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变奏曲

在贵州省赤水市,有一个美丽的长沙镇,这里峰峦叠嶂、青山如黛,碧绿的小河映照着两岸的依依翠竹,不知疲倦地奔流向远方。秋日的飒飒凉风,静静地吹拂着这里的群山,直吹得山中的草木沙沙作响,直吹得我记忆的窗扉静静开启。这里,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她承载着我童年的快乐与忧愁,感受着人们的欢笑与泪水,记录着时代的变迁与进步。

昔时浊泥淖 今日水泥道

每次回到老家,总习惯沿着乡村道路四处走走。在这宁静惬意的氛围中闻着故乡熟悉的味道,空气里泥土的芬芳。此时的故乡,是那么熟悉,却又有些陌生。赶上时代发展的好时光,它正在阔步向前、不断改变。

是的,道路在变。一条条水泥路从村头到村尾,从村子通到镇上,发生着历史巨变。一辆辆轿车、摩托车在路上行驶,意气风发,再无往日尘土飞扬、淤泥满地的景象。我的老家——长沙镇石场村,就有一条长5公里的村道。

这条村道,应当是迁徙于村里的先民用刀砍、用锄挖、用脚踩出来的,原本的黄泥巴早已踏成铜褐色,记录着村里人们辛劳的汗水。我清晰地记得二十多年前,村里有人要修建房子,需要用水泥板,四位健壮劳力轮换着,一步一移、喊着号子从镇上一块一块抬回来。一路上,他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那时候我想:什么时候这条路要是能修平整开阔就好了!

2006年,我上大学后,乡亲们再也受不了这泥泞的道路。便自发团结起来,挖路基、铺石子,拿着工具硬化道路。路况比之前的纯泥巴路是好多了,于是村里有人买了摩托车,前往镇上买卖农产品。随着摩托车的碾轧,一些路段路基开始下陷,两侧是凸出路面的泥坨,一下雨,走在路上难免一身泥。

终于,村道迎来脱胎换骨的契机。镇政府积极向上级申请,赤水市里通过“一事一议”、综合交通提升行动、城乡客运网络建设等措施,在2017年岁尾,开始通村公路提质改造工程,不到半年时间,一条宽3.5米的水泥公路便建成了。通路后,村里很多人家都买了小轿车,过上了出门有车的日子。

走在这条平整的路上,大家的心情是喜悦的,也是自豪的。因为,这是属于石场村的乡村道路。规范的交通标识牌、拐弯处的玻璃镜子……无不显示着农村交通质量的改观。农村路网不畅、道路狭窄坑洼、村民出行不便的状况,已经成为过去。

老屋旧貌改 农户乐开怀

以前的赤水乡下,茅草房、瓦房居多。记忆最深的是邻居陈幺婆家的茅草房。她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早已结婚,大儿子40多岁却还是光棍儿。村里人都说,他大儿子是老实人,其貌不扬、智力平平,但房子“确实不是人住的”,因此难娶上媳妇。幼时每次到陈幺婆家里去玩儿,若是晴天,灿烂的阳光从屋顶缝隙里“钻”进来;雨天就很惨了,几乎每间屋都在漏雨。陈幺婆一边镇定自若地拿木盆接雨,还一边幽默地说:“这雨也看得起俺们,净往屋里跑嘞!”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种怎样的悲哀与无奈?

后来,村里好多人家都修起了瓦房,即便仍漏雨,但总比茅草房好很多。每到晴天,人们便爬到房顶上“修修补补”。现在景象却大有不同:一片片白色的砖房,平平的楼顶,看起来整齐又大方,展示着村村户户的新形象,让人眼前一亮。昔日的破旧老房子,都已换了新颜。

父亲说,这几年大家都忙着脱贫致富,好多人到外地打工,有的在家种大棚蔬菜,有的在家养殖鸡、鸭、鱼。大家腰包鼓了,盖新房的自然多了。如今国家特别重视“三农”问题,不断改善民生,加大精准扶贫力度,农民的日子越来越好。

