚需求,要么打工者回老家,要么家人反向流入城市。

第二种就是正常的经济活动造成的人口流动,如出差、旅游和少量的探亲等。

目前春节期间造成中国大规模人口流动的主因为前者,积分落户作为户籍制度渐进式改革的方式,是符合让外来人口在就业地安居乐业的大方向的。而是否把留在当地过年作为影响积分落户的因素,完全可以交给当地政府来做。

“如果地方政府确信留外来务工者在本地过年可以减少人口流动防止疫情扩散,对当地就是有贡献的,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下政府给予一定的积分福利就没什么不可以。另外从大的趋势来讲,尽快实施户籍制度改革和积分落户,让中国在春节期间减少因制度原因造成的家庭分离和人口流动,是我们在疫情期间应该去推动的事情。”

03

留人过年发福利,该谁出钱?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截至目前,地方政府真金白银留人的地区全部为沿海省份城市。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2020年初,全国大面积推出防疫复工举措的先行者同样为江浙沪“包邮区”和广东等沿海省份城市。

而这次在留外来务工者就地过年的政策力度方面,沿海城市又胜一筹。

其实不难理解,沿海省份城市如此“慷慨”的首要原因是当地有这样的需求。众所周知,沿海省份城市如苏州、杭州等聚集着大量的民营企业,外来务工者占当地常住人口的比例大,因此每到春节,当地的流动人口规模也领先全国,这就给疫情防控带来了巨大压力。

根据2018版《流动人口社会融合蓝皮书》的数据,苏州2018年流动人口达538万,流动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达50.18%;杭州流动人口为450.44万人,流动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为45.94%;金华2018年流动人口为300万,流动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为53.53%;宁波流动人口占比达52.43%......

出于用工需求和疫情防控的要求,以上城市的地方政府显然更有动力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

而与此同时,很多兼具财力和动力的城市在政府层面同样未推出更加积极的政策。如去年年初在企业纾困政策方面备受赞誉的东莞。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东莞用工需求和防疫要求自不必言,财力表现也不俗。另外表现最为典型的四座一线城市北上广深都仍停留在倡议阶段。

东莞地方政府虽没有直接“发钱”,但当地企业在政府的倡议下迅速补位。3倍工资和1000到2000元的补贴在东莞企业中相当普遍,甚至有企业提出留莞员工最高可获得超过8000元的留厂津贴。北京也推出举措,倡导企业“用薪留人”。

对于在留人过年补贴方面谁该唱主角的问题,聂辉华表示,政府和企业应该共同承担责任。因为外来务工者在当地过年可以减少生产的中断,甚至增加产量,对企业是有利的。同时增加消费,提高人口的吸引力对当地的发展也有好处。所以应该“政府出一些钱,企业发一些补贴或者福利”。

但聂辉华同时表示,政府本身并无发放补贴的义务,如果在就地过年发放福利方面强调政府的主体作用,会对一些财力不足的政府造成压力,所以政府是否补贴要看政府本身的意愿,以协商为主。

陆铭同样表达了要尊重补贴行为主体的自主意愿,同时他强调了政府希望企业提供福利只能作为一种倡导,不能因为公共目的强制要求企业改变某种行为。陆铭还表示,在疫情的背景之下鼓励员工在本地过年,有很强的公共意义,政府应该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