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耳、陈馀是刎颈之交,为何最后反目成仇

战国末年大梁城中,少年刘邦看着冷清的信陵君府心里充满失落。他自幼就钦慕无忌公子义薄云天,特意从沛县前来投奔没有想到魏无忌却已过世几年。刘邦黯然神伤正准备转身离去,有人说:“后生稍等!”

刘邦回头一看,原来是府中一位门客。刘邦问道:“何事?”

那门客说道:“后生,信陵君虽然已不在,但是他昔日好友张耳如今在外黄也在招揽门客。你如果有意也可以前往外黄投奔。”

刘邦一听喜形于色,连声道谢后直奔外黄而去。这个张耳是什么人呢?能够让刘邦如此的在意?

张耳也是魏国人,他文武双全,才华洋溢。起初为信陵君府中门客,和无忌公子交往甚密,所以在魏国渐渐的小有名气。后来因为恃才傲物被人嫉恨,不得不离开在外黄一带流亡。

这时候,外黄的一位富户女刚好丈夫去世了,她年纪轻轻的想找一个有前途、有本事的男人。有人就跟她说了:“我们这来了一个大才子叫张耳,年纪不大但是很有本事。原来和信陵君平起平坐谈史论道的,你嫁给他准没错!”

富家女听了亲自去见张耳。她见面后看到张耳虽然风尘仆仆,但是谈吐斯文,举手投足之间很有威严。心中便起了意,随后就嫁给了张耳,还用自己的家产来资助张耳招揽门客。

这时候刚好无忌公子去世了,门客很多都投向了张耳,张耳的名声大涨。连初出茅庐的刘邦都听说过一些,所以他才直奔外黄而来。

在外黄刘邦拜见了张耳,由于两人都崇拜信陵君谈论的很是投机。沛县和外黄不远,刘邦经常到张耳那里,不仅开阔了眼界,也从那里学习到了许多有用的知识。

而张耳原本只是看在刘邦崇拜信陵君的份上和他相交,此时的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结了一个善缘,对于以后有很大的帮助。于此同时张耳在外黄还有一位好友陈馀,两人号称是刎颈之交。

好景不长,信陵君走后魏国再无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很快就被秦军所灭。不久后秦王嬴政听闻张耳和陈馀是魏国名士,而且张耳还在外黄招揽门客,于是赏金千两通缉,两人改姓埋名潜伏起来。

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点燃反抗秦朝的火种。张、陈两人前往投奔起义军。两人各领一路人马跟随陈军大将武臣到赵国占领了很多地方。其后武臣被部下杀害,张耳召集残余士卒立赵国王室后人赵歇为赵王。

俗话说:枪打出头鸟。秦朝大军反击了,在消灭陈胜之后,马上又盯上了风头最甚的赵国。

大将章邯率领百战之军连战连捷,张耳率领的赵军是才组建不久的队伍那里是秦军的对手,张耳保护赵王歇退守巨鹿。他想起了陈馀,连忙派人去求救。

此时陈馀手中有数万人马,但是他害怕章邯于是不肯救援,于是陈馀对张耳的使者说:“秦军厉害啊!我手上这么一点人马就好像是以肉喂虎一样!一定会全军覆没!”

使者回来,张耳可气坏了。两人交情开始有了裂痕,随后在项羽楚军的打击下秦军大败,钜鹿之围遂解。张耳见了陈馀,说:“你我是刎颈之交,为何见死不救?”并且因此而夺取了陈馀的兵权。两人的裂痕进一步的扩大。

到了公元前206年,项羽大封诸侯,他封张耳为常山王。但是陈馀只是被封为侯,辖三个县。陈馀很是生气,他认为项羽不公平偏袒张耳。回到自己的封地后日夜谋划怎么报仇,昔日的交情都丢到一边去了。

项羽大封诸王后不久,齐王田荣首先叛楚。齐地和陈馀的封地相隔不远,陈馀见此良机,马上遣使和田荣联系向他借兵。

田荣同意了,他觉得如果陈馀成功自己的西边就有了屏障。于是他调遣精兵加上陈馀的三县人马偷袭张耳。张耳战败,陈馀把被项羽封为代王的赵歇接了回来继续做赵王,自己自封为代王并留在赵国辅佐赵王。

这边张耳战败,他茫然四顾想到了刘邦。此时的刘邦已从汉中出发占领关中,在张耳来到后刘邦很是高兴,礼遇甚厚。张耳也暗自庆幸,自己当年没有因为刘邦年轻无名而看不起他。

公元前205年,刘邦联系各路诸侯以为义帝报仇的名义东攻彭城。要陈馀共同出兵,陈馀一听:“出兵可以,必须杀掉张耳。”

刘邦听了后找了一个和张耳相似的人斩首,把首级送到赵国。但是在攻占彭城之后,诸侯联军随之战败,大军乱成一团。这时候陈馀才在乱军之中发现张耳原来没有死啊!于是他回到赵国后就马上叛汉投楚。

刘邦回到荥阳,重新启用韩信。采取中央坚守,侧翼迂回的战略。用韩信讨伐北方诸侯,包抄楚国。在讨伐赵国的时候,因为张耳曾经为常山王,所以派他为韩信的副手出井陉击赵。

历史上有名的背水一战开始了,汉军万余人背水列阵,使用偷袭大营的策略大败赵军,陈馀在逃亡之中被张耳追上斩首。这对刎颈之交以这样的一种方式了结了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

公元前203年,刘邦封张耳为赵王,并且把女儿鲁元公主嫁给他的儿子张敖,也算是报答了昔日的指点之恩。

一年之后张耳病逝,逝前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有时候看似情同手足的朋友却瞬间反目为仇;有时候看似泛泛之交的人在关键时刻却仗义相助啊!”#翘楚读书会#

参考资料:《史记·张耳陈馀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