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阳江到喜马拉雅山,飞跃高原拍鸟去!

古代官员的 “花翎顶戴”

知道的人多

却少有人知道

那个“翎”就是褐马鸡尾部的羽毛

褐马鸡是中国特产珍稀鸟类

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它与藏马鸡、蓝马鸡、白马鸡一道

被称为“中国四大马鸡”

拍了1000种鸟的阳江“酷伯”

年逾古稀的陈修扬

是阳江野外生态摄影师中有名的“鸟痴”

中国的鸟种记录约1489种

他一个人的镜头就“齐集”了近1000种

人称“鸟圈大咖”

为了拍摄“中国四大马鸡”

多年来他扛着40多斤重的“长枪短炮”

进四川,走太原,游甘南

翻过山,趟过河

趴过雪窝,卧过泥潭

2020年,70岁的他

为了自己“四大马鸡”的图片文件夹里

唯一缺失的藏马鸡

一路追到喜马拉雅山五条沟最西边

今天我们来听他的故事

雄色寺坐落于

西藏曲水县拉萨河下游的雄色山上

海拔约4500米

12月的西藏曲水县,朔风如刀

气温跌破零下20℃

这里自然环境恶劣

却是不少摄影人心中的“圣地”

这里的冻土灌木丛中

游走着各类高原林鸟

大草鹛、红嘴山鹊、灰腹噪鹛、高原山鹑等

当然还有让阳江人陈修扬

万里奔赴的藏马鸡

▼▼▼

藏马鸡

-20℃趴在冻土上3小时

藏马鸡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夜晚栖于树上

喜欢觅食于开阔的林间空地和林缘地带

常常活跃于天蒙蒙亮的时候

为了不虚此行,拍到藏马鸡的身影

陈修扬凌晨四五点

便开始在野外蹲守

高海拔的冷风吹到身上

如刀子般刺骨

70岁的陈修扬带着“长枪短炮”

一动不动地趴在雄色寺外寒冷坚硬的冻土上

“守株待鸟”

实在是太冷了,两只手全都是雪,冷得无论是思考还是动作都“慢两拍”,再加上高原反应,那个时候自己感觉连记忆力都丢了。但头脑还是兴奋的,就等着它出现。

——陈修扬

藏马鸡

非常幸运,早晨7时许

陈修扬寒冷中苦等3个多小时的藏马鸡

终于出现了

只见,它们连蹦带跳

从灌木丛中钻出来

这些小精灵通体蓝黑色

头披黑色如绒短羽

眼周一圈红色裸皮,颊部有白色羽簇

长长的尾羽高高翘起

华贵而威风

至此,在自己的古稀之年

陈修扬实现了

拍摄收录完“中国四大马鸡”的心愿

“中国四大马鸡”

藏马鸡▲

蓝马鸡(与藏马鸡外形相似,对比着看)▲

褐马鸡(非常珍稀,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白马鸡▲

雄色寺

是陈修扬此次西藏行其中一个拍摄点

他们一行人扛着相机、行李

走过日喀则、定日县

穿过马拉山垭口向吉隆沟出发

沿途甚至还拍到了

“中国新物种”——亚洲胡狼

▼▼▼

亚洲胡狼,系犬科犬属动物。2018年,我国首次通过影像实证记录的方式,确认亚洲胡狼在中国有野外分布。

从阳江到西藏再到亚马逊丛林

当兵的经历

以及常年对游泳等运动的坚持

给了陈修扬过硬的身体素质

即使年逾古稀

他依然坚持野外拍摄

从2006年开始鸟类摄影以来

陈修扬的足迹踏遍了祖国大江南北

他7次进藏

登上过珠峰大本营

也曾在亚马逊丛林里踩过蚂蚁窝

背包里永远装着数十公斤的

照相器材及雨伞、迷彩服

有时候跑得偏僻了,还会遇到断粮断水

信号中断等危急时刻

说起鸟,陈修扬总是津津乐道。与鸟结缘十多年,陈修扬留下大量珍贵的野生濒危鸟类影像,在他保存的相册里有上万张给类野生鸟类照片,为野生鸟类的保护和科学研究提供详实的影像支持。

“我还会继续拍下去,再出一本珍稀鸟类影集。我要用拍摄这种最环保的方式,记录生命,记录浩瀚的天空飞过的鸟儿,把所见所思定格成永恒,留给科研界,留给孩子们,留给未知的将来一点清晰的记忆。”陈修扬说。

最后,让我们再欣赏一下

陈修扬镜头下的精彩鸟类世界

雪鸮▲

虎头海雕▲

西藏黑鹇▲

棕尾红雉▲

白鹤▲

绿头咬鹃▲

黑鹇▲

白腹海雕▲

灰冕鹤▲

须浮鸥▲

紫腹蜂鸟▲

多斑簇舌巨嘴鸟▲