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学良: 六盘水文学界“文物修复师”宋 兰

吴学良,六盘水市文联原副主席。著有散文集《枫的季节》《生命痕迹》《摆渡红尘》,文学评论集《割裂与整合——贵州西部文学印象》,文学史专著《序曲与落幕——二十世纪六盘水文学概观》等。撰述文学、文学理论研究、文化学20余种。曾有文艺理论、民间文化专著获贵州省文艺奖等。

他在史料中爬梳,将六盘水的历史娓娓道来,将历史的倒影记录,接续起此刻的世界。他的写作根植于六盘水的地域特色文化,几百上千年的沉淀让六盘水这座城市无比包容,他将无数交叉线梳理,连接古今,并以文学的形式记录下来,让文学研究与文学写作碰撞出新的火花。

“其实我就像一个‘文物修复师’,从千百年的历史中去收集一块块的时间碎片,并努力把他们拼装成完好如初的古董,唤醒尘封的历史。”2004年,六盘水市荷城花园开始修建,老城也面临改造,作为从小生活在此的水城人,吴学良发现老城内的故事、历史逐渐被现代化进程淹没,老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即将消失,便以“城”为切入口撰写了《说吧,家园——水城历史文化生态笔录》,把小城的历史文化留在时间的深处,唤起有相同情感的人们的共同记忆,填补人们寻根情绪的空白。

吴学良将故乡视作生命的根。在他的笔下,故乡的人事风韵如水一般地沉淀入历史深处的掌故与传说。《六盘水作家素描》对吴学良有如此评价:他的文笔和激情都带着闪耀的诗意,在他的笔下,故乡是一生难忘的地方,他满怀深情地挖开荷城历史的深处,让我们目睹了荷城的奢香夫人时代。民国和新中国时期的荷城、官寨、场坝、教场、大山脚、八家寨……挟带着荷城和附近村寨音容笑貌的,是游动于其中的民间传说、名胜古迹。

作为新兴城市,“三线文化”是六盘水的“根”,但在这片土地上,还蕴含着更为久远和多姿的文化。“没有文化的城市,必然是一座精神废墟。一座没有文化的城市,它必然不会具有永恒的生机,焕发不出生命的活力。文化的力量,就像空气和水之于生命,没有它们,生命是无法存在的。”吴学良介绍道,六盘水的文化早在元朝时期就有文字资料可查,但这一段时间内的文学史学研究却是断代的。对现今六盘水下辖原属地明朝时期至民国期间汉文学的深入研究,在学术领域至今还是一个空白。

基于此,吴学良便与杨小天、赵开云两位作家将现有资料进行整理、归纳,形成一个文学史纲性的基础文本《脉动——明代至民国六盘水汉文学史略》,让后来者于拾遗补缺中不断修正丰富,让读者了解六盘水这段文化和历史,甚至是在阅读中不断加以完善和丰富六盘水的人文符号。“我所做的工作,就是为了恢复人们的文化记忆,唤起人们的乡愁。同时也是告知一些对历史不了解的人,六盘水是有文化的,不能简单地以‘三线建设’的文化,来代替六盘水的原生文化。”吴学良说。

“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写自己想写的,我只是一个文化爱好者,在浩如烟海的民族民间文化面前,我恐怕连尘埃都算不上,但是,为之付出努力,也会终生不止。”作为一名作家,他的学养与文学功底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积月累,日益厚重。而作为一位学者,他深感文化、文艺理论研究的任重道远。

吴学良认为,就文化而言,六盘水是民族民间文化的富集区,要做的工作很多,但真正安心于此的人却很少。真正做学问的人,要能够做到不计名利,才能出成果,这也才是读书人应具备的基本品格。只有甘于沉默、甘于淡泊的人,才会理解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