记得以前的长沙镇政府大楼,就是几间普通的红砖房屋,小平房,矮矮的,毫不起眼。现在不一样了,镇政府地址已经搬迁了,建成了一栋七层大楼,专门形成一条大街。每逢赶场天,很多村民在这条街上摆摊卖东西,非常热闹。

青山和绿水 风光无限美

对于我这样的乡下孩子来说,小时候,天天在竹林里穿梭,经常在河岸边嬉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墩子河、杨思岩、石场坝等地方是常去处,或因“熟视无睹”,也未曾觉得美。

远离家乡求学工作后,再次回到村里时,便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神奇秀美、清新自然。近年来,在国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指引下,长沙镇政府因时而动、顺势而为,在我所住的村子里大力发展旅游业,依托当地的丹霞地貌、自然环境、生态景观,精心打造了戈千崖景区,省内外大量游客纷至沓来,乡亲们的日子自然越来越好。

戈千崖景区到底美在哪里?且看:千崖竞秀,灵韵葱茏,峭壁绝立。域内群山奇峰罗列,形态万千,宛如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守护将士,金戈铁马、正气凛然,故名曰“戈千崖”。景区内有锅圈岩瀑布、杨思岩、古村等独具特色的景点。其中,锅圈岩瀑布就像锅圈的形状,高80多米,宽有20多米,很是壮观。瀑布从悬崖绝壁上倾泻而下,似万马奔腾,气势磅礴,数百米内水雾弥漫。此地有大小瀑布70多条。记得长沙镇副镇长付朝维曾说:“有名的景点九十九,无名的景点数不清。”

家乡的美不止是眼前的碧水柔情,更有未来的广阔前景。

农货产业化 浇灌致富花

近三十年,在长沙镇高洞村,人们在都在植青萝卜和制作青萝卜线。萝卜是细长圆筒形、皮翠绿色、尾端玉白色的优良品种,将青萝卜洗净,削掉外皮,切丝腌制脱水状态,再配以食盐、花椒、辣椒、白砂糖等调料腌制后便是青萝卜线,香、脆、麻、辣,营养丰富、口感独特,深受各地消费者青睐。

一个小小的青萝卜,带来良好的经济效应。近年来,长沙镇以青萝卜产业为抓手,成立高洞农副产品专业合作社,注册“高洞青萝卜线”商标。通过“企业+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吸纳村民入股,村民提供萝卜线制作技术和劳动力,公司提供场地和资金,把分散种植加工转变为公司经营,把传统销售转变为对外批发、餐馆直供、网络销售,让农民持续增收,助力其脱贫致富。

我们这里还有另外一种特产——金钗石斛。金钗石斛又名千年润,可以浸酒治病,以石斛代茶,具有开胃健脾,还有清咽润嗓之功,因形如古代“发簪”金钗而得名。它被历代医家奉为滋阴圣品,道家奉为九大仙草之首。

作为药膳,它可以煮粥、炖汤。历史上,农村缺医少药,在遇到筋骨酸痛,头晕目昏时,常用金钗石斛煮汤,取其汤煮粥服用驱病,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药膳进入农村百姓之家。在我的老家,村民们用金钗石斛与老鸭合炖,创造了“石斛老鸭汤”养生菜肴,颇受欢迎。

谁又曾想到,这长在石头上的植物,居然会生出“金条条”?长沙镇因地制宜,将自然村落与石斛基地景观充分融合,打造石斛农旅融合业态,初步形成“春赏花、夏避暑、秋养生、冬食斛”的旅游新模式。目前石斛种植面积达9600余亩,综合产值220万余元。通过将农货产品产业化,让零散生产转变为集中加工,让农村特色产品走出大山、走向全国。

“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这是我儿时经常看到的景象。小时候,故乡是一支清远的笛,悠扬而深远;长大后,故乡是一曲激情的舞,热烈而奔放;而现在,故乡是一首动人的歌,甜蜜而绵长。我爱以前的故乡,更爱现在的家乡,因为它总是给人以希望、憧憬和幸福。

(作者:汪汝会 /国家税务总局贵阳市税务局)

编辑:杨雯 审核:李维

讲好税收新故事 ●传递时代正能量●共圆青年税务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