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川区人民检察院办理案件入选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典型案例

近日,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发布六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典型案例,通川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吴某某、刘某某贩卖毒品案入选。

完善刑事诉讼中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一项重大改革部署。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方案。2016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授权在北京等18个城市开展试点;2017年12月审议试点工作中期报告,提出监督指导意见;2018年10月修改刑事诉讼法,固定、发展试点成果,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刑事司法制度的重大创新,丰富了刑事司法与犯罪治理的“中国方案”。

通川区人民检察院认真贯彻落实修改后刑事诉讼法要求,把适用制度作为提升诉讼效率、节约司法资源及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罪犯改造的重要抓手,取得较好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典型案例

吴某某、刘某某贩卖毒品案

(川检例第8号)

【关键词】

认罪认罚 追诉漏犯 不批准逮捕

【要旨】

检察机关充分发挥捕诉一体办案机制优势,加强侦查活动监督,依法追诉漏犯。落实少捕慎诉慎押司法理念,准确把握逮捕条件和必要性,对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强制措施适用上体现从宽。

【基本案情】

被告人吴某某,男,2001年6月生,居住地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

被告人刘某某,男,2001年6月生,居住地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

2019年7月26日6时许,吸毒人员何某某微信联系吴某某购买毒品,双方约定购买300元的毒品,由何某某先通过微信转账200元,见面交易时再支付100元。吴某某遂指使刘某某联系购买毒品,并一起到达州市通川区建设大厦附近取出毒品。随后,两人来到通川区荷叶街江洲大厦底楼巷道地下停车场入口处,将1小包毒品贩卖给何某某,吴某某收到余下毒资100元。交易完成后,被民警当场抓获,在何某某身上查获毒品疑似物一小袋,净重0.1439克,在吴某某身上查获毒资100元。经鉴定,涉案毒品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

【检察履职情况】

(一)依法追诉漏犯。2019年8月2日,达州市公安局通川区分局以吴某某涉嫌贩卖毒品罪向达州市通川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经审查,涉嫌与吴某某共同贩卖毒品的刘某某被公安机关以证人身份询问后释放。同年8月8日,通川区人民检察院以贩卖毒品罪批准逮捕吴某某,并在《逮捕案件继续侦查取证意见书》中,要求公安机关对刘某某涉嫌贩卖毒品行为进行侦查。同年8月10日,通川区公安分局电话通知刘某某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8月13日,刘某某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自己贩卖毒品的犯罪事实。

(二)依法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2019年8月20日,通川区公安分局以刘某某涉嫌贩卖毒品罪提请批准逮捕。检察机关认为,刘某某犯罪情节轻微,在与吴某某共同贩卖毒品犯罪中属于从犯。刘某某自动投案并在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系自首。因刘某某具有从犯、自首、认罪悔罪等情节,对其采用非羁押性强制措施足以防止发生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社会危险性,根据犯罪性质及可能判处的刑罚,依法可对其不适用羁押性强制措施。同年8月27日,通川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不批准逮捕刘某某。同日,刘某某被通川区公安分局取保候审。

(三)开展证据开示和量刑协商,提出确定刑量刑建议。2019年9月11日,通川区公安分局以吴某某、刘某某涉嫌贩卖毒品罪移送通川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同日,检察机关向吴某某、刘某某送达《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告知书》。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重点审查了吴某某、刘某某在侦查阶段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合法性,听取了值班律师意见。经证据开示和量刑协商,拟提出判处吴某某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判处刘某某拘役5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并建议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量刑建议。同年9月12日,在值班律师见证下,吴某某、刘某某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9月29日,通川区人民法院适用速裁程序开庭审理,采纳检察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宣判后,吴某某、刘某某未提出上诉。

【典型意义】

(一)发挥捕诉一体办案机制优势,提升案件办理质效。检察机关在办理审查逮捕案件时,不仅应当依法审查是否符合逮捕条件,决定捕与不捕,还应当从审查起诉的角度,对需要继续补充侦查的案件,提出继续侦查或者补充收集证据的意见。办案中发现侦查机关移送案件可能有漏犯等监督事项时,应当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开展追诉漏犯等侦查活动监督工作,督促侦查机关依法履职,落实“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的要求。

(二)准确理解和适用“从宽”,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诉讼权益。认罪认罚后的“从宽”处理,既包括实体上从宽处罚,也包括程序上从简处理、采取非羁押强制措施或适用宽缓的强制措施。检察机关应当落实少捕慎诉慎押的司法理念,减少审前羁押率,根据犯罪性质及可能判处的刑罚,依法采取或者变更强制措施。对于罪行较轻、采取非羁押性强制措施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依法可不适用羁押性强制措施。对提请逮捕的,检察机关认为没有社会危险性不需要逮捕的,应当依法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百四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指导意见》

来源:四川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