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天府国际机场的第一批乘客

1月22日上午10:10,四川航空试飞飞机A330-300落地成都天府国际机场。随着飞机轮胎亲吻跑道,划出一道长长的“吻痕”,我也成为了降落在天府国际机场的第一批乘客。

早上7:30,我就和其他记者一起到达双流国际机场T1航站楼。领取了登机牌以后,我成为了这架航班号为“3U001”的飞机,座位号为“44D”号的乘客。

9:52,经过防疫检查、安检和登机,这架“成都大运号”主题、航班号为3U001的飞机起飞。

“虽然飞行只有短短的18分钟,但是却是链接双流国际机场和天府国际机场的纽带。”机场广播介绍着这趟短暂但意义重大的飞行。

起飞前,一轮红日慢慢地升起来,金黄色的光洒在喷绘着大运会Logo和大熊猫的川航A330飞机上,原本就色彩丰富的飞机显得更加五彩斑斓。

“天公作美!”在场的记者连连感叹。

这场川航、国航、东航、祥鹏、成航、南航6家航司联合的试飞筹备已久,又迎着天朗气清的好天气,大家的心情都是雀跃的。

搭乘着见证天府国际机场历史的第一批乘客,“大运号”机上的机组堪称“豪华”—川航总飞行师王兴华带队,“中国民航英雄机长”、川航副总飞行师刘传健、川航飞行部总经理黄显涛等专家都参与飞行保障。

“作为降落在天府国际机场的第一架飞机,我们争取在10:10降落,这也寓意着天府国际机场的十全十美!”王兴华感叹。

“本来还很担心今天的天气,但现在看到(太阳)就很激动,今天的飞行,天时地利人和(皆具备)!”刘传建说。

天时、地利、人和皆具备,这场有着极佳的飞行条件让这次试飞与“危险”完全不沾边。但比起处理危机,王兴华、“中国机长”刘传建等人更像是一种精神力量,象征着专业、知识、技术和责任。而这些,都是飞行工作所最需要的品质。

上飞机后,几乎机上所有乘客都挑选了靠窗的位置,并且迅速地望向窗外。即便已经对双流机场无比熟悉,但飞行时间只有18分钟,大家生怕错过在天空中与天府国际机场的“初见”。

飞机盘旋上升,我也开始联想到一些其他城市的机场。

拉萨贡嘎国际机场的海拔超过了3500米,裸露的土地和湛蓝的天,喜马拉雅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清晰可见,雅鲁藏布江缠绕其中……这些美和苍凉,都让人产生对自然的敬畏,也对这一链接着雪域高原和外界的枢纽,感到敬畏。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大气,长江入海口南岸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的精致……机场的外貌,无不让人联想到城市的个性。

到达前夕本就是一段旅途最令人兴奋的时刻。而盘旋在城市上空的初印象,也并非只是对机场,更是与城市第一次接触,管中窥豹地感受着城市的人文和温度。

9:58,飞机飞过龙泉山脉,“一体两翼”的成都尽收眼底。

10:05,飞机开下降。飞机的影子映照在农田,一切像极了电影画面。拨开云层,天府国际机场的面纱被慢慢掀开,它让我感受到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厚重”。

初见机场,我第一眼就被天府国际机场“驮日飞翔”的“神鸟”所吸引:绿色的植被环绕,整个机场的轮廓清晰可见;在机场区域内,两只银色的“神鸟”拖着中间的“天府之眼”,在早晨的阳光里闪闪发光。

而联想到神鸟驮日飞翔的灵感,实际上与中国文化遗产标志、成都城市标志的核心图、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饰图案不谋而合。

神鸟建筑体背后,是成都过去几千年厚重历史底蕴的集合,也是对成都未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发展和期待。

10点10分,飞机落地,掌声从驾驶舱传了出来。

即使还在滑行中,都能看到守望在停机坪上的人群相互祝贺和鼓掌,“长枪短炮”的摄影机都注视着我们所乘坐的、落地天府国际机场的第一架客机。

“十全十美!十全十美!”。飞机上的乘客相互祝福,成为天府机场试飞的第一批见证者,大家都难掩兴奋,以及作为国内第三座拥有双机场城市的市民得自豪感。

10:13,缓缓地经过水门仪式。

飞机停止滑行,机舱门打开。

天府国际机场开门迎客的时间表,又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编辑 白兆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